目前日期文章:2015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1017232  

訪問的那天正是除夕夜,約訪選在林文蔚老婆娘家附近的咖啡店。他拎著一罐啤酒邊走邊喝的,悠悠晃晃的出現。那天晚上吃完年夜飯後,他就得趕著初一回到宜蘭監獄上工,輪值二十四小時候後才能再離開壓迫、沈重的監所,呼吸一口自由。

一九九九年林文蔚考上「監所管理員」,開啟了至今為止十六年的監所生涯,二○一○,沒有學過畫畫的林文蔚開始試著以鋼筆寫生,描繪監獄裡的人生風景。他畫監所超收嚴重問題、畫矯正失靈讓受刑人只能失去尊嚴、畫醫療資源與照護不足,生了病只能一拖再拖,也畫監獄裡偶而出現的人間有情天,撫慰監所裡枯竭的靈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下午五時,立法會旁添美道的群眾開始與警方發生零星衝突,分踞路障兩邊的群眾與警方互相叫罵拉扯,不少人手中的雨傘被警方奪走後扔在一旁。隨後警方拿出胡椒水對準群眾噴灑,引起一陣驚慌,不少人摀著眼睛找水沖洗,也有人不顧一切站在警察面前大聲斥責。

晚上七點,距離立法會稍遠,告士打道靠近演藝學院那一處出現了手持盾牌與長棍的警隊,警隊中舉起橘色的標語,上頭寫著「警告催淚煙」。這不只是一句恐嚇。沒多久煙霧落下,佔中的群眾急著竄逃,想避開那刺鼻嗆人的煙霧。一個個喘著氣,淚眼婆娑的人們鑽進巷道角落,朝臉上猛烈澆上生理食鹽水,企圖沖洗掉催淚彈的餘威。

二○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那天,香港警方共施放八十七顆催淚彈驅逐佔中群眾。手持雨傘站在煙霧中的蒙面遊俠,成了去年最讓人難忘的新聞畫面。煙霧瀰漫的那天,徹底讓香港年輕世代一夜長大,看清了統治者的模樣。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