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多年來工業放流水標準僅用同一套管制標準,忽略了不同產業的特性,和排放物質的差異。經過民間團體的努力,去年環保署針對「光電業材料及元件製造業」制定新的管制標準,今年也提出「石化業」與「晶圓製造與半導體製造業」的放流水標準草案,並於5日舉辦公聽會徵詢各界意見。

但公聽會前環保團體在場外進行記者會,指出這次修法漏洞百出。以石化業為例,雖然這次增加了6種VOC(揮發性有機化合物)和6種SVOC(半揮發性有機化合物),不過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指出,6種VOC包含了1,2-二氯乙烷、氯乙烯等物質。1,2-二氯乙烷是造成台塑高雄仁武廠土壤嚴重污染的罪魁禍首;而另外6種SVOC物質,則是日前震驚全台的塑化劑,李根政直言,因為這些物質經媒體披露,才引起大家注意,「結果只要不出事,政府就不管制。」

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源呂翊齊也指出,美國工廠放流水管制了110種毒性化學物質,但台灣卻只選了12種,而且石化業放流水也排除對於「生物急毒性」的管制,讓環保團體感覺管制過於寬鬆。

對此水質保護處科長儲雯娣表示,環保署已針對業者排放的100多種物質進行分析研究,發現多數物質不是未檢出、就是數值極低,而這12種物質則是含量較高,且一旦管制後,也能讓其他排放物連帶減少,因此選擇這12種作為標的物來管制。

但這樣的解釋無法說服環保團體,地球公民基金會顧問邱花妹直言,環保署應該公佈100多種物質的研究報告,同時將國外管制標準與台灣的表準進行比對,向外界說清楚為什麼國外有管制的、台灣卻不管。李根政也表示,環保署說許多物質沒有檢測出來,但可不可以檢測出來,與檢測的頻率有關,環保署或許應該以更密集的方式檢測,才能得到比較接近真實的結果。

另外生物急毒性的部分,儲雯娣表示,參考美國的作法後,台灣也將生物急毒性管制與「事業許可」掛在一起,換句話說,廠商要獲得地方政府的排放許可,必須由地方政府評估它在生物急毒性的排放上能否被接受。不過將生物急毒性的排放許可交由地方政府決定,也讓環保團體憂心,地方政治生態的壓力,恐怕無法讓環保單位堅持立場去進行管制。

而這次石化業的排放標準中,也增加了對氨氮的管制標準,根據草案內容,高含氮製程的既設廠商,必須在2014年將氨氮降至150mg/L,2016年降至60mg/L。而新設或非高含氮製程的廠商,則是20mg/L的管制標準。對於這樣的標準,中油公司代表首先發難,認為執行上有困難度,希望環保署給予較長的緩衝期間,或是放寬排放標準。

對此水保處副處長沈一夫回應,減量應該從管理面著手,而不是後端減少污染,「如果減不下來,那廠商應該要檢討製程管理,是不是過程中有外洩的情況。」李根政也痛批,石化業在台灣發展40年,污染台灣土地與水源,現在環保署終於願意定出管制標準,「而且還不是最嚴格的標準,業者卻討價還價、要求放寬,如果放寬,那我們用的到底是什麼標準!」

河川靜靜的承受這些工廠排放出的有毒物質,由於台灣沒有實施灌排分離,許多工業廢污水就這樣流入灌溉用水中,另外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則強調,其中的污染物質,也隨著農產品進入每個人的身體裡。蔡智豪直言,環保署應該站在這樣的角度思考管制標準的訂定,而不是定一個「廠商作的到」的標準。

對此儲雯娣解釋,台灣許多河川是「灌排渠道」,既容許排放、也讓農民拿去灌溉,她強調如果是灌排渠道,水質就必須符合最嚴格的灌溉水質標準。不過實際上許多灌排渠道,例如後勁溪,枯水期正逢春耕,即使水體不符合灌溉水標準,農民也只能將充滿污染物的廢污水拿去灌溉,結果科技污染導致全民受害。

雖然環保署在飲用水上有嚴格的管制標準,例如氨氮必須達到10mg/L的數值,但石化業廢污水卻可以高達60mg/L,立委田秋堇直言,灌溉用的水和飲用水一樣,最後都會進入人的身體,如果無法作倒灌排分離,那就應該加強管制,無毒排放,否則將是犧牲了民眾的健康。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