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明年政府將組織改造,農委會將升格為農業部,但農委會下轄的動物福利部門卻仍與「畜產」放在同一個單位,動保團體抗議:「畜產動保不分家、動物保護是空話!」為催生專責動物保護司,數個動保團體14日發起「一人一信,救救流浪動物」活動,邀請民眾參與催生動保司的連署,透過面對面的溝通,讓民眾更了解目前動物保護制度的困境。

目前中央動保單位僅是農委會畜牧處底下的「動保科」,正職員工只有6、7人,因為經費不足,無法落實動物保護法到各鄉鎮。關懷生命協會專員黃芷嫻表示,全台灣17個鄉鎮只有13位動保員,這些動保員還得身兼行政職,人手嚴重不足。

另一方面,動保科並沒有進行源頭管制工作,流浪動物數量不減反增,政府每年花2億經費,不斷在捕捉、撲殺的惡性循環中原地踏步。因為預算有限,導致動保處只能針對貓狗等一般人熟知的同伴動物管理,其他動物沒有獲得應有的保護。

愛兔協會秘書長吳盈瑾表示,目前寵物販賣部分只針對 「狗」,貓或兔子因為無法可管導致繁殖場氾濫、寵物店和市場隨意販賣,結果環境糟糕,交叉傳染疾病情況頻傳,她說,繁殖場將不要的兔子直接丟掉,或拿去餵蛇。有些繁殖場會以停止營業為由,將生病的兔子送給善心人士領養,但這種拋棄式的繁殖卻無法取締。

吳盈瑾說,畜產和動保放在同一單位管哩,農委會花了大筆經費協助販賣兔肉的農家,卻不管兔子的福利,之前他們與政府溝通,對方還說:「兔子是吃的,不歸動保單位管。」讓吳盈瑾為之氣結。兔子已是僅次狗、貓,台灣第三大的同伴動物,卻一直是動保法的棄兒,愛兔協會呼籲應成立專責單位,擴大動保範圍。

長期關心動物保護的作家朱天心也到場聲援。她表示,要求成立動保司,並不是要求每個人都愛動物,而是因為文明社會不該以撲殺方式對待弱勢,「如果我們習慣用這種態度去對待弱勢,哪一天社會資源不足了,我們是不是也會這樣對待老人或其他弱勢族群?」

「以尊重的態度去面對生命,才能教會下一代用正確的方式去對待其他生命。」朱天心直言,將動保與畜牧放在一起,如果不是政府精神錯亂,就是根本在敷衍動保團體。

導演侯孝賢也表示,專責單位對後續修法才有空間,「現在連個牌子都不給它,後面的東西還談得到嗎?」侯孝賢強調,一個完善的制度才能保證價值與精神的建立,有了制度,才有辦法與民間資源串連起來。建立中央層級的專責單位,才能在地方社設立分支機構,徹底落實動保法。

面對動保團體的訴求,農委會畜牧處處長許桂森重申,明年將成立畜產及動物保護司,動物保護主管單位的層級提高至僅次於「部」的單位,與英國相同。對於許桂森的回應,「貓狗人共和國」召集人黃泰山反駁,英國過去有動保司,但那是一個專責的動保單位,和台灣這種把畜產與動保混在一起的單位不一樣,他說,台灣的畜產及動保司只有2個科處理動保事務,根本是掛羊頭賣狗肉。

英國2007年修法後,已將動保單位升格到「部」的層級,同時納入民間團體與畜產單位,成為一個橫向連結的網狀機構,早已超越「單一部門」。黃泰山直言,台灣比起英國還差得遠。關懷生命協會主任林憶珊感嘆,畜牧處做為動保主管機關,卻一點動保意識也沒有,甚至自我限縮功能,讓人遺憾。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