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近千名來自彰化的農民6日齊聚行政院前,手持「沒水沒命、不公不義」、「建國百年、民不聊生」等標語,控訴政府無視農業用水匱乏,執意將農業用水便宜賣給財團使用,嚴重影響農民生計。

引發農民憤怒,肇因於中科四期二林園區預計每天使用彰化縣溪州鄉莿仔埤圳的農業用水6.65萬噸,但當地在十多年前集集攔河堰建好後,濁水溪的水從源頭遭截,以中央統一控管方式分配給下游使用者,結果多數水源供給雲林的六輕工業區,農業用水嚴重匱乏,只能來四天、停六天,早已不敷使用。

農民憂心中科再度搶水,將使沿線18550公頃的農地將受到影響。因此今年開始當地農民組成的自救會就不斷向水利署、農委會和環保署等單位陳情,但只見各單位互踢皮球,毫無捍衛農鄉產業的誠意,讓農民心灰意冷,選擇以行政訴訟方式控訴工程違法。

18550公頃的農地生產著稻米、芭樂、甘蔗、高階梨、火龍果和蔬菜,以稻作為例,一年兩期收成,一甲地一年最多可收成25000台斤。溪州鄉公所秘書、知名作家吳音寧直言,「沒有彰化的農地和農民,台北人吃什麼?台灣人吃什麼?位什麼要搶我們的水去賺錢?」

前來聲援的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痛批,水源不只讓農田得以耕作,更代表了這個地方的文化,「我們的祖父、父親把土地交到我們手上,也把這塊土地的生活方式傳承到我們身上。但政府卻來搶水滅農,本應照顧弱勢的政府,現在卻只照顧有錢人!」

反中科搶水自救會長謝寶元也痛陳,政府不斷強調當地的水源充沛,60%的水流入大海都浪費掉了,因此攔下來給科學園區,「但如果我們真的有這麼多水,那從水尾攔水就好了,為什麼要從水源頭截水?」

相較於從刺仔埤圳需鋪設24公里的管線,從二林附近的下游處攔水,管線頂多4公里,「但下游的水質較差,廠商還得多一項淨化成本。」台灣農村陣線成員許博任點出中科選中莿仔埤圳的另一項關鍵。

另外根據中科自己提出的規劃書,24公里的管線,「一天最多可抽47萬噸的水,本案最大取水量為每日13萬噸」,這些內容都讓人質疑,中科是否打算將中期用水計畫轉型為「長期」用水計畫。

接受農民委託進行行政訴訟的詹順貴律師直言,原本的長期用水計畫是大度攔河堰,但大度攔河堰環評受挫,且因原本預計供水給國光石化,在國光石化計畫暫緩後,大度攔河堰也沒了建設的必要性,計畫暫緩導致中科失去長期用水。

中科長期用水計畫不明,轉而將腦筋動到農業用水上,「一天可抽13萬噸的水,就是中科四期的每日用水量。」詹順貴表示,中科恐怕打算先蓋好管線造成既存事實,之後讓農業用水支撐中科需求。

為了阻止工程持續進行,詹順貴也準備向行政法院提出停工的訴訟,同時針對輸水工程未先環評進行行政訴訟。詹順貴解釋,根據環評法規定,抽取地面水、每秒流速2立方公尺以上者應進行環評,而中科四期的輸水管線,一天只抽6小時,每日抽6.65萬噸來計算,早已超過標準,但環保署卻以一天抽水24小時來計算流量,讓輸水工程得以歸避環評。怠忽職守讓農民決定控告環保署。

而對於農民包圍行政院進行抗議,行政院第六組組長劉奕權出面接受陳情書,他表示,將會把陳情書儘速轉交給上級長官,並且強調,「我們一向主張農業灌溉用水優先,我們一定會照這個原則來辦理。另外行政院也要求經濟部提出整體用水計畫,中科四期或許根本用布到農業用水。」

只是當吳音寧打算進一步追問細節時,劉奕權逕自轉身進入行政院,讓現場農民感到憤怒和錯愕,也讓吳音寧氣憤,「完全不接受提問,根本是因為心虛!如果真的以農業用水優先,就應該讓工程停工!」

面對政府機關推託卸責,長期協助農民運動的是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蔡培慧引用村上春樹在以色列接受頒獎時的演講內容,「是我們製造『制度』,而不是『制度』製造我們。」蔡培慧激動的表示,「今天近千名農民站在這裡,我們是有靈魂的,因此我們要對抗這個體制,站在政府面前,要求它甦醒,正視農民的辛苦!」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