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請你們記著:搞一個嘉年華會很容易,真正重要的是在我們回到正常生活後那天。到時候是否有任何事情改變了?」斯洛維尼亞哲學家Slavoj Žižek在美國佔領華爾街現場的演講中,提醒參與群眾,眾聲喧嘩之後,還有目的。

15日是全球占領華爾街串聯運動的日子,在這之前,由於示威者已佔領紐約祖科蒂公園(Zuccotti Park)長達三周,12日紐約市長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向示威者下達通牒,要求示威者在14日上午7時以前必須離開,以便進行清掃工作。

雖然布隆伯格表示,清掃之後示威者可以回到公園,但不能攜帶帳篷、睡袋等物品,示威者不願被這種理由驅逐,主動打掃起公園。14日上午,布隆伯格只得再度表示,公園的清潔工作暫時推遲。

「目前華爾街西北方的主街已被封鎖,全球大串連的前夜,紐約警方如臨大敵。」在美國留學的中國學生卓澌說,雖然天氣陰鬱不定,但公園裡的示威者卻相當熱情,長達三周的佔領活動,示威者在公園內劃出餐飲區、媒體區等區塊。許多人安靜的舉著標語、也有人繞場遊行,旁邊則有以音樂或藝術行動表達訴求的人。

公園被欄杆隔離,欄杆之外,是一整排警力。許多學者、政治人物、財團領導都到公園來進行演說,或者警告民眾。對於外界批評整場運動模糊不清,沒有具體抗爭目標和訴求,許多參與的人卻認為,這才是他們想要的。

卓澌解釋,參與者認為,單一的組織和訴求,容易被外來勢力影響,她在現場認識的政治研究所學生湯瑪斯就認為,鬆散的組織方式,避免了政黨或其他勢力灌輸想法來影響運動,也避免了單一聲音排擠其他想法的狀況。這樣的運動恰恰尊重了每個人的獨立性,讓個體恢復思考判斷與言說的能力。

卓澌說,也許公園裡的示威者都沒有足夠的智慧去思考怎樣的手段能夠促成改變,「但是他們卻很清楚的知道,他們不要什麼,而他們想說,現在的方法行不通了!」

幾年前的金融風暴後,資本家依然屹立不搖,卓澌說,這樣的結果讓美國人感到不滿,「畢竟遊戲規則是你搞出來的,等於你制定了個遊戲,結果沒玩好,或者根本不在乎玩不玩得起來,但錢卻是我們來賠,你照樣賺!」

住在皇后區的一個小公司老闆多明尼克,手舉「我去年比通用電氣繳的稅更多!」的標語站在一旁,這樣的人正好反應出一般民眾的心聲,最多的責任和稅務,但最少的保障,而他們受夠了。

同一天,台灣時間10月15日,網友發起的「佔領台北」活動,大約4百名網友響應,在台北101之外集結、遊行,下午1點,參與活動的人群在繞行101之後隨即衝入商場內,高唱國際歌與勞動者戰歌,許多精品業者趕緊將鐵門拉上。之後參與活動者盤踞在商場門口舉辦公民論壇,15時之後陸續撤離,並揚言11月12日再戰凱道。

無獨有偶,15日晚間在師大路的小公園,則有另一場阿Q派(對)台北(occupy taipei)活動,以音樂、影片和論壇方式,企圖在日常生活空間中引入「為何佔領」的思考與辯論。

活動工作人員之一的呂岱如說,他們希望讓民眾想想,現在的結構下,大家失去了什麼,而大家對於未來的想像又是什麼。如果現在什麼都不做,明天又會是什麼樣子。「我們希望從今天開始,讓這樣的論壇活動延續成每周一次的固定聚會,請大家一起找出問題,也試著提出答案。」

不過因為現場音樂干擾附近居民,一度引發居民不滿,要求他們透過合法申請,向里長報備後再舉辦活動,同時尊重居民的生活權力。但主辦單位認為公園不需申請,且活動時間也不算深夜,加上鄰近有個更喧鬧的活動,因此居民的抗議毫無道理,雙方僵持不下,氣氛一度緊張,後來主辦單位妥協不使用麥克風,儘量降低音量,居民才悻悻然離去。

相較於美國佔領華爾街活動引發的效應,參與兩場佔領台北活動的人顯得相對稀少和冷清。對此文化評論人張鐵志認為,美國雖然是一個高度資本主義的國家,但是左翼的思維與分析還是比台灣普遍的多,尤其這幾年,對於嚴重的社會不平等或者對於華爾街的批評,在主流媒體如紐約時報都談了很多,保羅克魯曼、史帝格理茲也都寫文章或出書談這個問題,他們也都支持佔領華爾街運動。

但在台灣,些論述與聲音都相對缺乏,例如很少有知名經濟學家去談這個些問題。所以民眾或年輕人對生活當然有很大不滿,但是他們未必會把不滿和現實政治經濟的問題扣連起來,當這個關聯性顯得模糊,且活動本身又沒有具體口號與目的時,許多民眾選擇旁觀而非加入,他們也未必覺得向富人爭稅,或者提高社會福利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另外台灣民眾政治參與的程度也顯得低落,「大家似乎都主要作為選民,而不是公民。」所以大家會去投票,但是對於國會的監督,對於公共政策的討論都很不足,「政治的事」卻留給選出來的政治人物或事專家去處理。結果台灣民眾普遍是憤怒與不滿的,但憤怒卻很少轉化成行動,向政治人物施壓。

佔領華爾街的目的是期待有所改變,在台灣,是否能複製這樣的運動經驗來促成改變?張鐵志認為,長期來說,我們當然需要改變很多制度性環境,例如媒體等等,但這一次許多年輕人願意自發性的響應佔領華爾街活動,是一個很重要的契機,讓大家去提出新的可能。「重要的是,這不能只是一場一次性的浪漫仿效,而是應該把這些討論與抗爭持續下去。」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