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老農津貼加碼至7千元,但攸關農民生計的土地徵收問題,卻遲遲未獲解決。這幾年土地徵收烽火四起,引發農民連續兩年夜宿凱到抗議土地徵收條例,而今年7月農民重返凱道前,行政院長吳敦義曾親口答應台灣農村陣線與農民代表,待紛擾的7月過後,將會邀請農團代表針對土徵條例來一場「華山論劍」。

只是眼見立法院這個會期只剩一個多月,行政院版本的土徵條例卻在10日通過決議逕付二讀,並交付朝野協商,不但失去逐條討論的機會,更沒有與民間團體有任何溝通,讓農民團體悲憤交集,18日舉行記者會,嚴正抗議立法院打算讓攸關人民財產的法案在密室協商中草率過關。

記者會一開始,台北大學不動產城鄉環境系副教授廖本全即痛批,吳敦義原本說好要「華山論劍」,但大家只等來「逕付二讀」,「證明吳敦義果然是白賊義!」土徵條例不但沒有與民間討論,甚至打算以密室協商方式修法通過,引發民間團體不滿,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表示,雖然二讀審查時仍可以召開委員會,但目前國民黨打算直接進入朝野協商。朝野協商等於讓少數人在密室中進行對談,外界完全無法得知修法狀況,換句話說,與一般民眾息息相關的法案,完全排除了民眾參與的權力。

立委田秋堇也指出,協商時程1個月,而這個會期只到12月14日,也就是說,只要通過一個月的協商期,土徵條例的修法便可以在12月10日至14日之間送進立法院三讀過關,讓民間團體措手不及。

雖然行政院同樣提出了土徵條例修法草案,但內容卻讓民間團體感到不滿,台灣農村陣線成員陳平軒指出,政院版在「徵收的必要性、公益性」等問題上仍沒有明確定義與說明,完全只想以「市價徵收」這種「多貼點錢」的方式蒙混過關。「但所謂的市價徵收,一樣也是騙人的。」台灣農村陣線成員林樂昕指出,所謂的「市價」,是由地方政府自行調查,提交各縣市的「地價評議委員會」來評定,與公告土地現值的評定方式完全一樣,農民根本不會因此獲得較多補償。

為了彌補過去土徵條例的不足,民間版草案要求需用土地人必需針對「公共利益」進行綜合性分析評估,且在土地徵收審議委員會中設置2/3的民間代表,讓土地所有權人有機會與需用土地人進行辯論。另外為了修正過去公聽會程序流於形式,民間版草案也增加了「聽證」程序,並要求必須依照行政程序法來辦法,以加強民眾參與部分。同時在不得已非得動用徵收程序時,也要求政府能做到「完全補償」錯失。

只是民間辛苦草擬了修法版本,立法院卻沒打算仔細審查、修正錯誤,反而打算以密室協商方式通過修法。對於如此粗暴的修法手段,組織法界人士共同擬定民間版土徵條例的環境法律人協會成員詹順貴律師也痛批,過去沒有好好立法,如今修法卻又以逕付二讀的方式打算濫竽充數,「這陣子政府忙著幫老農津貼加碼,問題是土地都沒了,再加碼又有什麼用。」

捍衛農鄉聯盟會長劉慶昌則憤怒的寫下一首詩來表達自己的心情,「強到政府搶土地,園區、都計都是屁,傾聽民心是口號,苦民所苦哪裡去!」他直言,土地徵收這麼大一個案子,居然不願逐條審查,卻只會關心幾百塊的老農津貼,「我們唾棄這個政府!」

「我們沒有要求太多,只要求基本的保障而已!」陳平軒沉痛的說,幾年下來,農民一次又一次北上抗爭,政府口口聲聲說要保障人民財產,但是就連修法版本都還得民間自己提!過去一年民間提出修法版本,送進立法院卻是處處遭到刁難,就連最後修法階段,立法院還打算搞密室協商!「政府要青年安心成家,但我們可以回去的家都被怪手拆了,還能回去哪!」

蔡培慧則表示,之後將會積極敗退兩黨,要求召開委員會,絕對不允許如此重大的土徵條例就在密室協商中隨便過關。苗栗灣寶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洪箱也直言,「修法又不是什麼見不得天的事情,為什麼人民要參與,你們卻不准!」他也拜託政府三思,不要讓人民活在恐懼中。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