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事劇團臺北歌手.jpg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1950年代的台灣共產黨員呂赫若,逃亡深山遭毒蛇咬死。由於身兼小說家、聲樂家等多重身分,呂赫若被情治單位暱稱為「台北歌手」。2011年差事劇團則以「台北歌手」為名,將老革命與新一代的品牌革命連結,探討革命理想的未盡之路,在現代消費社會中的位置。

談起「台北歌手」,導演鍾喬說,這部戲原本只想寫呂赫若,不過後來卻將現代消費社會的「品牌革命」與科技產品背後的血汗工廠問題一起加了進去,成為現在這齣「以革命理想與品牌革命相互辯證」為主軸的戲。

「1980年以前,我正在念高中,當時抗拒聯考,因此選擇大量閱讀課外讀物來逃避無聊的教科書。」鍾喬說,那個時期,他讀了存在主義小說,也讀了陳映真的小說。陳映真的書,帶領鍾喬認識了呂赫若。

PB181107.JPG 

後來到台北念研究所,正好是黨外時期,鍾喬參與一些黨外雜誌的編輯工作,當兵時被列為黑名單,之後又到了陳映真創辦的「人間雜誌」工作,「在我的生命經驗中,革命和文學無法脫鉤。」而呂赫若這樣一個從事文學也參與革命的傳說,順理成章的和導演產生共鳴。

1950年代的台灣,圍繞在「冷戰」與「戒嚴」兩個魔幻的關鍵字底下,一方面因為韓戰爆發而重新被美國納入軍事同盟;另一方面則是白色恐怖的氛圍對受壓迫者製造了強大的壓力,其中台灣共產黨的成員,更是在短短幾年內被掃蕩、消除,甚至連相關的記憶都顯得模糊,也讓台灣的左翼思想,幾乎斷根。

「左翼的革命理想在現代看起來像是消失無蹤,實際上只是轉化成其他的方式。」鍾喬說,蘇俄等共產主義國家的瓦解,部分肇因於「官僚化」,因此後來出現的反全球化、佔領華爾街等運動形式,都是在回應與調整當出左翼運動的困境。不過這些運動在台灣,卻沒有激起太多共鳴,甚至在消費社會當道的時代,品牌、科技的革命,遠比階級革命來的吸引人。

老左派的革命就像呂赫若一樣逐漸被人遺忘,「但左翼革命的理想,仍有被討論和記起的價值。」鍾喬說,希望能夠透過這一齣戲,在資本主義已暴露出弱點的現代,喚回左派革命的理想。

「台北歌手」設計了一個與呂赫若同為革命夥伴的角色──舞影,因為他被懷疑出賣了呂赫若,不甘心的情緒讓他成為一個卡在時空中的不速之客。遇到了當代打算以「革命符號」作為行銷商品手法的Rock。「1950年代的人希望大家可以回頭看看當時革命的理想,但這些東西對現代人來說,卻顯得教條。」因此兩人之間針對「革命」產生了一場精彩的激辯。

而故事的另一個軸線,則是以產品本身的血汗製程為題,討論品牌背後犧牲的工人性命。鍾喬說,之前曾讀過作家曹征路寫農民工議題的小說──《問蒼茫》,裡面提到許多農民工因為工傷而向資方求償,但四處碰壁最後只能自殺。加上去年富士康工人跳樓事件,成為堆疊出另一條軸線的養分,鍾喬借用了《問蒼茫》中的工人角色──毛妹,以「自殺」這樣激烈的方式,帶出光鮮亮麗的科技產品背後,血汗工廠等勞動剝削的議題。

PB181207.JPG  

Naomi Klein幾年前的著作《No Logo》中提及,許多革命的符號,成為商品的一部分,革命成了遙遠時代的記憶,被緬懷、被轉化、被遺忘。鍾喬說,但是1950年代農工階級在資本主義中遇上的問題,並沒有消失,只是換個面目出現。因此他讓老革命與新革命透過品牌行銷的過程而相遇,交織成「台北歌手」這齣魔幻寫實的諷刺劇。

11月23日,「台北歌手」將在寶藏巖戶外小劇場正式公演,相關購票訊息,可上兩廳院售票系統查詢(http://www.artsticket.com.tw/CKSCC2005/Product/Product00/ProductsDetailsPage.aspx?ProductId=hx0fZA09nGdIDF2urWgYWQ)。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