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2007516204556.jpg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桃園縣龜山鄉的中油煉油廠,長期以來工安頻傳,讓當地居民不堪其擾、要求遷廠。雖然桃園縣政府回應民意,願意尋覓遷廠地點,但縣政府提出的5個遷廠位址,卻包括藻礁密佈的觀音鄉觀塘工業區,讓當地居民憤怒不已,發起網路連署拒絕煉油廠。8日當地居民與專家學者共同舉辦記者會,表達反對煉油廠的訴求,同時要求縣政府與經濟部在1週內說明遷廠計畫,不得以模糊態度欺騙民眾。

去年底到今年,反國光石化運動達到顛峰,也讓社會開始思考,當石化下游廠商頻頻出走後,台灣是否還需要如此高比例的石化產業,以「流血輸出」的方式換取經濟發展。綠黨發言人潘翰聲痛斥,但是國光石化運動後,政府並沒有深刻反省,大成濕地依然未被營建署劃設標記、白海豚野仍然面臨滅絕、石化產業既沒有做整體檢討,反而以「遷廠變擴廠」、「淘汰舊機變增產」的方式繼續發展。

而這一次石化巨獸的腳步走到北台灣的桃園縣觀音鄉,讓當地居民憂心藻礁海岸將會遭到破壞。「從桃園縣大園鄉的潮音,一路往南至新屋溪口,這段大約30公里的海岸,保留了完整的藻礁。」觀音不要煉油廠自救會總幹事潘政忠表示,藻礁是植物形成的礁體,與珊瑚礁一樣,在生態系中扮演重要角色。由於藻礁形成速度較慢,觀音鄉這片藻礁厚度大約6公尺,因此換算起來大約有7千年的歷史,。

2007年中油在觀音鄉沿海進行天然氣管線工程,嚴重破壞當地藻礁。這項由台中至桃園大潭的管線工程也引發環保團體的強烈反彈。迫於壓力,中油最後表明願意全力進行復育,之後內政部營建署也接受劃設為藻礁保護區的建議,將觀音至大園的海岸列為「海岸自然保護區」。

不過觀音工業區、觀塘工業港的開發,依然讓藻礁受到破壞,潘政忠直言,現在政府應該做的,是讓觀塘工業區解編以恢復生態。但桃園縣政府卻將觀塘工業區列為煉油廠遷廠地點之一,讓早已飽受工業區污染折磨的居民無法忍受。

同為觀音鄉居民的荒野保護協會監事廖惠慶表示,觀音鄉的觀音廟中有座井,以前小時候,井裡的水可以直接飲用,但現在根本沒人敢喝那裏的水,「當地污染嚴重,還出現過轟動全台的鎘米。」潘政忠也氣憤表示,工業區排出的污水,讓沿海都染上詭異的紅色。「觀音鄉目前1/7的土地都是工業區,政府卻打算把煉油廠遷過來,而不是讓開發低污染的綠能產業,讓百姓休養生息,是可忍,孰不可忍!」

研究石化產業對人體影響的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教授詹長權也指出,從六輕所在的雲林與宜蘭進行比對,可以發覺2000年之後雲林地區死亡率上升3%,而平均壽命上雲林則從原本較宜蘭少0.8歲,提高到1.5歲,其中男生影響更嚴重,平均壽命較宜蘭地區少2歲,「且周邊20公里內的肺癌與血癌比例明顯上升。」

雖然政府不斷以經濟成長為利誘,強調開發將能帶來工作機會與經濟成長,但詹長權直言,雲林與宜蘭在六輕營運的這幾年,經濟的變化不高,雲林當地人的平均收入毫無因為六輕開發而增加。

「生雞卵無、放雞屎有」的石化產業恐將遷往觀音鄉,讓居民又驚又怒,但桃園縣政府的態度卻相當曖昧。潘政忠表示,縣政府一邊辯解只要求經濟部遷廠,而沒有指明遷往何處,但實際上5個縣內的遷廠廠址都是縣政府自己提的。「縣政府的模糊態度讓我們相當憤怒,我們要求縣政府和經濟部必需再依週內給居民一個明確答覆,告訴我們遷廠計畫究竟如何。」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