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為成立專責動保司,動保團體11月24日前往總統府與拜會馬英九,希望獲得馬英九支持,而會談結束時,馬英九要求農委會召開會議,與動保團體和各地縣市政府針對該議題進行協商。9日農委會邀及地方政府與動保團體共同討論動保司議題,只是會議中,農委會仍不斷強調中央政府缺乏資源,即使成立動保司,也沒有辦法增添人力,讓動保團體感嘆,農委會完全抹煞組織改造的內涵。

雖然台灣通過動物保護法13年,但動保工作成效不彰,部分原因在於動保單位資源不足,因此民間團體希望能夠成立專責單位,有更多資源來落實動保工作。對於民間團體的訴求,農委會則提出「六年計畫」回應,以改善公立收容所狀況、提升收容所動物認養率、加強寵物管理、獎勵犬貓絕育、協助地方政府提升動保能量,以及提升補犬品質為主軸。

不過這樣的提案,也讓動保團體質疑,只將動保工作侷限在流浪動物和同伴動物兩者,對於經濟動物與實驗動物的福利,則是一概忽略,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指出,目前農委會針對經濟動物,頂多只會檢驗是否有人道屠宰,以及運送過程有無問題,「但台灣的肉品是以工廠化養殖方式進行,動物的生長環境不佳。一個好的經濟動物福利,應該是從養殖、運送到屠宰都有嚴格保護。」

另外實驗動物的稽查,一年只抽40家,其中還包括因先前抽查未通過而複查的實驗室,根本無法全面掌握狀況。朱增宏建議,應該類似歐美國家,實驗室的人員聘用、成立和研究計畫都得通過核准,這些核准過程也同時能檢驗實驗室在動物福利上的落實程度。

但是當動保團體提及經濟動物與實驗動物的福利時,畜牧處處長許桂森只表示,那是畜產部門的工作,且已經都有在做了。讓動保團體痛斥,過去畜產與動保不分家,主管機關畫地自限,以為動保只是照顧流浪動物和同伴動物即可,對於經濟動物毫無動保思維,民間團體要求成立專責動保司,就是希望可以改正現存的矛盾,沒想到主管機關還是一樣的顢頇態度。

另一方面因為城鄉、經費差距過大,許多縣市在推廣動保業務上往往面臨沒人、沒錢的困境,以苗栗縣為例,在動保工作上人力只有台北市的1/30;經費更只有1/80,而花蓮縣則是動保預算逐年遞減,讓原本已經難以推動的工作更加艱辛。動保團體強調,透過成立專責動保司,讓中央經費提高,也能協助地方推動動保業務。而面對動保團體的訴求,來自地方的防檢局等單位,也都紛紛表示贊成動保司。

台大法律系教授林明鏘也表示,法令規定一個「部」可以下轄6至8個「司」,目前農業部也只規劃了7個「司」,仍有增加動保司的空間,「今天不只是成立動保司的問題,更要進一步要求政府在經費上至少提升3倍、人力則增加2至3倍!」

但對此許桂森強硬表示,每個業務單位都說自己很重要,但是中央政府現在真的沒錢,「現在五都升格,地方政府內的動保單位層級都已經提升了。而且一個『司』至少要有4個科,動保有這麼多業務嗎?」農委會副主委王政騰也直言,行政院分配各部會只能成立6個司,農業部已經多了一個,且總員額法通過後,雖然表定公務人員17萬4千人,但實際上行政院要求5年內需精簡至16萬人,換句話說,動保司既沒有成立空間,增加人力也不可能。

這樣的回答讓動保團體氣憤不已,關懷生命協會專員黃芷嫻怒斥,組織改造的意義,應該是檢討組織內部的工作,並且進行調整以適合現代社會,過去農委會沒有盡到動保的責任,組織改造正是一個機會,讓農委會重新檢視自己,但是目前看起來卻只是將現有的架構換個名稱搬上檯面,整體改造根本換湯不換藥,足見主管機關對於動保有多麼不重視。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