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裡有沒有像阿富汗,像被轟炸過一樣。」會長站在火堆旁笑著說,旁邊其他住戶有的在幫火堆添柴火,有的坐在9坪土地上搭起的棚子裡搓著手。原本充滿房舍的新店十四張,如今已拆的只剩零星幾棟堅持不願搬離的房子,矗立在果然像被轟炸過的土地上頭。

不願搬離的房子也已被強制執行斷水斷電,住戶只能偶而回來看一下。其他遭拆除的房屋,只剩下斷垣殘壁,或是成了生火使用的木料。牆壁上的噴漆畫作被怪手挖的只剩局部,配上被雨水沖得泥濘的土地,寂寥的剛剛好。

會長說,11月30日那天,雖然議員請他們簽切結書保證願意配合工程,就會協助協商讓十四張緩拆,不過自救會成員在當天切結書上補註緩拆至2月28日等條件,卻遭捷運局打槍。隔幾天捷運局帶著怪手進來,住戶跑去阻擋,會長向捷運局協商,希望先拆已經搬走的幾棟。

「捷運局本來說好,結果一拆就沒停下來,一連拆掉好幾棟。」會長說,當時大家都趕去擋,但哪裡擋的過。「房子要蓋不容易,要拆倒是很快」會長無奈笑笑。問及現在暫居何處,會長指了指後方尚未進行拆遷的第二期工程預定地。

會長又指了指目前當成自救會的小棚子說,因為剛好有戶人家的房屋跨越了兩期工程,結果這次拆了部分,剩下9坪,「當初他們請捷運局一起徵收,捷運局不要,但是房子拆一半,要人家怎麼住!只好全部拆掉,剩這9坪借我們用。」

「白天、晚上這邊人都很多,大家吃完飯就會晃過來聊天。就像回娘家一樣。」會長說,大家住在這裡少說幾十年老鄰居,現在換到公寓,旁邊住誰都不認識,無聊得很,因此大家才會一直回來,想找老朋友聊天。只是這樣的情感連結,卻隨著都市發展與舊屋拆遷,跟著消散。

問到安置問題,聽說先前協助協商緩拆的議員很久沒有與自救會聯絡,這幾天才又打電話給會長,準備拿社會住宅的相關資料給會長,「我們當初有爭取社會住宅能優先承購,只是不知道行不行。」問會長對社會住宅一事是否樂觀,會長笑著搖頭說,不樂觀。

「不樂觀還笑?」

「笑著也是過一天,哭著也是過一天啦。」

旁邊另外的住戶說,社會住宅都是假的,眼下這群人就需要安置他政府都不管,還能去協助什麼人。「我們這裡都是一些沒工作的,以前有房子,至少還繳房租,現在要繳房租,哪裡有辦法。講到心酸處,眼淚就要流啦。」

至於住戶最在意的補償問題,會長說,現在有些人已經拿到,有些人還沒拿到,而程序繁瑣,也讓大家吃不消。「應該先把錢給我們啊,不然叫我們是要搬去哪。而且一戶也才90萬、1百多萬的,新店房子一坪就4、50萬了,我們買個兩坪就夠了。」

棚子內,住戶許太太正在剝銅線,旁人說,她撿了一天才撿到這麼多銅線,還得剝好拿去賣,一斤8百元,這邊大概可以賣2百多。許太太頭也沒抬,坐在棚子邊一段一段的割著銅線。旁邊的住戶說,她忙了一整天,飯都還沒吃呢。

「我之前也想在網路上發起投廢票活動。」嫁來台灣十年、最近剛拿到身分證的郭小姐說,各黨候選人都沒能解決一般民眾實際問題,與其投給他們,還不如投給自己。郭小姐原本和丈夫兩人在從事鋪設大理石的工作,但丈夫從樓梯上跌下來受傷以後,就沒辦法持續做粗重工作,「一年沒工作了,家裡就靠我打零工賺錢。」

兩個小孩大的才10歲,正是花錢的年紀,郭小姐說,她現在每天去屠宰場殺雞,「一天雙手泡在水裡8小時,刀子利,常被切到、割傷。」還好老闆對她不錯,沒有賣完的雞肉也讓她帶回家,只是如今一個月多出5千元的房租,對郭小姐造成不小的壓力。「時間過好快,一轉頭一個月就過去了,又得繳房租。」

來自廈門的郭小姐說,前陣子廣東烏崁村因為不滿貪官群起抗爭,看見電視新聞,忍不住想站起來替他們鼓掌,「既感動又心痛。但因為他們團結,才有辦法撐下去。」

反觀自己在台灣居然也遇到迫遷,郭小姐無奈,「我們家在廈門也過得不錯啊,我哥哥前陣子結婚也花了1百多萬,知道我遇到這種事,叫我回去,至少還有房子住……。」

話還在說著,會長的太太端了雞肉和一包瓜子過來給大家吃,住戶笑著問「這誰的某?」會長得意的說「這會長的某啦!」

「我們這裡比較傳統,以前大家吃完飯,就會到太子宮前聊天,把各自的剩菜熱一熱帶過去。」郭小姐一臉緬懷的說。另外的住戶也附和「太子宮就像大家的公廳,有朋友來我們也是帶過去那邊聊天。」只是被迫離開,這樣的鄰里關係,還能維持多久。

會長說,如果再來一次,他絕對不會讓十四張被拆,「但講這些都是多餘的啦。」當時政府要求大家自行斷水斷電,如果不這樣做,就領不到補償金,許多人害怕,因此就照做,「自救會沒辦法阻擋,免得以後領不到補償金怪到自救會身上。」但如果從來一次,會長說,至少要先建後拆,怎麼可以先拆後建。「我們是三環三線的第一個,以後被拆得人還多著,我們雖然被拆了,但以後人家有事,我們也要去聲援,不要讓人家像我們一樣。」

拿出人蔘藥酒,會長倒了一杯給我。藥酒的味道很奇特,甜甜的人參味,混雜了了酒精,在配上火堆旁烤好的地瓜,會長笑著說,「我們這裡越來越像原住民部落了。」自救會棚子的後方,還有住家,正等著第二期工程的說明會召開。十四張的遠方,則是一棟棟矗立起來的高樓,閃爍著冷冷的燈光。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