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屏東報導】屏東縣政府18日舉行「旭海-觀音鼻自然保留區」審議委員會,近4個小時的審議,最後委員決議將當地劃為自然保留區,也成為近年來罕見的「文化資產保存法」擋下開發的案例。擔任主席的副縣長鍾佳濱也明確表示,由於公路總局的規劃路線將會路經保留區,因此台26線開發也將受阻。

審議會一開始,現場數百位反對指定的居民在民意代表的帶領下,以程序問題不斷杯葛會議進行。屏東縣議員潘裕隆大聲抗議程序問題,他強調當地地主權數反對劃設保留區,根據原住民族基本法政府對於原住民保留地任何政策,都應該尊重當地族人的意見,「既然大家已經表達反對,就沒有再審查的必要性!」

居住在牡丹鄉的李太太表示,由於當地前往台東的交通十分不便,如果有了台26線,將能省下許多交通成本,因此當地居民都渴望開路。而滿州鄉的地主陳先生則表示,當地長期都沒有開發,加上國家公園、國防部等單位的限建規定,讓居民經濟活動長期受限,如果開路,將能帶來發展。

另外潘裕隆也強調,7月召開的暫定自然保留區審議委會中,已有委員要求縣政府必須先針對開路與否做出決定,委員再就專業部分進行審查,「現在縣政府都還沒表態就要委員審,根本是要讓委員成單組擋開路黑鍋。」

另一位屏東縣議員曾瓊慧也強調,中央的環評審查都已經過關,「難到環保署的專家都是白癡!」牡丹鄉公所的代表也表示,環評審查這麼多次,最後還是決議通過,為什麼有人自認比專家更專家,「既然如此中央的環評會議乾脆廢掉好了!」

對此鍾佳濱解釋,環評有環評的法源依據,而文化資產審議則有文化資產審議的法理,並沒有衝突。如果對於適法性等問題有疑慮,也可以尋求救濟管道。不過民意代表與地主依然怒不可遏,持續以程序有問題為由杯葛會議進行,而民意代表也強調這樣的會議違反程序正義,不應繼續開下去。

對於當地地主擔心土地權益遭剝奪,且劃設保留區恐限制了經濟發展,屏東教師會理事長朱玉璽感嘆,這是台灣偏遠地區長期以來共同的問題,偏遠地區的醫療資源和教育資源不足,加上經濟活動低迷,因此當地居民都會認為開路能帶來發展。「不過民眾強調開路之後到達台東南田只要5分鐘,但是對於改善醫療等資源並沒有很大的幫助,因為南田附近也沒有大型醫院。」朱玉璽說,民間團體反而認為,屏東縣政府應該加強在地的基礎資源。

至於經濟產業發展,朱玉璽則表示,目前縣政府有提出生態旅遊、溫泉、民宿等面向,也已經在當地進行了好幾期的生態解說員培訓班,提供在地就業機會。「我們也提出,希望能把30多億的開路基金轉移成為低碳社區發展基金,作為社區發展經費。」

「許多地主憂心私有土地利用遭到限制,不過在縣政府提出的評估書中,區分了核心保護區與緩衝區,縣政府規劃將原住民保留地與私人土地劃為緩衝區,降低對地主的影響。」屏東環保聯盟理事長洪輝祥說道。

經過一個下午的審查,參與會議的14名委員中,13名委員「認同阿塱壹古道生態與自然上有保留價值」,因此同意指定保留區。屏東縣政府也正式宣布將阿塱壹古道(旭海至觀音鼻段)劃為自然保留區,之後將向農委會核備。而縣政府劃設的保留區總面積841.3公頃,濱海陸地735.86、近岸海域105.44公頃,全為非原民保留地之公有土地。

鍾佳濱強調,「一方面要顧及落實自然地景保育,另一方面要照顧當地居民的經濟需求,因此才有緩衝區的規劃。」而縣政府也將針對溫泉、民宿、生態旅遊發展、貸款和大眾交通提升等面向進行更多建設。

至於是否有與原基法牴觸,鍾佳濱強調,這次並未劃到原住民保留地,因此並無牴觸問題,但若土地權利人有疑慮,仍可尋求行政救濟,提起訴願和訴訟。而外界質疑屏東縣政府以文資法槓上中央環評,鍾佳濱也表示,文資法中規定,營建工程或開發行為若遇具自然地景價值者,應即報主管機關依文資法審議程序辦理。「而文資法對於文化資產、自然地景的要求本來就更加嚴格。」

鍾佳濱強調,由於公路總局的台26線規畫路線行經保留區,而縣政府目前已劃設保留區,因此將對任何工程形成限制。

雖然訂定為保留區,不過朱玉璽認為,這只是暫時的保護,畢竟一旦縣長換人,保留區也可能被撤銷,而民間團體能做的,也只有儘量在這個過程中提出各種發展的可能性,改變民眾對於「開發」的想像。洪輝祥則表示,未來將要做一個「不一樣的保留區」,並且與當地車城、滿州與牡丹的居民共同組成「共管機制」,讓環境保護與發展共生共榮。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