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Xu07vTyf6mjCPUICH5Djg.jpg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每隔五千年,他們就會來地球尋找一小批最善良、最純真的人類,坐著他們的太空船到第十一號星球去。」斯洛維尼亞劇作家伊沃德‧費里沙(Evald Flisar)創作、探問人類生存意義的諷刺劇「第十一號星球」,將由萬華劇團重新演繹,以讀劇方式在11個地點演出,帶領觀眾共同感受劇中人物的角色衝突與存在思考。

 

「這是一個對於資本主義社會進行反省的故事。」萬華劇團團長鍾得凡說,故事由3個 遊民串起,這3個人各自偷了一隻手機,以及圖書館裡的一本舊書──第十一號星球。他們開始幻想打電話到手機中的人,都是十一號星球上的人,且正準備要帶著他們前往十一號星球從此過著幸福的日子。但也因為3個人各自期待前往第十一號星球,因此也讓3個人之間開始出現裂痕、相互猜忌。

 

「故事的最後,3個原本從神經病院中離開的遊民,又再度回到神經病院,而他們對於美好生活的想像與追尋,到頭來只是徒勞一場。」鍾得凡說,這個故事企圖對人類生活的結構提出質疑,當所有的追尋到頭來都只是虛晃一招,我們究竟該怎麼看待「生活」。而在幻想更好的日子的過程中,3個遊民也不斷對於自身所處的狀態感到矛盾,他們既看不起一般人每天努力工作拚命消費的過生活,卻又忍不住嚮往成為其中的一分子。

 

「消費社會有個大問題,你穿的衣服比你做的事情重要,你的樣子比你是誰來的重要。」劇場設計葛昌惠說,故事中3個遊民當中高個子的遊民有次偷了一套西裝,並將它穿在身上。面對其他2人的質疑,高個子的遊民說,「任何人看了我身上的西裝,都會覺得我是紳士。」但實際上這套西裝的褲子短了25公分,在他身上完全不合身。而這樣的場景也反諷了消費社會底下,每個人只顧著把行頭往身上攬,只為了裝出個樣子來。

 

而為了真正詮釋劇中遊民的角色,萬華劇團選擇以「出走」的方式,走出安逸的生活、走進流浪的世界。葛昌惠說,小說「安娜‧卡列尼娜」中說到,「幸福的家庭都是一個樣,但不幸的家庭卻各自有各自的不幸」,我們希望透過出走的方式,進入遊民的世界,去理解幸福與不幸之間的分野。究竟有一份工作、過好的日子才是真正的幸福,又或者放擺脫束縛的生活,才是真正的幸福,

 

參與演出的團員將分成兩批,分別在2月1日與2月23日開始進入遊民的生活狀態,在身無文分文的狀態下重新感受。鍾得凡坦言,出走的狀態讓團員感到焦慮,畢竟投入遊民的狀態可能發生許多意料之外的狀況,「但我們希望用更有誠意的方式來扮演劇中的角色。」之後萬華劇團也將分享「出走」的感想與情境。

 

「第十一號星球」從2月5日起將在萬華「402號和平青草園公園」開始第一場首演,之後也將在華山1914文化園區、大同區19號歸綏公園等11個不同空間進行展演,不過展演空間多以萬華地區為主。鍾得凡說,「劇團創團4年下來,我們在藝術表演形式上不斷深入,不過表演的場所大多在萬華區以外的地點,現在我們感覺自己有能力回到我們出發的地方,和社區進行連結。」今年萬華劇團也將以遊民、娼妓等底層角色為主,進行更多演出,透過戲劇與社會進行溝通。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