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_9386.JPG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位於屏東縣萬巒鄉的五溝水湧泉濕地,因為八八風災後上游新處農場赤山段興建永久屋,影響了原本的排水系統,屏東縣政府因此打算興建排水渠道,同時拓寬五溝水濕地的野溪,以利上游排水。只是這項排水工程將會嚴重影響五溝水濕地的生態,破壞現有的多元生態系,由於2月4日屏東縣政府即將動工,因此新上任的田秋堇、邱文彥與張曉風等立委,選在2日「世界濕地日」當天召開公聽會,希望各部門協商暫緩工程,同時尋求一個可行的替代方案。

八八風災過後,位於泰武鄉的吾拉魯茲部落被認定為不安全區域,因此必須搬遷至永久屋居住,在經過多次選址後,2010年選中位於萬巒鄉的台糖新赤農場,同年7月進行整地工程。雖然重建委員會解決了部落族人遷村問題,但實際上新赤農場原本屬於易淹水地區,一直都是鄰近水系的天然蓄水池。

永久屋興建之初,為了防止淹水問題,因此將基地墊高,卻也導致當地水路的破壞,地表多餘的逕流水,只能往下游的萬金社區與五溝社區匯集,使的原本不曾受過淹水之苦的下游聚落,反而因為永久屋工程而受害。

之後為了解決下游洪災,屏東縣政府向重建委員會申請經費,打算從新赤農場開始興建一條萬金排水支線一路延伸至五溝排水支線,另外五福橋至佳平溪匯流處,屏東縣政府則打算拓寬整建,以容納上游水量。

但是拓寬工程將要毀掉目前毫無人工設施進駐的五溝水濕地,嚴重破壞當地生態,讓甫上任的國民黨立委邱文彥直言,這種做法根本是以鄰為壑。而親民黨立委張曉風則以故事比喻,屏東縣政府的做法就好像一個喪子的父親,用扁擔挑著兒子的屍體打算上山掩埋,卻發現只有一具屍體無法讓扁擔平衡,因此殺了另一個兒子,放在扁擔另一側,讓扁擔保持平衡上山進行喪禮。

另外地球公民基金會董事長廖本全則指出,五溝水的案子凸顯台灣在治水政策上往往只有個案思考,卻沒有整體評估,因此才會為了解決淹水問題,卻讓另一個地方淹水,他直言,「現在五溝水的工程根本是一個『擦屁股』的工程,問題是沒有人知道它擦不擦的乾淨,也沒有人能保證,工程結束後,會不會得要再編列更多預算去解決它製造出來的問題。」

參與公聽會的水利署也表示,雖然屏東縣政府規劃的工程內容的確能夠解決淹水問題,但是畢竟在當地造成反彈聲浪,而且也可能影響濕地生態,因此還是希望屏東縣政府能夠暫緩,再去思考替代的方案。

至於因為永久屋選址問題而引發下游淹水疑慮,重建委員會基礎建設處科長蔡志昌表示,永久屋興建後,重建委員會也協調屏東縣政府向水利署申請治水經費,而水利署也撥了1億1千6百萬,讓屏東縣政府能夠興建排水支線、滯洪池和取得土地的徵收經費。

「重建委員會並不知道屏東縣政府打算怎進行工程,而且那畢竟是縣府管轄範圍,基於尊重,重建委員會並不會主動建議屏東縣政府暫緩動工。」而曾任重建會主委、目前擔任工程委員會主委的陳鎮川表示,治水經費因為不是重建會撥款,因此也不會因為重建條例失效而遭收回。至於屏東縣政府若因為工程延期而面臨違約問題,陳鎮川表示,屆時再邀集各部會一起協商設法挽救。

而公聽會上三位立委也一致認為,由於五溝水具有特殊的生態與防洪意義,因此不應該使用水泥工程破壞它現有的樣態。因此要求重建委員會協調屏東縣政府暫緩工程,且預計儘快前往當地現勘,後續再思考兼顧生態保存與治水防洪的雙贏辦法,以解決新赤農場永久屋工程造成的淹水問題。

對於公聽會的決議,屏東縣副縣長鍾佳濱則強調,縣政府並沒有2月4日必須動工的問題,而在重建委員會表示暫緩施工經費不會遭到收回的前提下,縣政府也會再與當地居民進行溝通。屏東縣水利處處長謝勝信也強調,將會在前往當地召開一次說明會。

但鍾佳濱也表示,「上游萬金地區與新赤農場的確有淹水的迫切危機,政治決策不能只顧一方的聲音,因此縣政府還得找到平衡的方法。我們總不能要求上游居民忍耐,只為了保留濕地」謝勝信則認為,五溝水並非濕地,只是湧泉湧出的地方,而且下游河道拓寬工程的工法已經過挑選,並不會對當地造成嚴重影響。

另外鍾佳濱也坦言,民間團體希望縣政府能將五溝水濕地鄰近的休耕農地徵收,做為漫淹區域擴大濕地面積,如果縣府能夠爭取到預算,將會朝向排水工程持續施做,而擴大施地面積以進行補償的方式來走。另外對於民間團體提出或可更改工程方式,以上游分洪來引導水流,鍾佳濱也強調,必須游水利專業單位評估可行性。謝勝信則表示,上游分洪必須有鄰近水路,但是新赤農場並沒有這樣的條件。

至於是否暫緩動工,鍾佳濱表示,在沒有預算使用的時間壓力下,縣政府願意與民眾有更多溝通,但延遲工程能夠延緩多久,還得由水利單位評估,「畢竟我們必須衡量迅期來臨時,上游地區得承擔的風險程度。」謝勝信則強調,將會再到當地召開說明會,「但不要隨便喊暫緩工程,如果要暫緩,也應該要提出新方案,畢竟工程都已經發包了。」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