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原能會核能研究所研發抗癌藥物,意外引發實驗動物爭議,由於核研所預計使用40隻米格魯進行藥物實驗,由於這些實驗犬可能遭到解剖、殺害,讓許多動保團體感到憂心,14日號召網友一同前往原能會陳情,希望原能會能尋找替代方案,並停止正在規劃的「犬隻放射性毒理實驗室」。

對此核研所表示,這項藥物實驗室由核研所委託民間廠商進行,並在衛生署的建議下使用米格魯做為實驗犬,不過核研所將會要求得標廠商必須事先提出動物照顧計畫,給予實驗動物良好的環境,核研所也強調,並非所有實驗犬最後都將遭到解剖、殺害,只有10隻高劑量實驗組的犬隻會因實驗而犧牲,此項計畫主持人同位素應用組副組長李德偉表示,核研所會站在「儘量降低犧牲」的前提下進行實驗。

一大早動保團體便以死神裝扮帶著米格魯犬前往原能會門口,諷刺原能會就像這些動物的死神,將牠們推向痛苦深淵。此次活動發起人、貓狗人共和國召集人黃泰山痛斥,原能會明明是監督核能電廠和管理核廢料的單位,為什麼花納稅人的錢去做藥物實驗。

動保團體也強調,由於核研所規畫進行放射性實驗,因此這些魯格魯實驗犬的生產公司在核研所下單後,將會把這些實驗犬製造成「癌症狗」,並在施打實驗藥物後以解剖方式了解生理變化,他質疑「核研所說實驗結束這些狗還是會好好的,但是都已經開腸剖肚、挖心掏肺了,怎麼可能好好的?」

黃泰山指出,許多動物實驗其實並不能證明藥物有實際效果,以小兒麻痺的藥物為例,雖然經過動物實驗但實際上並不能殺死病毒,因此許多患者40歲過後病毒復發但卻無藥可醫;而目前也有非動物實驗的方式能夠檢驗藥物的有效性,以SARS的藥為例,便是以組織培養的方式來驗證。

對於核研所打算使用動物實驗來測試新藥,動保團體要求核研所應該立即終止實驗,並思考其他替代方式,同時也應該停止「犬隻放射性毒理實驗室」的規劃,避免造成更多實驗動物因此而死亡。

面對動保團體的質疑和抗議,核研所同位素應用組副組長李德偉表示,這款新藥的藥理實驗已經完成,目前進行的是毒理實驗,換句話說是要了解這款藥物是否會造成動物在生理上的副作用,因此並不會先將實驗犬製作成癌症犬。

而目前衛生署對於治療性藥物的相關規定,要求研究單位必須進行嚙齒類和非嚙齒類哺乳動物的實驗,因此在衛生署的建議下,核能所打算使用米格魯來進行實驗。李德偉解釋,藥物試驗分為對照組與實驗組,並針對高、中、低三種劑量檢驗對動物是否有不良影響。每組各10隻實驗犬,公、母各半。李德偉強調,藥物實驗總是會有犧牲,而這次的藥物實驗,只會針對高劑量的實驗犬進行解剖,了解藥物對其生理系統的影響。

對於是否能找到替代方案,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藥品及新興生技藥品組件任技正葉宏一表示,動物實驗行之有年,而美國、歐洲和日本等國家都已建置了合作的資料庫,共同分享對於動物實驗的資訊,包括使用的數量、藥劑等,換言之目前的資訊已能將實驗動物的使用數量降到最低,但若要使用替代方案,不一定有這麼多現有的科學資料可以輔助。葉宏一表示,少量動物的犧牲可以換取人類的福祉,研究單位也會儘量在這中間找到平衡。

核研所也表示,由於台灣沒有藥廠進行抗癌藥物的研發,因此核研所才會做新藥開發業務,目前核研所已有15張診斷藥物的證照,但治療藥物的研發這是第一次,也因為治療藥物必須有非嚙齒類哺乳動物的實驗證明,核能所才打算建置「犬隻放射性毒理實驗室」。李德偉強調,政府投入經費,不可能隨意停止,且許多病患及其家屬都很期待新藥的出現。

至於剩下沒有遭到解剖的30隻米格魯將如何處置,李德偉表示,這些實驗犬在進行排毒完成後,將會交由動保團體照顧或是公開認養,實驗犬的後續照顧規定事項,核研所也會載明在招標文件上頭,李德偉也坦言,希望能將實驗犬交給學術研究單位進行非藥物或毒物的相關研究,避免這些實驗犬二次犧牲。

農委會畜牧處動物保護科技證蘇欣怡強調,國外有實驗犬認養的案例,而台灣前幾年也有緝毒犬認養的活動,由於台灣民間的狗場大多呈現飽和的狀態,因此農委會建議實驗單位能夠開放民眾領養。但實際上實驗犬該如何妥善安置,核研所表示後續還得再與農委會研商。

不過曾經待過動物實驗室的蔡小姐表示,大部分的實驗後,動物身體都已造成損傷,因此只能選擇安樂死,至於健康狀況較好的動物,有些單位會將牠移交給下一個研究單位使用,或者有些學術機構會將動物交由學生領養。

而實驗動物的後續處理方式,都得在申請之初詳細載明於實驗計畫書中,再交由實驗單位自組的「實驗動物照護及使用委員會或小組」去審核,但蔡小姐也強調,即使實驗單位不依照計畫書執行,也不會有人去監督查核。雖然農委會每年都有外部查核,但委員也不一定會將現場狀況對照計畫書去看看是否有不符之處。

蔡小姐感嘆,雖然農委會建議能夠讓這些米格魯進行認養,但是台灣流浪動物數量這麼多,認養人數根本追不上,更何況事實驗動物。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