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324_190649391046356_100003038881823_323924_1267216017_n  

20日近500名的蘭嶼達悟族人分別從東西兩側前往核廢料貯存場,展開30年來第四次的「220驅逐惡靈」反核廢料抗議行動。」

這是一段標準的報導內容,但從這段報導文字中,讀者無法得知當天的雨下的有多淒厲,也無從得知走到核廢料場前路經的石壁裂縫,有多強烈的風,吹的人車搖晃,高舉的布條與旗幟啪啪作響,險些要被吹走。

從這段文字中,讀者也看不到穿著籐甲的達悟族人,眼神有多麼堅毅和無奈,讀者也不會感覺到,30年來與核廢共存,究竟對達悟族造成怎樣的影響,不論是健康、環境或心靈上。

DSCF5212  

----------------------------------------------

從台東機場出發,約25分鐘的飛行時間,就能到達4千多公頃的蘭嶼。飛機小,下降時晃的利害,沒有經歷過這種晃動的我們,緊緊抓著扶手,忍受因為壓力不平衡造成的耳鳴與疼痛,腦袋裡不斷閃著人生的跑馬燈。

由於並非旅遊季節,多數的商店沒有營業,感覺有些寂寥。2月濕濕冷冷的氣候就像台北一樣,不同的是蘭嶼的雨,來的一陣一陣,忍耐一下就可以撐過去,而台北則是滴滴答答的惹的人心煩。飛機上幾乎是同業,為了隔天的220驅逐惡靈行動而來,早一天與當地人熟悉,瞭解整體現況。

蘭嶼核廢場的租約早已到期5年,不過因為即使到期也沒有遷走,最後還是簽下合約,今年再度到期,而審查是否續約的土審會也已針對續租問題進行討論,雖然不少人傾向不再續約,但最後決定為何仍在未定之天。

續約問題影響到蘭嶼的回饋金,根據台電的說法,蘭嶼當地回饋金分為三類:第一類是核廢儲存回饋金,一年約2千萬,分給6個部落,由鄉公所組成回饋金管理委員會去管理,各部落分得2百萬,不過得要寫計畫申請,若超過時間沒有申請,將角回鄉公所公庫。

第二類則是地租用費與「就業輔導轉業金」,其中包括土地租用費大約一年23百萬,而「就業輔導轉業金」原本是32億元,但後來修改成644千萬,目前已發出88千萬。不過這部分是從2000年以後才有,而且只有兩次以現金發放給部落族人。

最後一個則是敦親睦鄰基金,每年大約45百萬,用在急難救助、獎學金等部分。每年都會有公文告知用在哪些項目上,又花了多少金額。

30年大約撥了17億的回饋金,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很多,不過外界卻不知道回饋金的發放和使用細節,因此對於回饋金或許有了過多幻想。當南田村村長直言,永久貯存場址帶來的回饋金,可以改善居民生活。或許就來自於這些幻想與誤解。套一句蘭嶼當地人說的話,「你看我們這個路這麼爛,像是有17億回饋金嗎?」就可以知道這些錢其實不一定能用在居民真正需要的地方,也因為如此,回饋金的發放與使用方式,成為當地族人討論的其中一個焦點。

或許有人會覺得,都給你們錢了,還吵什麼吵。但就像任何環境正義的議題一樣,補償已經是最末端可以做的事了,畢竟把垃圾丟在人家家裡,付一點清潔費也是應該的。可偏偏現在台電連「給錢」這件事也做的不夠好,錢既不是花在刀口上,擺在當地人有需要的地方,卻又拿給錢當成樣版,動不動提出來說自己有回饋。結果反而是拿了錢的人沒立場說話,感覺喊大聲一點就會被指為貪得無厭。

這是我在蘭嶼看見的第一個兩難。大家都說不談錢,但實際上大家都在談錢。可談的很隱諱,因為好像一談到錢,抗爭的正當性就不存在了一樣。而且自己不拿,其他族人卻有拿,難道要罵那些拿了的人。

回饋金成了一個難以碰觸的議題,既難以取得共識,也很難有個圓滿的解決方式。但它卻把根本的問題隱藏起來,讓人忘記,這筆錢是來自於當初國民政府欺騙達悟族人,強迫他們接受核廢料之後才給的補償,從一開始就身不由己被迫接受,到後來連用錢都用的身不由己,真他媽夠窩囊的。結果當初的始作俑者卻反而像沒事的人一樣,等著族人自己去吵出個什麼來。

FxCam_1329706836719    

----------------------------------- 

除了錢的事難談,核廢料的搬遷,更是一個難解的題。

記得220行動結束後,綠盟的人打電話來,順口問了一下他們對於核廢料處置的看法,畢竟現在放在蘭嶼,當地人不要,但搬到其他地方,卻是增加污染,搬與不搬都是兩難。

對於這個複雜的問題,他說,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但也因為核廢料具有這麼難以處理的性質,因此當政府在使用核電時,更應該思考他們留下什麼,也只有正視這樣的困境,才能更誠實的面對問題。

雖然達悟族人也提出台電可以將核廢料搬回三座核電廠存放,畢竟在電廠裡都配有設備相對高級的貯存空間,比起蘭嶼這個當初是為了海拋而搭蓋的臨時貯存地,安全等級肯定高上許多。問題是核電廠附近也有不少居民,除了現有的核電廠威脅,高階的燃料棒也都泡在電廠裡的冷水池中,若還要再增加負擔,恐怕對鄰近居民來說不一定公平。

核廢料的存放,成了一個弱弱相殘的狀況,面對政府決策毫無招架能力的人們,只能要求將這些沒人要的垃圾放到另一個弱勢地區。目前台電評估的低階核廢料永久貯存場,其中一個位於台東達仁鄉,又是另一個偏僻的原住民聚落。

回到台北後,攝影問我,怎麼看這整件事情。我想,對我來說,蘭嶼和台灣任何一個離島或偏鄉一樣,在發展的路徑上,是個被提前放棄的地方,所以我們會用欺騙的方式把一個有問題的東西丟在人家家裡,或者是隨便提一些白癡開發案,完全不去評估最適合當地發展的狀況,像是澎湖的賭場,或彰化的國光石化。因為這些東西可以帶來就業率、經濟成長,或者是回饋金額,所以政府預設了對方應該一副天賜恩惠似的跪下來痛哭接受。

可是當這些政策忽略了生長在這片土地上的人時,那失敗已然注定。只是失敗的背後,卻埋下許多兩難,讓承擔錯誤的人們,怎麼都難以解決這些傷痛,而造成錯誤的人,卻還執迷不悔。

IMG057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