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地緣關係,研究所那幾年,我老和指導教授、同學混在文林路靠近文林橋旁一條巷子裡的熱炒店。從晚餐時間開始喝酒閒聊,一直到隔天清晨才離去。

我記得巷子對面有間便利商店,巷子口則也有間豆漿店,我們曾經喝的太醉坐在便利商店前喝茶醒酒,也曾經和豆漿店老闆借廁所。甚至有次深夜,朋友喝掛,蹲在便利商店前大吐特吐,路邊的卡車司機卻不忘跑來和她搭訕,讓我懷疑這或許就是真愛

一直要好多年以後,我才知道對面那條有著便利商店矗立的巷子叫做「前街」,而它旁邊的郭元益博物館,則隸屬於某個政商關係很好的大人物。也是一直到許多年後,我才知道在我還在唸書期間,那塊區域早已開始規劃都市更新。而前街內,則有兩戶人家,因為都市更新的案子,從原本平凡的生活,成為人人喊打的釘子戶。

那是士林文林苑的都更案。

記得第一次去王家,王爸爸正在用電腦秀出他作的案情簡報,投影片作的相當專業,他訴說著他們是如何不願意參與都更,還有根本沒收到開會通知。以及那一陣子他們剛發現的消防安全違規。

看著建商提供的事業計畫核定本,郭元益那頭、緊鄰文林橋的道路,建商在事業計畫中只寫了「文林路17米計畫道路」幾個字,但是這17米包含了一座文林橋,換句話說,緊鄰文林橋的道路剩不到4公尺,而根據台北市消防法規,6層以上公寓必須有4米以上的道路,容許消防車輛進出。

消防法規的問題,凸顯了都市更新在審議過程中,由於缺乏現勘,加上民眾也常常「收不到開會通知」,因此在審議會上,委員頂多只能依靠建商給予的資料來進行審查,無法得知現場狀況。當然這不是都市更新才會發生的問題,大多數的會議包括環評、區域計畫委員會等,也都是以書面審查結果,而這些關乎到他人身家財產的規劃,僅僅是依靠專家學者在會議室裡大筆一揮就做出決定。

消防法規的問題最後還是被搓掉了,市政府反正就是說消防車進的去,所以沒問題。因為對公務機關來說,與其認錯,還不如繼續錯下去,反正拿命去賭的是別人又不是他們。

我也曾經想過,是不是價錢談不攏,才讓王家不想都更。問過王家,他們估價後房子值多少錢,王爸爸說,他不知道,他從來不想談錢,他就是不想都更。其實我並不覺得談錢有什麼不對,畢竟建商是要求住戶提供房子與土地,讓他們都更後賺大錢,那回饋原住戶也是應該的。加上都更程序中估價權力都掌握在建商手中,這中有許多建商動手腳的空間,所以價錢談不攏也是很正常的。但王爸卻只是單純的覺得,他從一開始就說不要了,建商卻硬把他們劃入,讓他們實在生氣。

不過建商也不斷強調王家開口要兩億,建商根本無力負擔,製造王家是死要錢釘子戶這種印象。而建商手中握有的「獅子大開口」證據,就是一張之前台北市政府要求王家一定要提出權利變換金額,王家迫不得已才寫下的手稿,而王爸爸說,開價兩億其實是兩讓建商知難而退。而那張手稿中,王爸在紙張上面寫了大大的「悲」,而且裡面也多是表達不願意都更的立場。但是這些台北市政府和建商都沒看到,他們只看到兩億這個數字。

---------------------------------------------------------------------------------------------------------------------------

後來中間一段時間,沒再那麼熱切的關心都更議題,一方面是案子沒有比較多的發展變化,另一方面則是手上的事情來來去去,也很難專注關心下去。

再重回王家,是今年初的輔導會議上,王家兩兄弟一搭一唱的簡報著,兩張相似的臉,配合的恰恰好,對著建商大吼,「我們不要都更,把我們排除出去。」

排除並非不可能,只是營建署不敢表達立場,只推說會請台北市政府研擬一下,而台北市政府也乾脆的很,只說了:「得要由實施者發動才行」就把責任推的一乾二淨。至於建商,則是表示他們是代替同意住戶來進行都更的代理者,如果要變更,也得是住戶同意,他們無權發動變更設計。

但實際上多的是件商在核定後又自行變更設計範圍的案例,而這次建商不願易變更,最大的原因就是它已經把預售屋賣掉了,如果要變更,那就得付出2億多的賠償金。

搞成這樣,政府完全沒有責任嗎?就是因為政府容許建商在事業計畫核定後即可開始出售預售屋,也是因為政府發給建照,讓建商可以拆屋,所以建商拆了同意戶的房子,也把預售屋拋售一空。結果同意住戶流離失所,加上已經賣了預售屋,也讓建商不願意變更設計。

錯誤的政策讓住戶成為犧牲者,但是政府打死不認錯,還打算動用強拆趕快拆掉王家,來個死無對證。 

這幾天王家一直風聲鶴唳,大家也摸不清楚哪時警察就帶著盾牌站在王家門口。之前聽說22日會動手,所以21日晚間網路緊急動員請大家來守夜。凌晨,我又回到那間便利商店前,只是這一次不是和朋友喝醉坐在路邊,而是來看一看守夜情況,即使知道自己幫不上忙,但我也想站在這一邊。 

捷運高架軌道下有許多人裹著睡袋入眠,也有人在旁邊走來走去,而聲援的人也架起網路直撥,將訊息傳給無法到場的人。夜宿場面我見多了,每一場都讓我鼻酸,什麼樣的政府,要把一般人逼上梁山,又是什麼樣的制度,要讓大家疲於奔命,只為了守著本就屬於自己的一點點財產。 

也許很多人會覺得,這不過就是「王家」的個案,拿錢就好了,為什麼要搞成這樣。錯了,這不只是一個個案,這也關係到政府如何看待都市更新這件事,一個連消防法規都不會遵守的都更案,還敢大言不慚的說什麼公共利益,如果這種屁案都能過關,恐怕更荒謬的都有。

如果這種屁案政府都敢為它強拆民宅,那每個人都要當心了,因為大家都可能是下一個,只是到了那時候,站在門口的警察不是保護百姓的保母,而是政商合流下的打手。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熊誠
  • 我們跟共產國家有啥不同~只是合法化圈地拆屋!
    台灣人有個陋習就是自己沒遇到就裝做看不見!
    俗稱不見棺材不掉淚~等遇到強迫都更再來叫!
    都更好不好~我不知道!
    但強迫他人參與絕對不好!
    都更被建商利益最大化後~可憐的絕對是人民!
  • 借分享~Thks.
  • 留個言吧 ...
  • 萊恩
  • 這文章讓我想起了一段歌詞

    社會黑暗,有許多的墮落
    每個王八蛋都有著一堆的藉口
    這種世界,我能夠說什麼?
    除了幹垢 (幹垢),還能做什麼?
    除了靠北(靠北),還能說什麼?

    這首歌,送給您聽聽
    http://www.indievox.com/song/43448
  • copymind
  • 寫得好 文章借分享 謝謝
  • peter shiau
  • 台北市民選擇國民黨,沒有足夠的制衡力量,當權者當然無所顧忌.無言.
  • Kaneda Huang
  • 好文幫推, 借分享 謝謝!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