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士林王家拆遷迫在眉睫,文林苑都市更新案爭議引發學術界的關注,26日都市計畫相關科系教授共同在王家外頭舉行記者會,痛批政府成為建商打手,縱容建商到處圈地。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副教授廖本全更直言,政商不斷抹黑擁有合法產權的王家是「釘子戶」,如果王家是釘子戶,那麼全台灣尚未流離失所的人都是釘子戶!在政府提供武器容許建商掠奪人民財產的制度下,隨時都會遭殃。

由於建商依都市更新條例36條向台北市政府申請代為拆除,連日來拆除風聲四起,士林王家也持續處在高壓的緊繃狀態。許多聲援的團體與學生聚集在王家,擔心市政府隨時動手拆除。士林王家的都更爭議也引起學界關注,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痛批,「現行的都市更新條例根本是容許建商在通過一定門檻後,就能強行掠奪不同意戶的私有產權。」等於是開了一道後門,讓建商合法進行土地徵收。

徐世榮表示,土地徵收必須符合5大要件,包括必要性、公共利益等,但是都市更新卻是無視這些必要條件,錯誤的以「多數決」作為可進行土地掠奪的要件。「政府鼓勵私部門進行都市更新,另一方面則不惜祭出公權力為私部門撐腰。政府等於是有錢者掠奪弱勢者權益的工具。」

台大城鄉所副教授康旻杰則質疑,過去政府動用公權力強拆民宅,至少還換來一個公園,「這次動用警察去強拆王家,換來的卻是建商的私利。我們這些納稅人,繳稅養政府、養警察,卻讓他們去為財團牟利,看在納稅人眼中,真不知道該作何感想。」他痛斥,如果今天王家遭到拆除,那就表示未來政府隨時能把怪手開到每個人家門前。淡江大學建築系教授黃瑞茂也表示,如果今天房子被拆,等於政府在向建商喊話,告訴建商政府願意幫他們剷除都更過程中的任何障礙。

目前王家後方緊鄰的建商都更用地上,已擺放了兩台怪手,正對著兩家兩戶的房舍,對王家造成莫大壓力。廖本全沈重表示,王家的案例,和前幾年苗栗大埔案一樣,唯一的不同在於,怪手已經開進大埔,而尚未開進王家。這兩個案子都讓人看見,「國家早已不為人民服務,甚至動用武力逼迫人民。」

對於建商不斷抹黑王家是「死要錢的釘子戶」,徐世榮痛批,王家不斷重申「家」對他們的意義,但是政府與建商卻是用「價格」來衡量。廖本全也強調,如果王家這樣擁有合法產權的地主,都可以被稱為釘子戶,那麼全台灣的人民也都是釘子戶,「因為我們還沒流離失所。」廖本全無奈,捍衛財產是天經地義的事,但在台灣,財產遭財團與政府掠奪,卻是那麼的容易。

雖然王家自始至終不願意參與都市更新,但是建商在拿到台北市政府核發的建築執照後,便將預售屋銷售一空,如果變更設計,將得付出巨額賠償金。只是王家還握有土地產權時,建商就能出售他們的財產,這些程序上的矛盾,行政機關卻不願面對。台北市都市發展局局長丁育群強調,發給建照後即可開賣預售屋是相關法令規定的內容,政府不能叫建商不要賣,「否則人家打訴願我們會輸。」

對於市政府推諉的態度,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理事長彭龍三表示,一般的建案實施者拿到土地使用同意書後,地方政府才會發給建照,但是都市更新的實施者卻不需要拿到「全部」的土地使用同意書,就能拿到建照,「有了建照就能賣預售屋,結果出現一個相當荒謬的現象──建商能依法賣掉別人的產權。」也因為這樣的結果,導致王家始終無法被排除在更新範圍之外。而同意戶、預售屋買主,也同為這次都更案的受害者。

另外從都市更新面向來看,文林苑緊鄰3米多和2米多的巷道,中國科技大學講師孫啟榕表示,這樣的基地上要蓋起15層樓的大廈,根本是超載,「容積過度膨脹的結果是基地負荷過重,對於生活環境並非好事。可見這樣的都市更新早已淪為利益的追逐,失去提升生活品質的功能。」

王家爭議儼然成為現行都市更新條例的試金石,凸顯現行法規的問題。專家學者都憂心一旦政府為建商代為拆除,便是確立了政府對待都更的立場,未來各地也將烽火連天。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研究員陳虹穎感嘆,今天要是拆了王家,就代表未來建商可以到處圈地,圈到哪、政府就幫拆到哪。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