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代健保去年1月強勢過關,但原本應該今年7月實施的新制,「健保費用協定委員及健保監理委員會兩會聯席會議」卻在日前表示,7月上路過於倉促。而行政院也在聽取衛生署意見後決定將二代健保延至明年1月才正式施行。對於行政院的決議,民間監督健保聯盟1日召開記者會,呼籲行政院不應延遲實施,而是應該修改二代健保,讓二代健保重回依「家戶總所得」收取保費的精神,否則以拖待變只是讓痛苦延伸。而前衛生署長楊志良也重炮抨擊,去年修法前臨時丟出的「補充保費」絕對是錯誤的政策。

二代健保經過專家學者多年討論,原本以「家戶總所得」作為收費基準,但卻遭到財政部和立法院財政委員的反對,並在修法最後幾天內,突發奇想的丟出「補充保費」構想,甚至延續過去以「六類十四目」收取保費的標準,結果導致一代健保的不公平無法弭平,同時也無法增加保費,讓健保黑洞得以消解。

所謂的「補充保費」是指未來包括兼職所得、執行業務收入、租金、股利等都必須額外繳納保費。根據衛生署的計算,補充保費部分一年可增加208億元,用來填補降低健保保費後的財政缺口。

不過補充保費收取計算繁複,其中還隱含了對職業的價值判斷,前立委、台灣女人連線理事長黃淑英表示,補充保費是從目前課徵所得稅的十類項目中取出六類增收,而這六類項目還各自有不同的保費費率。結果一代健保中六類十四目收費造成的不公平,在「補充保費」制度中持續加深。

黃淑英舉例,以薪資所得來說,一般薪資收取1.47%,而兼差所得卻要收2%,房租所得同樣也得收取2%,「但是兼差可能是因為家庭收入不足,所以得去兼差貼補家用,而房租則可能是一些老年人唯一的收入來源,現在卻還要收比較多保費,根本是增加不公平。」

而稅改聯盟召集人王榮璋也指出,「補充保費」的規定與其他社會福利的補助並沒有搭配完整,以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來說中度身心障礙可以獲得1/2的健保補助,那執行業務所得得要繳「補充保費」,「一個中度身障的人若去演講,依照補充保費扣繳2%的標準來算,2千元的演講費用要繳40元,但有補助一半所以只需繳20元。」

但是主辦單位並不清楚這樣的計算方式,「如果是全部繳納後再由健保局退稅,反而是增加了行政成本。」另外王榮璋也指出,由於補充保費是雇主和受薪者都得支付2%,「對於雇主來說,他當然乾脆不提報,這樣就可以少繳一些。而這部分衛生署的作業人員又沒有能力去稽查,所以根本追蹤不到。結果衛生署以為補充保費可以增加2百多億收入,其實根本收不到這麼多。」

而任內通過二代健保修法的前署長楊志良也指出,一個中低收入戶的小孩,若是去便利商店打工,只要打工時數達到一定標準,也得繳交「補充保費」,反而增加負擔。但是若是從「家戶總所得」來看,他的打工收入根本還不到收費標準。「這個補充保費制度根本是錯誤的!」

「寬不了費基、省不了手續、多不了保費!」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發言人滕西華直言,目前的補充保費無法達到健保「量能負擔,讓有錢人多繳一點」的作用。她建議,與其延後實施,反而更應該趁著現在因為保費暫時調升至5.17%,健保財務至明年尚不會出現問題前,趕緊討論修法,取消目前六類十四目的收費標準。

面對去年的修法結果,楊志良無奈表示,原本衛還委員會討論了大半年的修法草案,卻在最後讓從沒參與討論的財政委員全盤打翻,結果現在二代健保得要延遲實施,二代健保中提升醫療品質、照顧社會弱勢的功能也跟著被延宕。楊志良強調,如果立法院和行政院還夠負責任的話,就應該立即修改這個收費制度,回歸「家戶總所得」收費的精神。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