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Cam_1334199998606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土和水是他們身體的一部份,搶土和搶水,就是搶走他們的人生。所以他們不甘願,不甘願這些水這麼輕易的被拿走。」台灣農村陣線成員姚量議將彰化溪洲田中的泥土抹在臉上,站在行政院前氣憤的大喊。12日,也是農民第12次北上抗議中科四期搶水。上百位遠從彰化而來、平均年齡超過65歲的老農民,坐在烈日下等待行政院給一個答案。

2009年通過環境影響評估的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原本是為了光電面版產業而設,但近幾年面版業前景已大不如前,曾經打算進駐中科四期的友達光電,投資計畫也跟著推遲。招商不如預期,因此甫上任的國科會主委朱敬一提出重新檢討中科四期產業發展的想法。

雖然中科四期即將轉型,但一開始為了配合面版業開發而進行的引水工程卻沒有跟著暫緩,讓民間團體質疑,沒有廠商要進駐、沒有用水需求的中科四期,引水工程為何還要繼續進行?

加上中科四期中期引水工程,打算從彰化縣溪洲鄉的莿仔埤圳源頭埋設暗管,每日抽取6.65萬噸的農業用水,也讓當地農民憂心,一旦管線工程完成,農業用水將不知被偷偷引去何處,農民也將無水可用,因此彰化農民多次要求國科會應該停止引水工程的進行。

只是連續抗議,國科會、中科管理局和行政院卻只會互相推託,逼的農民只能選擇在行政院前靜坐抗議,要求行政院立即提出中科四期二林園區轉型計畫,同時將目前正在進行的引水工程暫緩。不過從上午10點開始進行的靜坐,行政院卻只願派出科長層級的官員出面回應,也讓農民砲轟「層級太低、無法決策的我們不見!」

FxCam_1334212370670  

前來聲援的詩人吳晟看著年紀一大把的農民們氣憤的說,「每一次來這種場合講話,最痛苦的是我必須壓抑自己悲憤。我很想罵人,但我必須冷靜。」吳晟悲傷的說,每一次農民在出發抗議前,都必須作許多準備,也得要一大早出門坐車北上,但是坐在辦公室的政府官員,完全沒有感覺,「你們出來看看,難道不會捨?」

雖然目前國科會已將產業調整的計畫送進行政院,等待行政院召開跨部會會議研商,但實際上行政院卻擱置了這項提案,始終沒有開會討論。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世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蔡培慧直言,中科四期花這麼多冤枉錢,現在國科會想要解決這個問題,但行政院卻不願意,「一直到現在它們還不認賠殺出。」

反中科搶水自救會成員吳音寧也直言,中科四期現在只有一間製作繃帶的廠商進駐,「中科四期開發經費489.6億,現在已花掉人民103.06億,只要中科四期一天不提出轉型計畫,每一天就是繼續花掉人民4千多萬的稅金。」

由於行政院不願意儘速解決中科四期的問題,所以即使朱敬一拋出「轉型說」,也無法發出公文要求彰化溪洲當地的引水工程停工。台灣農村陣線成員陳慈慧表示,停工必須有正當理由,經行政院認可,但行政院不想處理,結果國科會只能口頭要求停工,但對於地方包商並無約束力。後來地方反彈太大,國科會才發出公文表示停工三天,「雖然三天之內確實有停工,但清明節過後又立即復工。」

引水工程不停止,點燃當地農民怒氣,農民認為中央政府都已表明要轉型,為何還不儘快提出轉型方案,卻要繼續浪費錢,甚至讓引水工程持續下去。且引水工程不停止,當地對於中科搶水的疑慮就無法消解。吳晟質疑,大家都支持國科會提出轉型檢討,而今天農民反對的是「中科四期引水工程」,既然如此行政院何不就選在今日提出轉型方向,同時也讓引誰工程能夠停止。

只是靜坐了一整個上午,行政院都沒有善意回應,好不容易農民代表進入行政院內,卻只得到「2點半政務委員回來後會與農民見面」的回答。而當政務委員張善政與國科會副主委賀陳弘終於來到農民面前時,對於農民訴求僅表示,將會在一週內舉辦協調會、公聽會,針對中科四期轉型問題作討論,並邀請關心這議題的鄉親共同表達意見。

至於引水工程能否停工,張善政表示,因為有合約問題,因此無法隨意停工。而引水工程是否將列在協調會中討論,賀陳弘保證,「一定會納入議程」。之後兩人隨即轉身進入行政院內。毫無實質內容的回應,也讓頂著烈日苦等多時的農民憤怒且無奈。

FxCam_1334200035304  

「我從早上坐到現在,一直想流淚。」吳晟氣憤的說,因為我們面對的是一群沒血沒眼淚的暴力集團、沒有擔當的讀書人,「讀書人讀到這麼沒良心,一點擔當也沒有,看到大家坐在外面,他們還在辦公室裡吹冷氣,他們怎麼吹的下去!」

吳晟堅定的說,「今天大家在行政院前讓政府看見農民的意志與決心,如果一週後沒有善意答覆,我們就包圍行政院!」而吳音寧也強調,即使行政院並未同意讓引水工程停工,但農民回去後仍會誓死守護水圳,不讓怪手再動工。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