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_7187

圖片來源:公視新聞議題中心記者 鐘聖雄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台北市政府強力推動都市更新,不惜動用公權力強拆拒遷戶,此舉也引發民眾不滿。而遭到拆除的士林王家26日以自立造屋方式將組合屋蓋為原基地,象徵持續抗爭爭取居住正義。王家同時也要求市政府應組專案小組重新審查此案,並在公正公開的前提下與王家對談。

10幾坪大小的組合屋,屋裡只有簡單的小沙發和床墊,鍋碗瓢盆還堆在門邊,沒有家具和裝潢,雖然簡陋,但這個由王家自力建造的組合屋,卻是他們重建家園的第一步。看到房子蓋好,王耀德說,心裡真的很開心,感覺重回家園似乎並非不可能。完工當天,聲援者也都興奮的聚集在組合屋外頭,為王家加油打氣。

雖然王家開心入新厝,但實際上在整個造屋過程,王家與聲援群眾卻不斷遭到暴力威脅。24日王家開始整理基地上的土石,為後續組合屋施工作準備時,鄰近文林苑工地上陸續出現許多工人和不明人士,原本以為這些工人只會待在他們的工地內,但沒想到這些工人卻來到王家基地前,排排坐在基地前方監視基地上的工程進度,讓聲援同學不寒而慄。

雖然這些工人並沒有實際威脅王家與聲援者的舉動,但是數十人坐在基地前,讓人搞不清楚他們究竟想幹嘛,也讓王家人相當憂心。隔日雖然工人未再出現,組合屋也順利完工,但當天深夜,留守王家的學生卻看見許多黑衣人在文林苑工地附近集結。

由於25日當晚留守學生人數不多,因此大家都十分害怕,在場學生黃郁齡表示,因為學生太害怕,所以也趕緊報警,要求警方到場關切,「只是來到現場的警察只是站在附近袖手旁觀,學生請他們去詢問這些人要做什麼,警方卻說這是人家的工地,警察無權過問他們。」

數十名黑衣人雖然先行離開工地,但十幾分鐘後更多身著雨衣的不明人士分批進入文林苑工地,由於人數逼近百人,也讓學生開始恐慌,擔心這些人打算趁黑夜把王家新蓋好的組合屋拆毀,因此在網路上發出訊息,希望更多人到場協助。

不明人士的聚集讓現場氣氛劍拔弩張,在士林分局長協調下,文林苑的實施者樂揚建設律師許獻進與王耀德進行初步溝通,許獻進表示工人打算將圍籬封起來,而王耀德則認為,王家土地所有權還在自己手上,為什麼要讓外人圍圍籬,雙方無共識因此王耀德不願再予許獻進繼續對話,掉頭離去。

EDD_7353

樂揚建設委任律師許獻進。圖片來源:公視新聞議題中心記者 鐘聖雄  

過沒多久,文林苑工地上的工人開始向王家基地邁進,混雜在工人人群中的,還有文林苑都更案中的同意住戶。同意住戶對著留守學生和王家成員咆哮,指責學生違法佔領他人土地,同時要求學生立即離開工地,同時大喊,「我無家可歸,你們這樣對嗎?」但學生反駁,他們是在王家的土地上,沒有違法的問題。

而其他住戶也氣憤表示,同意戶在外流離失所苦等新居,但是現在學生卻佔領工地,導致工程無法進行,延誤大家回家時間,住戶質疑,「你們最正義,那難道我們不是弱勢嗎?」對於住戶指責王家造成都更進度受拖延,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成員郭冠均強調,造成問題的是建商和市政府,王家並不想要與其他住戶對立,因此大家應該共同向兩方要求解決之道。

雖然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希望大家能夠理性和平的解決問題,但樂揚的工人仍然不斷往王家基地逼近,同時推擠學生與媒體,造成好幾波零星衝突。黃郁齡表示,現場工地上有許多土石和鐵釘,工人不斷推擠對學生的安全造成很大的威脅,但是警察卻沒有以人牆隔開學生與工人,反而只是待在旁邊觀看。

由於學生和工人僵持不下,最後在士林分局長協調下,王耀德同意讓工人暫時圍起圍籬,但也強調隨後將會自己把圍籬拆除。只是當工人施工時,卻未先警告在場學生,導致許多人遭焊槍燙傷,被燙傷的學生驚慌尖叫,但站在一旁的警察卻無動於衷,其他學生要求警察處理,警察只表示,「如果有傷害罪你就去告啊,告了我們就處理。」面對警察消極態度,學生都感到氣憤難平,質疑這些警方到底是來保護學生維持秩序,還是來幫樂揚監工。

之後樂揚工人完成焊接圍籬工作後紛紛離開工地,但數十分鐘後卻駕著小山貓進入工地範圍,在王家組合屋後面不斷以小山貓剷起工地上的土石,讓待在組合屋內的心驚膽戰,害怕小山貓會毀損組合屋。留守同學詹惟文表示,當時有些學生離小山貓很近,但工人卻絲毫沒有停下動作的意思,而且小山貓只是不斷將土石剷起,刻意讓大家感到害怕,根本是公然在恐嚇學生。

EDD_7450

小山貓在王家組合屋外頭不斷鏟土,讓學生相當緊張。圖片來源:公視新聞議題中心記者 鐘聖雄 

而當記者詢問士林分局樂揚違法夜間進行施工,是否可以依法開單,但警方只表示,他們會勸導樂揚停工、離開。隨後在警方要求下,樂揚建設的工人才分批撤離工地。只是深夜遭到突襲,也讓學生擔心,未來幾天樂揚建設還會有其他動作。

對於為何選在深夜帶領大批工人動工,樂揚建設律師許獻進表示,會選在深夜施工,因為白天工地上有許多聲援者和學生,「人太多,我怕我們過去會激怒他們,所以才選晚上人少時過去,但去了之後發現,怎麼人還這麼多。我們是希望能和平處理才選晚上去,結果學生還趴在欄杆上不讓我們施工。」

許獻進也強調,由於上個月強制拆除王家後,樂揚一直沒有動工,同意戶不斷要求建商必須出面解決,所以樂揚才會去工地把圍籬重新弄好,「我們也是依法把它弄好,因為這是我們合法可以蓋的圍籬嘛。」他也解釋,雖然準備把圍籬圍起來,但會幫王家的組合屋留個通道,只是通道留在哪,許獻進坦言他也不清楚。

至於樂揚建設打算如何處理現階段的爭議,許獻進表示,王家要求原地重建是做不到的,「除非劃出王家後還能照原本的容積,那還可以考慮跟預售屋戶解約。」許獻進也強調,外界一直以為預售屋才是樂揚難以解決的問題,其實樂揚最大的壓力來自同意的36戶,「預售屋戶方面靠一些關係去解約也是做的到,但現在如果變更設計,原本選屋已經選好的同意戶就得重選,本來選在8樓後來變成4樓,誰會要?」

建商在這個案子裡是被動的角色,但現在市政府逼樂揚和王家談,許獻進坦言,等於是要樂揚面對全部38戶住戶,「市政府根本是在保護王家。那現在王家蓋起組合屋,其他36戶更生氣,一直逼的我們要出面。」

不過郭冠均反駁,市政府的確把責任丟給建商,但建商卻也只是不斷挑起兩邊住戶的對立,不論是預售屋解約或是變更設計重新選屋,都是建商自己要承擔的風險,但建商卻把壓力放在王家身上,讓外界以為是王家卡住整起都更案。

王耀德也表示,市政府當初待人來拆房子,現在卻一副不關它的事的樣子,對於市政府消極的態度,王耀德表示相當失望,他也質疑,如果市政府當初不強拆王家,今天大家還需要擔心小山貓在後方施工嗎?市政府既然造成現在的局面,就應該好好收拾殘局。

「而且建商拿選屋重分配等問題當藉口,談來談去還是在講『錢』,但我們強調的是在都市更新的過重中,滿足住戶對於居住的想像。」郭冠均表示,現在的都市更新全由建商主導,住戶連「規劃自己想住什麼樣的房子」都不可能,「我們希望能夠將居住空間的主導權重新回歸到住戶手中。」

王家遭拆除近一個月,郭冠均感嘆,由於一個案子的犧牲,才讓外界看見都更的黑暗面,「但非得等到這麼嚴重,才能喚起各界關注。」郭冠均說,現在王家重建一個組合屋,因為我們都意識到,王家不是一個個案,蓋上組合屋不僅是要讓重新回家生活成為可能,更希望留下一個地標,告訴許多我們還沒見到的受害者,我們都在這裡,在這裡一起支持他們。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