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Bersih!」去年79日,馬來西亞「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發起第二次要求乾淨選舉的示威遊行(Bersih2.0),海外僑生也紛紛響應。428日馬來西亞淨選盟再次發起「Bersih3.0活動」,要求第13次大選前完成選舉制度改革,同時要求馬來西亞政府暫停關丹稀土廠的設置。台灣方面台北、台南與花蓮三第的僑生也紛紛響應這次活動。

在自由廣場前,約5百名馬來西亞僑生身著黃色上衣,高喊「Bersih」。學生解釋,「Bersih」在馬來西亞文中指的是「乾淨」,乾淨選舉則是民間這幾年極力推動的訴求。去年淨選盟發起遊行,要求改革選舉制度還給人民乾淨選舉,但是遭到警方強力驅逐,警方不但向遊行民眾噴射強力水柱,甚至發射催淚彈。

當天在馬來西亞參與活動的練同學表示,警方首先封鎖了周邊地鐵,大批警力接著向人群丟擲催淚彈,「我因為比較晚到現場,所以躲過水柱的攻擊,但卻親眼看見催淚彈從我頭頂非過去。」雖然淨選盟成功號召萬人接街頭,但實際上馬來西亞政府並沒有進行多大改革,練同學表示,「我們只看到更多貪污的消息傳出來。」

79日得遊行之後,馬來西亞政府也提出修法來回應民間,不過來自銘傳大學的伍同學表示,馬來西亞政府推出的修法,只是在敷衍民眾,「420日當天馬來西亞政府在8小時內就通過『選舉犯錯法令修正案』,而且這項修法把過去的監票人制度刪除,因此未來選舉開票時將無人在場監督。」伍同學也指出,修法後也要求投票期間的觀察員需在投票所的150公尺之外監看,根本毫無監督效力。

「另外政府雖然修改『內部安全法』,要求警察不能毫無理由逮捕民眾,但實際上卻又新增另一條法令,讓警察可以依任何理由逮捕民眾。甚至增加了『和平集會法』,處處限制民眾集會的可能。」就讀中央大學的陳同學表示,政府所有的修法都是企圖以假改革來回應人民,之後又另起新法以不同面目來箝制人民。因此今年大選前,淨選盟才會再度發起抗議活動,要求確實改善選舉制度,他強調,「我們要求的不過就是一個民主國家裡最基本的權力!」

由於目前馬來西亞民眾必須先登記為選民才有投票權,而選舉名冊中確有許多幽靈人口,且海外僑民即使登記為「郵寄選民」打算以郵寄選票方式參與投票,國外大使館也不一定設有投票站,等於限制了投票的能力,讓民間對現行選舉制度感到不滿,因此淨選盟要求首先應該重新整理選民冊,同時改革郵寄選民方式。

另外因為馬來西亞的大選並無確切日期,是由執政黨臨時宣布,因此民間也要求必須有至少21天的選舉期,讓候選人有足夠時間準備,「否則只有執政黨知道時間,他們就可以先準備好,對其他候選人並不公平。」陳同學表示,下次大選預計會在今年中舉行,民間希望在第13次大選前,選舉委員會能完成改革。

除了要求改變選舉制度,這次Bersih3.0還另外結合了「綠色集會3.0」。綠色集會主要抗議馬來西亞政府與澳洲萊納斯稀土公司簽約,打算在吉隆坡東北方約260公里處的彭亨州首府──關丹設立稀土提煉廠。由於稀土提煉過程將會產生輻射廢棄物,而目前這些廢棄物的處理技術尚未成熟,也讓關丹居民反對這項開發案。

家住關丹的劉同學說,目前馬來西亞14個州中就有6個州遭到公害污染,而馬來西亞之前也發生過稀土廠輻射污染事件,當時造成污染的日本公司在設廠前根本沒有告知當地居民,讓當地人以為那只是普通工廠,一直到民眾血癌比例上升,公害污染問題才爆發出來。

因為發生過類似事件,加上這次設廠過程一樣黑箱作業,因此關丹居民並不歡迎稀土廠進駐。只是馬來西亞政府仍不顧民眾反對執意進行簽約。劉同學指出,馬來西亞政府可以從這項合約中獲得108百億馬幣的利潤,但這項開發頂多只能提供3百個工作機會,還有龐大的污染問題,「讓人質疑政府為了自己荷包,出賣了人民健康與安全。

今年226日關丹舉行一場抗議活動,「我母親60多歲了,當天一大早做8小時的車去參與這場抗議,因為我們不希望稀土場設在那裡。」劉同學表示,不論是萊納司或是馬來西亞政府,對於如何處理廢棄物都說不清楚,他質疑,「連澳洲都無法處理的稀土廢料,馬來西亞這種連蓋水庫都會倒的政府說它有辦法處理,誰能相信?我們反對稀土廠,因為反對公害污染,和這種已開發國家欺壓開發中國家的手段。」只是目前相關的執照卻已經發出去,萊納斯稀土公司馬上就可以營運,而第一批稀土也將在2週內運達。在此之前,民間也只能不斷透過抗議活動表達訴求,以求阻擋稀土廠的營運。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