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母親節前夕,中科四期引水工程的包商將怪手開到彰化溪州莿仔埤圳前準備施工。當地作家吳音寧立即蹲坐在怪手前,阻擋工程施做。之後執法單位以「強制罪」的罪名打算提告,也讓藝文界發起聲援連署,痛斥政府搶水、作家護水,居然還要挨告,政府這樣的作法無疑是對農民、對水圳提告。29日藝文界也舉行聲援記者會,呼籲早已失去正當性的引水工程必須立即停工。

由於中科四期面臨轉型,原本預計每日使用16萬噸的水、中期調度農業用水6.65萬噸的需求也將消失,因此溪州農民要求,中科四期正在施做的引水工程已無必要性,應該立即停工。溪州反中科搶水自救會為長謝寶元指出,現在中科都已經要轉形成低耗水產業,但是國科會在彰化舉行的公聽會上頭,農民要求國科會立即停工,或者從水尾取農業剩餘用水就好,國科會卻也沒有具體承諾,謝寶元痛斥,政府不願停止一個沒有必要性的工程,根本就只是為了「工程」本身。

歌手陳明章也質疑,友達光電都已經表示不會進駐中科四期,現在卻還繼續惡搞,「難道我們就不能使用海水淡化嗎?我們的技術有那麼差嗎?非要搞到沒水,害農民只能抽取地下水,害高鐵變廢鐵!」

對於國科會始終不願停止引水工程,吳音寧氣憤落淚,「身為一個農家子弟,我要向有權做決策的人說,請你們不要習慣性的欺負農民、欺負土地,欺負滾滾流動的水。」她說,從510日怪手開到水圳邊之後,當地農民搭起帳棚每日守護,至今已經20天了,這中間農民不斷面對警察和怪手帶來的威脅。

「一年來我們不斷呼籲,這條水圳的水是要留給大地、留給農田的,不應該來搶奪。」吳音寧憤怒的強調,作家會用手上的筆,記錄下這些有權做決策的人做出的決定。而當地農民蔡麗月也哽咽表示,種田的人只是想為大家留一口飯吃,「每個人都要吃飯,這樣的道理每個人都懂!我們只是想讓大家有飯吃,這樣有過份嗎?」

而同為彰化子弟的導演陳文彬則氣憤指出,彰化近年不斷以土地開發作為發展手段,這樣一個失去開發合理性的中科四期就是土地開發的實例。陳文彬強調,地方勢力要的不過就是周圍土地開發的利益,而這些利益又將反過來鞏固這些勢力。結果最直接面對地方派系問題的就是當地居民,他們阻擋了派系的利益,隨時都得承受在暗夜中莫名出車禍的風險。

「今天農民不只是擋在怪手前,更是擋在黑金政治的前方。」陳文彬強調,一旦農民成功阻擋派系的侵襲,地方派系的維持也就面臨挑戰,也因為如此,地方派系才會想盡辦法要讓怪手挖過去。「而這件事情中最可惡的,莫過於國科會的學者們,他們明明知道中科四期有問題,卻不敢秉持知識份子的良心說真話!」

雖然中科管理局強調中科四期能夠帶來工作機會和地方發展,當地農民也認為這些都是幻想,農民鄭先生說,「當年六輕也承諾會提供6萬個工作機會,結果呢?我們說支持,只是不想讓他們說我們少數人阻擋地方發展,但中科蓋好之後他們就會知道,一切都是空談啦!」溪州鄉長黃盛祿也在日前的公聽會上質疑,國科會說要帶來就業機會,但是抽乾水圳的水,導致沿線農地休耕,就已經先害許多人失去維生工具,遑論什麼就業機會。

對於擾擾一年多的中科四期用水問題,水利署主任秘書田巧玲表示,由於轉型後中科用水一日僅需2萬噸,因此自來水公司可以穩定支應48百萬噸用水,而其他1.52萬噸的水量,則以「區域調度」方式來供應。目前水利署正在推動「節水行動方案」,工業、農業和民生各方面都必須節約用水,從這些節省下來的水量中,應可以提供給中科四期使用。「而這個方案已經經過各部會協商,7月底到8月之間也會報行政院,希望能在年底前核定。」

對於水利署表示能夠協助用水需求,國科會副主委賀陳弘則說,水利署以發文表示2020年以後區域管網的調度可完成,因此能夠支應中科長期用水,那在這之前的用水需求,水利署既然有其他方案可以供應,國科會也很樂意,「畢竟我們沒有非要用農業用水不可。」但因為這個方案尚未經過行政院核定,因此還得等行政院決議。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