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血汗醫院的畸形班表嚴重壓榨護理人員勞動力,也讓許多護理人員受不了工作狀況紛紛離職,導致護理人員人力嚴重缺乏,為了改善護理人員勞動條件,512日國際護士節當天,基層護理工會也前往衛生署抗議,要求衛生署正是畸形班表的問題。只是一個月過去,衛生署僅發文要求各級醫院遵守勞基法相關規定,對於改善班表問題沒有更多作為,也讓工會再次前往衛生署抗議,要求衛生署拿出實際改善現況的方法。

 

工會成員陳玉鳳表示,外界可能以為護理人員是在爭取自己的勞動權益而已,但是護理人員的勞動權益,關係到病人的安全,有好的勞動條件,才能有好的照護品質,陳玉鳳直言,雖然勞動權益是屬於勞委會的權責,但是病人的照顧品質卻是衛生署的主管範圍,難道衛生署不需要為了病人安全而協助讓護理人員勞動權益獲得保障嗎?

在萬華某養護中心擔任護理人員小米也指著自己的班表說,他們的班表常常是小夜班接著隔天上白班,之後休假一天又輪大夜班,中間休息時間根本不夠,回家就是昏睡。「而且我們只有9個人,要照顧117床,每個班要6個人,只要一有人請假,人力就相當吃緊,之前同事出車禍請假,護理長卻還是叫他來上班。明明人力不足,但是老闆卻不願意多請人。」擔任護理人員4年,小米每次健康檢查肝指數都過高。

中部某署立醫院的醫護人員小花也提出自己的班表表示,她常常10點上班到晚上8點後回家洗澡休息,晚上10點再回到醫院繼續工作到凌晨45點,之後又輪著白班早上8點工作一直到下午4點才能回家。有時候本來晚上10點下班,但開刀房業務量較多時也必須留下來協助,一直到凌晨才能離開,「因為這樣的工作狀態,讓我得了胃潰瘍,也只能選擇離開。」

而這類畸形班表並非特例,多數醫院的護理人員大都經常性的面對一週內多次轉換班別、導致作息大亂,或者小夜班之後輪著白班,中間只能休息8小時、睡眠時間嚴重不足的狀況。

雖然之前衛生署曾經邀請專家學者和醫院代表研商如何讓醫護人員人力回流,並且提出幾項作法,但是這些代表根本沒有基層工作人員,裡面院方代表所屬醫院甚至還有血汗勞動問題,陳玉鳳質疑,請問這些醫院代表他們要怎麼改善自己院內的狀況?

但即使工會要求衛生署出面解決畸形班表問題,衛生署卻選擇冷處理,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成員劉念雲表示,一個月來工會和衛生署聯繫,但衛生署僅派出公關室主任來回應,當工會好不容易聯絡上護理及健康照護處科長陳妙青,陳妙青卻要求工會與衛生署對談時不准有媒體在場,也不能有其他勞工團體代表陪同,讓工會相當不滿。

但面對工會再度抗議,衛生署這次仍然派出公關室主任王哲超來應對,王哲超表示,衛生署已發文給各級醫院,要求醫院必須遵守勞基法第34條相關規定,「勞工工作採晝夜輪班制者,其工作班次,每週更換一次。但經勞工同意者不在此限。」

只是這樣的回應讓工會相當不滿,劉念雲質疑,現在各級醫院都提出「護理人員彈性排班同意書」,要求護理人員接受畸形班表,「當資方拿出這樣的同意書要求簽名同意時,請問那個勞工敢不簽?」前來聲援的人民火大聯盟成員周佳君也詢問,當醫院要求護理人員同意彈性排班時,衛生署的立場又是什麼?

對於勞工團體的質疑,王哲超強調,護理人員如果不同意可以不簽名。而此言一出也讓在場護理人員噓聲連連,痛批衛生署官員根本不知人間疾苦,也不懂勞動現場的權力不對等,並且大聲質疑「如果不簽事後遭到報復,或者丟了工作,衛生署可以保護我們嗎?」

對於護理人員接連上街抗議,照護處處長鄧素文則強調,525日時衛生署已發文要求各級醫院遵守勞基法,一旦地方勞工局查獲違法,就是立即開罰,而護理人員如果發現違法也可以向衛生署檢舉,衛生署都會保護檢舉人。鄧素文強調,「我們必須依法辦理,那現在母法就是勞基法,所以我們也有要求醫院要遵守勞基法。」至於工會要求是當休息時間以48小時為限,鄧素文也強調這部份也可經由勞資協商去協定。

只是勞動檢查人力不足,一年頂多抽檢5070家醫院,無法全面防堵畸形班表,且勞資權力不對等下,勞資協議往往都是勞工單方面接受資方要求,因此工會也要求衛生署明訂,彈性班表同意書必須由勞方主動提出,而不能由資方要求,但王哲超僅表示這項意見會再帶回研議,現場並沒有明確回應。也讓工會氣憤,強調會持續抗爭,直到衛生署能拿出具體解決方案為止。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