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375隔了這麼久,建商終於又有動作。原本規劃好一早到原能會反核二廠倉促重新啟動後,可以輕鬆回去休息慢慢寫稿,但一大早就接到消息,士林王家那邊建商與同意戶帶著工人和機具開始動作,而工人甚至與學生發生口角,又拉又抬的將學生搬離現場,並搶強行在王家嬸嬸的土地上蓋上一個鐵皮屋。

這樣的舉動,實在相當挑釁。畢竟建商工地一大塊,他如果是因為覺得王家有鐵皮屋他也要有一個,大可以在他自己的工地蓋,要蓋幾層隨便他,但偏偏蓋在嬸嬸的土地上,就像在宣告「這是我的」一樣。

原能會的記者會在主委蔡春鴻死不露面,派出來的其他人又亂扯一番,最終惹怒群眾,一陣推擠拉扯後終於結束,但時間也已經接近中午。已經被曬到頭昏腦脹但還是想趕去王家看一看狀況,結果一去正好碰上對方的鐵皮屋「落成」,工人進行著最後一道手續──鎖上門板的螺絲。旁邊的工人不斷強調他們並非建商找來的工人,而是由同意戶出資聘僱的,至於為何把組合屋擺在嬸嬸的土地上,工人只推說不知道(但雖然工人推說是同意戶找的,不過現場建商的人也都在,而且講話也很大聲)。

王家人氣不過工人盤據在自己土地上,對著工人道德勸說,要他們別賺這種黑心錢,好說歹說才把工人弄走。換留守王家的學生坐在嬸嬸的土地附近,幫忙守衛這塊土地。聯盟和王家以及其他學生則陸續討論跟怎麼把對方的鐵皮屋弄走。例如用千斤頂把鐵皮屋架起,之後在將鐵棍放在下方,把鐵皮屋滾到旁邊去。

沒想到還在想著怎麼做,工人卻一個箭步衝上怪手,對著自家組合屋開挖,讓在場的人嚇了一跳,以為工人良心發現準備崩了他們自組的鐵皮屋。但怪手並沒有真的挖下去,而是讓它恰恰好停在鐵皮屋屋頂上方,頂著鐵皮屋不讓別人有移動的機會。而移動完怪手的工人,再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出駕駛座,消失在建商的工地。

IMG378  

看到對方使出這麼一個讓人超「蛤」的招數,學生和王家人衝到鐵皮屋與怪手搭配而成的奇妙組合前,一邊拍照一邊罵,「沒看過這麼無恥的建商!!」老實說工人的舉動著實讓我笑出來,建商與王家之間的過招已經到了讓建商不惜耍幼稚也要爭一口氣的地步,可見聯盟和王家也真的把建商給逼到。但如果要花這麼多力氣在這邊搞小動作,還不如好好想想該怎解決他們捅出來的爭議。

事件在工人五點準時下班離開後暫時落幕。不過耐人尋味的是今天稍早之前建商經理拿出來的一份公文,建商說他們是因為台北市政府要求要「改善工地」,所以才跑來搞東搞西(阿不是說工人是同意戶找的,為什麼同意戶的工人動工卻是建商拿公文解釋動工的理由),經理說,晚一點他們會連王家的組合屋一併給拆了。

這份公文其實是建商申請「放樣勘驗」後市政府給的回函,而公文中要求建商必須做到一些內容後再提出申請,包括「改善方案未依施工計畫內容施作」、「執照列管事項未達成項目」以及「其他列管事項」中的計畫道路開闢未依相關向市政府主管機構申請辦理。換句話說這份公文和要把王家組合屋一併給拆了一點關係也沒有。不過建商還是拿著X毛當令箭,吆喝著要怎麼著怎麼著。

而公文裡未依施工計畫施作的項目包括了:組合屋、沖洗設備、臨時廁所等設施,看起來似乎是工地裡需要有配備這些東西後,建商才能申請放樣勘驗,不過台北市建管處解釋,不是建商要在工地上有組合屋,而是工地必須淨空(現在是有組合屋和戴立忍導演捐贈的廁所)再來申請,那時政府才會同意並前往現場放樣勘驗。至於怎麼要達到工地淨空,建管處只說大家自己想辦法。簡單來說市政府就是只看結果不問過程(不過這個曖昧的答案卻留下許多想像空間,例如建商晚上偷偷把王家的組合屋拆了可不可以?)。

而且建商要淨空工地,但王家的土地算不算建商的工地一部份?現在王家堅持自己還握有產權,建商把鐵皮屋放在他們土地上就等於是侵佔他們的土地,而建商這邊則認為自己對工地有管理權,既然是自己的工地,愛放什麼就放什麼。在產權模糊的前提,市政府不願做出決斷,而是轉交給中央進行解釋,且中央解釋還沒下來以前,兩邊也只能不斷以訴訟方式解決。而一開始鼓勵建商參與都市更新,甚至不惜以容積獎勵作為誘因吸引大家進場,並且核准了這個案子且協助強拆的台北市政府,兩手一攤右邊要求建商清空工地,左邊要求中央解釋產問題,然後他只要等著「依法行政」就可以,完全沒有它的責任似的。

且除了改善方案未依施工計畫施行之外,建商也有尚未完成的列管事項,包括開闢後街6米計畫道路的相關申請。但後街上有兩棟5層與6層樓公寓並沒有參與都更,在而現況測量道路寬度不過2.6米,在兩棟公寓卡住轉角的前提下,建商要怎麼規劃6米計畫道路,台北市政府又怎麼配合優先協助興闢公共設施?(關於6米計畫道路的問題,文林苑建案的審查資料中,台北市都發局第三科葉姓幹事曾經在會議中提出質疑,並要求建商將這兩棟公寓「協助併同開闢」)

因此這份公文不但透露出市政府逃避自己的責任,更顯示出都市更新案件的審查過程有多粗糙,許多委員會許踱於基地現況和空間配置根本不瞭解,只能紙上談兵的討論這個都更案可不可行,甚至當有些人發現問題要求建議建商改變時,建商也可以不理會它的質疑,在書件中虛晃一招後照樣通過審查。

回到今年3月士林王家漏夜遭拆除的那天,聯盟和學生手拉手坐在王家前,高喊著「重審爭議」,因為整個案子有太多爭議無法釐清,卻要王家人陪著捲入這個不明不白的都更遊戲裡。

IMG110 - Anne,Rain,Grung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ooey 的頭像
zooey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