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618日泰利颱風直撲台灣前夕,原能會選在下班時間火速宣布出現錨定螺栓斷裂,以及反應爐爐心襯板龜裂的台電核二廠一號機重新啟動,引發民眾憤怒。22日環保團體也發起「原能會主委違反公共危險罪」活動,號召民眾前往原能會前抗議,要求原能會將一號機關機,並重新召開聽證會,公布相關資訊,讓民眾瞭解一號機狀況。

一號機在今年3月維修時發現7根錨定螺栓出現斷裂情況,之後台電也緊急自行修復,並對外保證其他113根螺栓不會有問題,但卻被民間工程師踢爆,台電進行二次檢測時,反將機器敏感度調低,讓裂縫看起來只是機器誤差值,還對外宣稱沒問題。即使檢驗方式不被民間專家接受,原能會主委蔡春鴻仍強調,運轉一季(18個月)也不會有事,如果出事願意下台負責。

「但是如果台灣發生核災,這是蔡春鴻下台就可以解決的嗎?」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秘書長洪申翰質疑,原本在設計上屬於不會損壞的錨定螺栓,如今在核二廠運轉30年後卻出現裂損,而原能會卻僅能保證18個月的安全期限,這樣的說法令人無法接受,「而且依照蔡春鴻的邏輯,那核電廠裡的零件都只要保固18個月即可,反正大修時再換新就好。」

洪申翰也強調,螺栓斷裂的原因與維修個過程外界全都不清楚,立法院要求原能會召開聽證會,向民眾說明並釐清爭點,但原能會卻草草開了一個聽證會,而且根本還沒開完,就專斷決定重啟核二廠一號機,「如果原能會與台電對一號機這麼有信心,就應該趁著聽證會時向民眾解釋清楚,而不是拒絕溝通。」洪申翰也直言,如果原能會對自己的決定完全問心無愧,為什麼重啟一號機的過程如此偷偷摸摸。

除了環保團體,許多民眾也自發性的帶著他們心愛事物的相片來到現場,象徵一旦核災發生,這些東西也將隨著消失無蹤。在新竹擔任教育工作者的羅士哲帶著自己的遺照說,在前往原能會的路上,有個太太看到他帶著遺照後對他說,「這翻過去啦,不好看!」但立即有路人出面回應那位太太,告訴她這沒什麼好看不好看,一旦發生核災,大家都得變這樣,羅士哲強調,「核災就是一個會讓大家走的不明不白的東西」。

羅士哲說,知道核二廠一號機重新啟動後他真的很害怕,害怕他得要客死異鄉,「而且如果真的發生核災,我們現在這個政府有辦法解決嗎?政府能保證部會發生暴動嗎?而且當北部的人往中、南部逃難時,又要怎麼疏散和安置?」

另外兩位女學生也帶著黑白的台灣地圖來到現場參與抗議,女學生說他們只是很普通的一般人,每天唸書、趕論文,但是政府一個決定,卻可以隨時毀了大家普通的生活,他們只希望原能會能更慎重,而不是如此草率、黑箱的拍版定案。

對於原能會趁著颱風前宣布一號機重新啟動,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方儉也表示,核電廠運作40年來,台電從來不會在颱風天前啟動機組,因為颱風來臨時,垃圾可能會堵住冷水進水口,導致機組必須降載,但這一次原能會卻偏偏選在颱風天前啟動機組,「還好這次颱風沒有太嚴重,可見是老天再給我們一次機會。」

對於原能會倉促決定重新啟動一號機,民眾要求蔡春鴻出面解釋清楚,不過原能會卻以蔡春鴻另有行程、不在辦公室為由,首先派核管處副處長張欣出面回應,而張欣也僅強調,重啟一號機是經過相關法規審查並核准,和以往每次大修完的重啟程序沒什麼不同,

但這樣的回答令現場民眾感到不滿,洪申翰也質疑,這次一號機發生螺栓斷裂,怎麼會和以前大修的狀況一樣,且之前召開的聽證會尚未結束,原能會為何不再召開?對此張欣表示,「核二廠一號機已經啟動了」。讓到場聲援的民眾更加氣憤。隨後民眾也要求讓可以決策的高層出來面對,而不是派副處長出面當砲灰。

幾分鐘後,副主委周源卿來到現場向民眾解釋,原能會的確有意願召開聽證會,但是卻遭到民眾杯葛而無法順利進行。他也強調,依法審查重啟申請,如果審查通過卻不讓台電重啟,就是原能會怠忽職守。

不過參與聽證會的立委田秋堇反駁,聽證會的通知是在開會前一天接到,且會前也沒有召開準備會議,先整理出彼此關心的爭點,以供正式會議上討論。洪申翰也痛批,原能會在召開聽證會的程序上明顯有瑕疵,核二廠周邊居民根本無法進場聆聽,還得依靠立委協助才有辦法進去,但原能會卻反過頭責怪民眾杯葛會議。田秋堇也強調,當天主席、副主委黃慶東宣布「擇期再開」,因此聽證會根本還沒開完。

但對於這些質疑,周源卿只推說當天狀況他不知情。並保證「民眾覺得聽證會有問題,我會再和主委討論,再召開一次會議。」而洪申翰也立即要求,「必須先停機、再開會」。但周源卿堅持不願承諾,僅表示會報告主委,隨後便轉身進入原能會。

對於原能會閃躲態度,洪申翰感慨,長久以來民間和原能會無法建立透明的溝通機制,原能會也總是以專業霸權的姿態拒絕公開資訊。但透過聽證會,可以讓雙方聚焦對話,「只是啟動聽證會的權限畢竟在原能會手中,因此民間仍然會持續要求原能會先停機、在開會,把事情對民眾說清楚。」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