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無能政府欠工人、還來討債不要臉!」15年前因企業關廠而失業的關廠工人連線,透過勞委會取得「關廠歇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但當年說好無須償還的貸款,如今勞委會卻發出通知向勞工催繳,讓這些勞工15年後再度前往勞委會前抗議,以4日、5日連續夜宿方式抗爭,要求勞委會停止對勞工追債,並痛斥勞委會無力向欠薪的老闆要錢,反而針對勞工逼債。之後勞工也相繼前往行政院、監察院和總統府前抗議。

今年已經70多歲的呂黃盞站在勞委會前欲哭無淚的說著,我先生過世、兒子5年前也離開人世,媳婦和兒子離婚改嫁,現在剩下9歲和10歲的兩個孫子要我照顧。生活都過不下去,政府還來跟我要錢。如果真要追債,我只有死給政府看,要不然就是去搶銀行,被抓到了我再說是勞委會跟我要錢。

呂黃盞是聯福製衣的女工,10多年前老闆惡意倒閉關廠後,400多名工人一夕失業,聯福勞工自救會與其他因資方惡意倒閉而受害的失業員工共組「關廠工人連線」,以各種抗爭方式要求政府出面解決。1997年勞委會提出「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讓勞工向勞委會申請借貸。名義上雖然是貸款,但實際貸款金額是以個人年資換算的資遣費,由勞委會代替資方將資遣費先給付給勞工。

在聯福工作16年的謝小姐說,當初勞委會叫大家去申請貸款,還說第一年不用利息,而且第一年內就會把資方的債務處理好,拿資方的錢來補勞工的借款,不需要大家還錢,「沒想到一年拖過一年,土地廠房拍賣之後賣了4億多,拿去還銀行之後就沒錢,也沒解決勞工被欠錢的問題。」謝小姐氣憤表示,當初臥軌抗議還因為公共危險罪上法庭,換來勞委會說讓勞工貸款且不用還,結果10多年後勞委會居然跑來跟勞工要錢,早知道勞委會會向勞工追債,根本不會借這筆錢。

雖然勞工都認定這筆貸款就是勞委會代位求償,先幫資方給付的資遣費等,而勞委會應該轉而向資方討債才對,但勞委會強調,代位求償的部分是「薪資墊償」,這筆貸款完全是因為當時資方的資產拍賣、還錢給銀行之後已無多餘的錢可以清償對勞工的債務,為了讓勞工保持基本生活,因此貸款給勞工。

職訓局就業輔導組組長黃孟儒強調,雖然勞工看到勞委會的通知書說要上法院都很緊張,但實際上走法院強制執行這條路是對勞工最好的解決辦法,他解釋勞工只要拿到法院發出的支付命令後20天內可以向法院提出異議,而在法院中也能提出無工作能力或有還款困難的證明,之後勞委會向勞工拿取「債權憑證」後就算結案,不會繼續催討債務。而有還款能力的則可向律師討論如何分期還款。

至於資方積欠勞工的債務,勞委會為何沒有協助勞工追討,黃孟儒也表示,債務部分就是拍賣資方資產之後,再依照債權順序償還,那因為有些資方在清償積欠銀行的欠款後就沒錢了,所以也沒辦法還錢給勞工,如果是這種情況,勞工可以向資方提告。

不過對於勞委會的解釋,謝小姐相當不滿,她表示這樣的處理辦法根本有差別待遇,「什麼叫做沒有還款能力就不用還?這些錢本來就是勞工自己的,當然不用還,現在欠錢的是老闆,勞委會應該去向老闆要錢才對。」謝小姐氣憤表示,這些惡性倒閉的老闆並非沒錢,他們在國外的工廠一間比一間大,政府有公權力就應該去清查他們的資產狀況,並且向他們追討積欠勞工的債務,怎麼會是無力向資方要錢,就來找勞工追討。

自主工聯執行長朱維立也痛批,勞工債務被擺在銀行後頭,每次都是還錢給銀行後就沒錢還給勞工,「勞工團體多年來要求政府應該保障勞工的債務清償優先性,但是勞委會根本沒有做,現在只叫勞工向資方提告,根本是卸責。」朱維立也強調,以薪資墊償基金為例,這是勞委會先將資方積欠的薪資給付給勞工,把資方對勞工的債務轉移到勞委會身上,但是資方往往也不會還錢,而勞委會也不敢向資方追討,只能提列呆帳。光是薪資墊償基金造成的呆帳每年就有12億的金額。但是勞工向勞委會申請的貸款,勞委會卻是苦苦追討,不願意提列呆帳。

對於勞委會只敢向勞工催債,不敢向資方要錢,現場勞工都感到相當氣憤,諷刺勞委會要怎麼和勞工站在一起,並要求主委王如玄出來面對。不過勞委會最後僅派出職訓局副局長郭振昌出面接受陳情書,而郭振昌在接受勞工陳情時一語不發,沒有任何回應。這樣的態度也讓勞工憤而決定以遊行方式前往行政院抗議,要求行政院出面解決。但因為天氣過於炎熱且勞工年事已高,路程中有兩、三位勞工不支倒地。

行政院前關廠勞工連線拿出「政府誠信之墓」並朝上頭丟擲牛糞,象徵政府的誠信如牛糞一樣不值一提。隨後10位代表也進入行政院內協商,但協商結束後國際勞工協會成員吳永毅表示,過程中勞委會一再強調要以司法途徑解決,而工會表示許多人年紀已大沒有工作能力無法還款,勞委會也強調可以輔導其子女就業協助還債,讓勞工聽到心寒不已。

而對於關廠工人連線強調這筆貸款當初「名為貸款、實為代償」,勞委會不應追討,行政院則要求勞委會找出當年協商資料,釐清究竟是貸款或是代償。只是行政院並沒有定下釐清的時程,也讓勞工認為沒有誠意,吳永毅也提醒勞工,目前法院已發出支付命令,收到的勞工馬上向勞工團體尋求協助,勞工團體也已找好委任律師,將會帶著勞工先向法院提出異議。關廠工人連線隨後也轉往監察院與總統府前抗議,並揚言政府若沒有好的解決方案,將不惜再以臥軌進行抗爭。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