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11031  
【記者呂苡榕苗栗報導】苗栗頭份工業區內,原本名為華隆紡織二廠、現已改名「紡安」的工廠外,架著露天的棚子,悶熱的帳棚中,華隆工會的成員三三兩兩坐著聊天,但看似輕鬆的表象底下,卻透露著對於未來的不安與煩躁。這是台灣勞工抗爭中少見的圍廠罷工,而華隆的罷工目前已超過30天。

炎熱的天氣下300多名工人仍然每日三班輪流鎮守在工廠外,不准資方隨意將廠房內的機器運出。而另一間由同樣一個老闆另外成立的紡安公司,也在華隆員工罷工的影響下,宣布暫時停工一個月。雖然勞委會表示將會再協助工會與資方協商,但工會並不看好協商結果,問及這場抗爭將會持續多久,工會常務理事葉紫慶說,「我們已經豁出去了,反正資方就是得要把該給我們給我們!」

1967年成立的華隆紡織,過去十幾年來因為財務問題,陸續關閉鶯歌、桃園等工廠,而留下來的頭份廠,內部工人則是被迫減薪,「2004年開始實施『利潤中心制』,有獲利才有給全薪,沒獲利員工薪水就打折。」葉紫慶說,每個月不知道能領到多少錢,也不知道何時發前,薪水都是看上面臉色給。

雖然公司營運狀況不好,且福利與薪資雙雙遭到刪減,但部分員工仍然選擇留下,葉紫慶說,因為華隆曾經號稱台灣6大企業,而且我們和遠東、南亞化纖這些公司和華隆生產一樣的產品,那些公司也都穩穩當當的,「因此我們也覺得公司應該撐過幾年就可以起死回生。」且雖然其他廠陸續關閉,但老闆最後在員工抗爭下仍然依法給予員工資遣費,葉紫慶說,所以大家都認為,即使頭份廠最後也走上這條路,至少該給的也會給員工。

只是沒想到公司一年拖過一年,情況只是變本加厲,「許多當年沒走、留下來繼續打拼的同事,年紀也都大了,要再去外面找工作也不容易,只能繼續留下來。」另一位工會常務理事陳通琳無奈的說。而這次資方不但減薪、刪減福利,更在去年要求華隆員工轉到紡安工作,但之前年資全部不算,讓工會終於忍無可忍,在66日以罷工方式進行抗爭。

工會並非一開始就如此強悍,葉紫慶說,過去幾次抗爭都遭到資方打壓,11年前因為資方欠薪3個月,工會在工廠前抗議,女工邱惠珍站上宣傳車講話,被資方指為是煽動工會抗爭的主謀,結果導致邱惠珍喝農藥自殺。另外曾經有位常務理事,只是問了廠長:「今年年中是否有3個月?」就被公司以「散播謠言」為由開除,「大家擔心失業,因此不太有大動作抗爭。」

這次選擇以圍廠方式罷工抗爭,葉紫慶說,大家真的是豁出去了,公司要員工選擇放棄年資轉往紡安,要把員工賣命一輩子的退休金取消,讓多數人無法接受,「以前擔心失業,現在我已經覺得,這份工作有沒有都無所謂,該給我們的就是要給!」

但圍廠抗爭,尤其是在炎炎夏日圍廠抗爭,對於這群平均超過40歲的工人來說其實相當艱辛,「剛開始罷工時,工廠裡的水、電都不給我們用,廁所也不借。搞的大家很生氣,還爆發衝突。」葉紫慶說,因為天氣太熱,許多人陸續中暑。但即使中暑,工人還是繼續鎮守在場外。

而圍廠罷工主要目的有兩個,葉紫慶說,目前頭份一廠已經沒有繼續生產,而且土地也在去年遭到拍賣,但土地上頭然仍值錢且可以繼續運作的機器,卻不知道什麼時候轉到其他公司的名下,現在正在拆卸準備裝運到越南去,葉紫慶說,華隆名下已經沒有財產了,而這套機器價值78億,只要賣掉就能償還積欠員工的2億多薪資和退休金,現在如果讓老闆把這套機器運走,就什麼都沒有了,因此罷工圍廠的工人一部份駐守在一廠外頭,禁止讓機器偷偷被外運。

「因為一廠的部分土地被賣掉,是我們苗栗縣副議長買的,之前工人圍廠不讓卡車進出,結果連副議長也沒辦法清運他的土地,讓副議長氣得跳腳。」葉紫慶笑著說。

對於大型機器莫名轉移至其他公司名下,陳通琳氣憤的說,現在檢調應該要介入調查才對,這些原本是華隆的東西,那怕是一張椅子,轉移出去總會記錄在帳目上吧,「100塊錢的東西只賣給別人10塊,這樣有沒有問題。另外轉賣出去後的錢又到哪去了,這都要說清楚。」陳通琳質疑,這些帳目不是一個普通工人有本事接觸的到的文件,但大家都已經提出有疑慮,且政府也知道資方在轉移資產,為什麼還遲遲不願介入?

圍廠罷工的另一個目的則是要禁止紡安出貨,陳通琳說,之前紡安與華隆的員工都是一起工作,現在要出的這批貨,究竟屬於紡安或是華隆,變的難以釐清,但因為資方積欠5月份薪資沒給,因此工會不讓貨物出貨,「除非他們能先說清楚這到底是紡安的或是華隆的,如果是紡安的那沒問題,他就出貨,如果是華隆的那可不行,先付了薪水才有得談。」

望著過去全盛時期有3千多人上班、如今卻已被拆除的剩下廢墟一片的十幾甲地,葉紫慶感嘆,那組現在準備移往越南的全自動聚合設備,過去以每天250萬噸的產量生產,當年剛開始運作時,是全台灣第一座全自動的機組,而老闆翁大銘也曾得意的說要建立全東南亞的紡織王國,「現在王國變『亡國』,都靠壓榨勞工過活。」

葉紫慶感慨,當年華隆情況好的時候,工廠旁邊還有員工宿舍、建教生宿舍和專門提供給員工子女的幼稚園,勞工福利可以說不錯。許多建教生在華隆工作、談戀愛、結婚,夫妻兩人都在華隆上班。但是2003年華隆股票下市,少了股東監督,華隆更是任由老闆為所欲為,葉紫慶說,華隆的老闆「坑完股東坑廠商、坑完廠商坑勞工。」頭份廠的員工十多年來被減薪、沒有福利,省下來的錢大概就是拿去補其他廠工的資遣費,或是成為老闆海外投資的資金,「整間公司根本都是靠我們撐起來的,員工變老闆一樣。」

除了圍廠抗爭,工會也在25日北上前往立法院舉行公聽會,甚至夜宿台北車站抗議,葉紫慶說,工會沒經費,大家為了降低花費所以選擇睡台北車站。之後勞委會雖然在72日再次舉行勞資協商,但資方卻只願意拿出25百萬來補償,「他欠我們2億多,拿25百萬就想打發我們,這種條件誰能接受。」

協商破裂後又傳來紡安的薪水入帳,而華隆的員工卻持續未領到五月份薪資,讓工會憤而衝進已停工的廠內灑冥紙抗議,「他不發薪水給我們,我們先發給他!」葉紫慶氣憤怒吼。

雖然勞委會承諾將會在11日左右再度召開協調會,但葉紫慶與陳通琳都不看好協調結果,葉紫慶直言,勞委會只會請雙方協商,要勞工和資方各退一步,又一直告訴工會資方態度有多強硬,但勞委會卻也不敢對資方做什麼。陳通琳也認為,勞委會只是在拖時間,或是叫地方政府勞工局開罰,問題是開罰之後資方不繳又怎樣!

「今天政府如果連一個小小的資方都管不了,我們還要政府幹嘛!」葉紫慶氣憤的說,「全台灣有8百萬勞工,足以選出一個總統了,今天政府卻不照顧勞工,這樣對嗎?協商如果沒結果,我們就去總統府前絕食抗議!」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