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11096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前幾天建商的工人帶著椅子坐在組合屋前,手裡還拿著鐵棍,有些人則是對著屋內拚命拍照,讓學生很緊張。」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理事長彭龍三站在士林文林苑拒遷戶王家的組合屋外,指著日前工人坐著的地方說到。王家遭強拆已經過100天,但直到現在建商與市政府並沒有提出具體解決方案,反而放任工地工人與聲援學生、王家成員獨自對峙,而雙方也不斷出現零星衝突,14日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與聲援學生在王家土地上以沙包堆起防禦工事,象徵性的畫出「家」與「工地」的疆界,希望工人不要輕易越雷池一步。

曾遭到工地主任以髒水潑灑全身、甚至被工人威脅要求單挑的許同學說,從622日以來,工人總是會進行一些無意義的挑釁舉動,挑起大家的情緒,美伊日多少都會出現零星衝突,「其實我們也很無奈,雖然知道工人只是拿錢做事,但是小衝突累積起來之後,好像雙方真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但實際上必須出面解決問題的建商,卻躲在工人的背後。

「每天至少兩次,工人會發動怪手挖著四周的土石,大家當然擔心怪手一揮,組合屋的屋頂就不見了。」彭龍三說,除了不時的動工造成大家情緒緊張,工人也曾凌晨時拆除王家的帳棚,或者將兩台怪手的屁股對準組合屋,由工人發動怪手,讓廢氣直接對著組合屋排放。「之前我們也曾經向台北市政府檢舉,之後環保局的人來查看,但也只是規勸一下,環保局一走,工人又再度發動怪手。」

這些多如牛毛的小手段,讓聲援學生不勝其擾,許同學說,在組合屋留守壓力相當大,「大家撐著都是在等政府有個解決方案出爐,但是等了這麼久卻什麼都沒有,對政府真的很失望。」而政府退位的狀況也讓彭龍三憂心,622日當天的衝突中,工人甚至把學生拖走,幾乎有構成犯罪的嫌疑,但是工人敢這麼做,會不會是知道政府默許建商以遊走在法律邊緣的方式對待這些聲援學生?

「市政府說這是私人產權爭議他們不介入,但是建商拿的是政府核定的容積獎勵,而且當初也是公權力介入強拆。」彭龍三直言,拆前、拆後政府態度轉變這麼大,拆前說公權力必須執行,拆後卻說兩造自己解決,「可見行政機關根本也搞不清楚都市更新中公權力和私權的界線。」

也因為政府不願意積極解決,而聲援學生得獨自面對建商與工人帶來的威脅,因此聲援學生決定築起防禦工事。「工地上的土石是強拆王家後留下的,也是強拆王家的證據,我們不希望建商每天剷土把這些證據剷走,所以花了兩天時間將土石做成沙包。」許同學說,轉化成沙包的王家土石,以另一種方式繼續守護王家,畫出「家」與「工地」的界線,也象徵性的把「家的空間」再度建立起來。

P1011081  

不過築起防禦工事的過程並不順利,一開始工人警告學生,要是打算推起沙包,他們將會報警處理,而學生與聲援者開始堆放的過程中,警方也的確到場關切,不過警方並沒有制止學生的行動,只是要求雙方維持秩序、不要起衝突。而在學生完成防禦工事稍作休息時,工人卻突然靠近並企圖搬走沙包,讓學生趕緊衝到沙包前,並高聲制止工人移動王家的沙包。

對於工人的行為,連到場警方也看不過去,要求工人不要挑起雙方情緒,而工人揚言也將有其他動作時,警方也怒斥工人「你們有動作學生就會反感,兩邊也會有衝突。為什麼不去思考三贏的方式、為什麼要這樣!一有狀況雙方就一直報警,警方也已經來這邊好幾次了,這樣下去問題怎麼解決。」之後工人才悻悻然離去。

P1011107  

除了派工人駐守王家基地並不時動工,建商日前也向法院聲請「假處分」,保全王家土地所有權移轉的權利。而建商也提出32百萬的擔保金,王家必須拿出同樣的金額才能避免建商強制執行,不過實際擔保金金額仍須等法院裁定後才能確定。一但法院裁定後建商便可向民事執行處聲請假處分強制執行,王家就算提起抗告或是訴訟也不影響強制執行。

對於建商以假處分方式打算強制執行,彭龍三憂心,如果法院裁定通過,「那就是一場腥風血雨」,彭龍三解釋,假處分適用在民事案件,或具話說雙方必須有「權利義務」關係,例如房屋買賣,賣方有義務提供土地,買方則是提供金錢。「但是再都市更新中走權利變換一途的案件中,只要達到同意比例門檻就能通過審查,而剩下的不同意戶則被包裹在內一併接受都市更新。」

彭龍三說,但是這些不同意戶並沒有同意提供土地進行都市更新,而整本「都市更新條例」中也沒有針對不同意戶與實施者的權利義務關係進行說明,「這就好像一個人拿了另一個人的身分證件跑去登記結婚,然後登記完成後政府就承認你們雙方是夫妻,但實際上另一個人並不願意,那難道他有責任要去履行夫妻義務嗎?」

「現在建商和政府都認為只要通過審查,不同意戶一樣得參加都市更新,與實施者有權利義務關係、必須提供土地。如果法院也裁定假處分成立,等於回過頭確認這樣的說法。」換句話說,不同意戶與實施者之間到底有沒有權利義務關係,在這次的假處分聲請案中將成為一個重要的判例。

由於法院裁定尚未出爐,因此大家也只能等待進一步消息,但對於裁定結果,彭龍三並不十分樂觀,「因為假處分聲請並不會去看這起都更案的前因後果,他只管構不構成聲請假處分的要件,一但法官認為有達到要件,那就成立。」彭龍三直言,如果判例成立,以後建商也不需要請政府代為拆除,或等法院判決結果,他們只要聲請假處分,反正對方拿不出擔保金,就得被強制執行。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blue小陽
  • 不好意思有錯字 美伊日
  • 訪客
  • 文林苑事件,以謊言挑起台北市近年來最大的抗爭
    不管這些謊言有多大,有多離譜,只要王家和都更受害者聯盟再次號召抗爭, 社會上還是有人會深信不疑。
    如果我們對謊言選擇沉默,更多不義的謊言將以正義之名行之,使守法安分的人深受傷害。
    1. 事實是王家沒提出退出都更(民國95年起),事後謊稱不知情無法反對。
    2. 事實是王家都更通過後才提出退出都更,想證明文林苑案都更不合法,經過近2年的司法程序,王家連連敗訴。
    3. 事實是王家曲解法規,以懶人包等文欺騙社會王家不能蓋屋子的畸零地可以獨立申請建照,可退出都更。
    4. 事實是王家不能蓋屋子的畸零地加入都更可解套變為5房5車位,價值近億元。
    5. 事實是因為臺北市都市更新自治條例第十四條法規為保護畸零地,此規定限制王家的鄰地不可以丟下王家都更使王家土地失去和鄰地一起合併申請蓋屋子的機會而成荒地。
    6. 事實是都更受害者聯盟假造數字把建商的獲利從1億誇大到5億甚至10億,欺騙社會建商獲暴利,鼓動社會反對都更。
    7. 事實是王家要價2億和5億的異議書,法律上沒有以價逼退的可能性,只有爭議權利變換多少的效力。
    8. 事實是王家知道訴求在法律上站不住腳,也沒有達到釋憲的爭議點。
    9. 事實是王家有兩位建築專業的碩士,其中王耀德先生工作於做都更的建築公司,臺北市都市更新自治條例共28條,都市更新條例共62條印出來沒幾頁,怎麼可能不懂。
    10. 事實是早在民國91年10月28日 台北市政府公告更新區域,王家已經被劃入都更區域,非建商圈地。
    11. 事實上,王家的屋子違建比例大,侵佔鄰地,必須拆掉一大部分還給鄰居。

    我絕對贊成王家全力爭取自己的權益,但是任何法律程序都是有時效的,王家放棄反對權利錯過時間,要所有的人,推翻已經完成的合法程序,依情,理,法都說不過去。同意戶,都更處,只要王家在都更申請的2年時間有提出“退出”,就有機會協商幫忙。事後也給王家近3年的期間去訴訟翻案也敗訴了,王家該停止抗爭了。
    以上的"事實"的證據,請看王家和都更受害者聯盟在媒體的發言,法院的判決書,相關法規。


    原文網址: 文林苑事件,以謊言挑起台北市近年來最大的抗爭 | Eric Huang 的部落格 | erichuangtw | NOWnews 部落格 http://blog.nownews.com/article.php?bid=33141&tid=1750698#ixzz20sy6xDhl
  • 訪客
  • 所謂『文林苑三十六戶的居住正義』組織,在沒什麼人理會的自家臉書頁面生產各種對王家的編派指責說辭不夠,還跑到外頭撒這麼大泡尿,好臭好臭。

    事實是你寫得越長漏洞越大,破綻也越明顯。該澄清的、該論述的早已說盡,沒人想再回應你建立在扭曲事實上的眾多歪理以免浪費生命,自家臉書既以如此格調經營,也請別自詡理性正義以免污了這些詞,拜託拜託。
  • 訪客
  • 文林苑事件,建商以謊言製造台北市近年來最大的抗爭
    不管這些謊言有多大,有多離譜,只要樂楊與建商再次號召都更, 社會上還是有人會深信不疑。且對於樂楊挑起同意戶對不同意戶之對立.如果我們對謊言選擇沉默,更多不義的謊言將以正義之名行之,使守法安分的人深受傷害。
    鑑此,我們當直陳事實,
    對私人住宅之更新
    1. 事實是建商主導都更,意圖強制不同意戶進行都更,將私人利益謊稱為公共利益。[文林苑建案僅涉私人住宅之合建,不符合公共利益要件(比例原則 必要性 合目的性 不可替代性 最小侵害….)及定義(不應排除他人使用機會),其與憲法第23條 所規定之公共利益及意旨有所相違.

    2. 事實是王家自始沒同意參與都更.反觀文林苑建案有公共安全之虞,不應通過.樂揚及同意戶反而因私人利益,加上民代公然遊說,推動強制拆遷之修法.欲使掠奪合法化.經過近2年的司法程序,王家連連敗訴,證明條例嚴重偏向實施者,並對公共利益明顯有所侵害.

    3. 事實是樂楊曲解法規,以”反懶人包”等文欺騙社會(其實對懶人包甚麼都沒回應),以畸零地不能申請建照為由,防止不同意戶退出都更,已達到強制不同意戶進行非義務之事之目的。

    4. 事實是王家並無同意建商條件(〈反懶人包〉所稱之 5房5車位,價值近億元。).〈反懶人包〉將 開價等同交易成立之說法,有誤導讀者之嫌.

    5. 事實是臺北市都市更新自治條例第十四條法規並無保護畸零地之相關規定,其規範目的乃是"同意都更之行為人"而非不同意戶(第 十四 條 主管機關劃定為應實施更新之地區,其土地及合法建築物所有權人自行劃定更新單元者,除應符合第十二條之規定外,並應以不造成街廓內相鄰土地無法劃定更新單元為原則。)

    6 事實是並不存在王家有自辦都更之事實.王家並非實施者.且劃出王家並不影響土地是否劃訂為更新單元.王家亦無進行"自行劃定更新單元"之動作,故臺北市都市更新自治條例第十四條並不適用於王家之狀況.〈文林苑事件,以謊言挑起台北市近年來最大的抗爭〉(後稱反懶人包)一文認為:此規定限制王家的鄰地不可以丟下王家都更使王家土地失去和鄰地一起合併申請蓋屋子的機會而成荒地。 既屬事實之誤認,也屬法條之(刻意?)誤解.

    7. 事實是X建商自銀行貸款,強制借用土地所有權人之土地獲利,進行短期炒作,潛在獲利可達10億,其暴利所在,在於自都更開始,皆慷他人之慨. 又樂楊至今並無任何對其「預售屋」之實際獲利進行公開.〈反懶人包〉中刻意忽略短期炒作.成本與管理費用灌水.以及都審會並無地主監督 至而仍有"同行相護"之可能性,盈餘以多報少,成本以少報多 並稱建商於文林苑都更案中並無暴利,恐有愚弄社會之嫌

    8. 事實是, 〈反懶人包〉作者稱"王家要價2億和5億的異議書,沒有以價逼退的可能性",即已說明樂揚或同意戶確實知道,王家曾提出過異議.顯見王家"不曾提出異議"的說法,顯為虛構.樂揚以妨害住戶名譽以達獲得自身利益之嫌疑應可轉為事實之認定.更進一步並說明都市更新條例透過權利變換侵害人民基本權利之問題確實存在。

    9. 事實是王家有兩位建築專業的碩士,其中王耀德先生工作於做都更的建築公司,皆深受都市更新所害.足見一般不同意戶難以從都市更新中「完好退場」.

    10. 事實是建商圈地,未獲王家同意,就於民國91年10月28日,由台北市政府公告更新區域。

    11. 事實上,王家的屋子是否違建,是否侵佔鄰地,屬私權爭議.不應作為由建設公司獲取暴利或侵害他人居住權之理由.此無異於建商對人民進行之私刑.〈反懶人包〉作者稱王家必須拆掉一部分還給鄰居,這也並非建商應有之權責範圍.市府卻代為拆除

    12. 事實是,同樣基地面積,房子蓋得越高,耐震程度越弱,都市更新條例之容積率獎勵促進豪宅與高樓化之現象,都與其目的有所相違. 所謂促進都市發展顯然與防震目的無關,而與圖利建商有直接關係.

    13 事實是,王家既無同意都市更新之必要性,都市更新也非人民義務. 促進人民"進步"並非國家任務. 然而都市更新條例提供建商從事地皮炒作,於經濟上促成貧富差,不僅難謂為公共利益,反而使憲法保障之人民基本權利因建商獲得最大報酬之行為受到侵害.顯然不能不言有違公共利益

    於此看來,本來我還以為都市更新條例有何保存價值,但看了〈反懶人包〉,反倒覺得不廢止這個惡法,真是恐怖~ (未完)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9301
  • 訪客
  • "整本「都市更新條例」中也沒有針對不同意戶與實施者的權利義務關係進行說明,「這就好像一個人拿了另一個人的身分證件跑去登記結婚,然後登記完成後政府就承認你們雙方是夫妻,但實際上另一個人並不願意,那難道他有責任要去履行夫妻義務嗎?」"

    憲法與刑法皆已經對人民基本權利保障. 都市更新條例有違公共利益,應予退讓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