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_201208072207331j2zZ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政府如果做不到保留,當初就不應該承諾,搞的大家整整被凌遲2年多!」苗栗後龍鎮灣寶里居民洪箱氣憤的哽咽,痛斥2年前原本同意原地原屋保留大埔住家的中央政府,如今卻推翻當初的決議,堅持徵收其中4戶。而2年間為了保留身家財產各處奔走的大埔居民在聽到7日營建署都市計畫委員會會議確認不予保留後,也當場跪倒在地失聲痛哭。

2年前苗栗大埔土地徵收、縣政府暗夜派怪手毀田,讓土地徵收爭議浮上檯面,,也讓農民夜宿凱道進行抗爭。為了弭平社會怒火,前行政院長吳敦義承諾以「原屋原地保留、農地以地易地」做為解決方案。

行政院保留方案出爐後,苗栗縣都市計畫審議委員會和營建署都市計畫審議委員會都陸續同意保留方案,而新的徵收規劃也通過公開展覽,並在2010年12月28日內政部的會議中原則通過。但是去年1月24日苗栗縣縣政府第228次都市計畫審議委員會卻推翻了先前決議,之後營建署的會議中也跟著推翻保留的結論,導致其中3戶住家將被拆除,而1戶的農地則被切成4份散落各處。

當初由於鴻海子公司群創光電有擴廠需求,因此向苗栗縣政府提出「投資意向書」,也才有了這次大埔的土地徵收。不過後來群創併購統寶光電,因此已無擴廠需求。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直言,根本沒有用地需求卻仍然強行進行的土地徵收,這場徵收只是一場謊言,單純是為了進行土地開發,將農地改為建築用地或改做商業用途。徐世榮痛批,但為了土地炒作,就可以剝奪人民的基本人權嗎?

大埔徵收早已失去必要性,但卻依然強徵民地,導致當地朱家奶奶自殺身亡,之後行政院承諾的原地保留,如今卻又無法全面達成,包括彭秀春、黃福記、柯成福和朱樹等4戶,一樣得面對徵收命運。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憤怒的說,「本來就沒有必要性的案子,吳敦義當時承諾保留,也不過就只是在幫這個錯誤擦屁股,但為什麼連擦個屁股都不乾不淨的。」

廖本全直言,「今天這4戶的問題都可以解決,為什麼營建署要附和苗栗縣政府。這次幫苗栗縣政府背書的營建署委員,可以稱的上毫無專業良知。」另外對於政府言而無信,世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蔡培慧也痛批,營建署的都市計畫委員會怎能不顧行政院的政策指示,堅持徵收剩餘4戶,在場聲援民眾也怒吼「承諾跳票、還我公道」。而洪箱則是氣憤大罵,政府無能至此,說好地保留也做不到,既然這樣政府乾脆解散、一把火燒掉算了。

由於之前7月24日的內政部都委會第784次會議中,已做出4戶不予保留的結論,也讓大埔自救會憂心,一旦成定論,4戶將隨時面臨拆遷威脅。7日營建署都委會召開785次會議,準備確認上次會議結論,自救會與台灣農村陣線等農民團體共赴營建署,要求會議暫緩確認內容,退回專案小組重審,以保留方案為前提進行審查,保障大埔居民能全數保留。

但是營建署拒絕讓住戶進場表達意見,也讓聲援的學生和團體與警方造成衝突,之後營建署都市計畫組組長陳興隆勉強同意讓學者、律師與4戶代表進場發言。但堅持拒絕讓媒體入內採訪,也讓留在外頭的氣憤大喊「黑箱作業」,洪箱也氣憤大罵,「今天裡面審查的是與居民相關的案件,為什麼居民不能進去聽,將居民阻擋在外不說,甚至讓老人家頂著烈日在外頭罰站」。而部分聲援學生則試圖攀爬營建署鐵門入內,也遭到警方推擠,不少人因此受傷流血,更有兩名學生被警方帶入營建署內暫時拘留。

陪同居民進場的律師詹順貴步出營建署時正好目擊學生遭警方帶走,上前瞭解狀況,並承諾學生不會再試圖攀爬鐵門,要求警方放人。但警方卻堅持「場外民眾離去後才要放人」,也讓詹順貴氣憤,「現在是把學生當人質嗎?」而被警方帶入營建署內的學生郭冠均則強調,今天大家是和平理性的表達訴求,但是警方卻已成為財團的打手,阻擋民眾進場開會、發言。「政府有錯在先,卻毫無理由的把學生留在營建署內,不讓我們離去。」

詹順貴也表示,會議中雖然主席同意讓代表發言,不過仍然確認了上次會議內容,因此4戶無法保留的結論已經通過,「但後續我們還是會尋求行政救濟,因為這是一個違法無效的決議。」

而擔任主席的內政部次長簡太郎則是強調,「保留」只是一個原則,「24戶中我們保留了20戶,但是剩下的有一些公共安全的疑慮。」他已張藥局為例,由於張藥局位於兩條道路交會處,當地里長、村長都認為妨礙視線影響交通安全,因此要求拆除,「不過我們也是決議緩拆,等到之後要開闢道路時才拆。」

至於柯成福的房子則是因為其家人同意徵收且已經領了補償,「雖然柯成福有意買回另一半,但是程序上沒這樣做的,那我們又不能讓他只保留一半,因此得拆。」至於黃福記的田地,「本來是三角形,他不想移到農業專區保留,我們就讓他留在離房子進的地方,還幫他加了一點土地湊成正方形。」簡太郎強調,政府已經進了最大努力,可以保留就保留,不能保留也會儘量保障當事人權益。

對於營建署仍堅持上次會議結論,面臨兩次徵收的張藥局夫妻張森文與彭秀春當場失聲痛哭,彭秀春哽咽表示,「今天這個結果我們心裡早就有數,因為這個政府2年多來就是這樣對待我們,一下要拆、一下不拆,反反覆覆的凌遲我們。」彭秀春也堅定的說,「今天我會一直營業下去,一直到它來拆為止。」至於張森文則是崩潰跪地泣不成聲,也讓在場聲援民眾擔心他的狀況。

雖然陳興隆強調將會暫緩拆除,不過蔡培慧也直言,暫緩多久得看苗栗縣政府的意思,而且即使拖到工程完成,大約也是在年底,這麼拖下去對4戶居民而言,其實只是延長凌遲。面對長達2年多來的保留運動如今卻是黯然收場,彭秀春與張森文泣不成聲,許多一路陪伴的農民也頻頻拭淚,曾經引發農民抗爭進入新一波高潮的大埔爭議,在經過行政院協商保留、最後承諾跳票,大埔居民對於政府的無信已感到無限寒心。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