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今年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將在9日登場,勞委會主委王如玄日前也表示,今年基本薪資將提高至1萬9千元以上,而時薪調升至115元,並堅持本勞、外勞不脫勾原則。不過勞工團體認為基本薪資應該要讓勞工過的了「起碼」的生活,因此在參考各縣市最低生活水平後,勞團呼籲勞委會至少將基本薪資提高到2萬2千元至2萬5千元之間,使勞工能夠有尊嚴的過日子。

勞動人權協會指出,根據台灣2011年的統計,全台人口2307萬7千人,而就業人口則是1070萬9人,就業與撫養比平均為1:2.15。以五都生活支出換算後,在台北市每個就業者月收入至少必須31807元才有辦法養家活口,而生活支出相對較低的台南市,勞工的月收入至少也得達到21132元,才能供應一個家庭。

勞動人權協會執行長王娟萍指出,如果這次基本薪資調漲只提高到1萬9千元,那麼所有領基本薪資的勞工將會全部落入貧窮線以下。「因此勞團呼籲基本薪資必須提高到2萬2千元至2萬5千元之間,時薪則必須漲到121至137元之間,才能讓勞工擁有最基本的生活。」

勞動人權協會會長羅美文也強調,許多派遣人員都只能領到基本薪資,為了足夠養家,必須依靠大量的加班來提高月薪。而資方卻是在低基本薪資的保護下,合理的壓低人事成本。另一方面,因為基本薪資過低,勞工沒有多餘的錢進行消費,反而導致國內市場萎縮,成為一個惡性循環,羅美文強調,足夠的薪資水平才能刺激消費市場,也才能帶動整體就業。

過去連續6年只能領到基本薪資、目前正在進行罷工抗爭的華隆工人也到場聲援,要求勞委會提高基本薪資水平。華隆工人陳碧霞強調,過去資方只給基本薪資,有時資方因為獲利不足因此減薪,許多工人月薪連基本薪資都不到,資方還得補差額避免違法。她從一開始的15840元,一直領到現在18840元。「我領15840元時,三個兒子正好一個大學、一個高中、一個國中,我又是單親家庭,一個月光是房租就得支出5千元,加上兒子生活費和交通費,根本不夠生活。」

為了養家陳碧霞假日早上在麵攤工作,晚上華隆下班後又去pizza店打工,才能勉強餬口,「如果當時基本薪資有2萬5千元,我就不用那麼辛苦。結果為了賺錢,兩個小兒子幾乎沒有時間照顧他們。」現在雖然兒子長大、就業,但是因為基本薪資過低,加上有學貸要還,其實自己也過得很辛苦。陳碧霞感嘆,許多老闆只給基本薪資,如果基本薪資過低,工人根本活不下去。

對於資方老是以基本薪資過高增加成本、無法擴大投資,或是影響資方生存等為由,威脅勞委會不得提高基本薪資,但勞動黨成員、新竹縣議員高偉凱也痛批,華隆工人長期只領基本薪資,公司還不是一樣負債累累,今天不是工人領少一點的錢,公司就有救,如果要讓資方有能力生存,應該是從其他面向著手。

另外勞團也強調,雖然勞委會承諾本勞、外勞不脫勾,但是實際上,家戶移工已經脫離基本薪資規定範圍,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研究員吳永毅強調,目前看護移工的薪資除了泰國的移工因為泰國政策規定要求,因此能領到17280元,其他各國則是領15840元。而勞委會讓看護工的薪資與基本薪資脫勾的原因卻是,「申請看護的是個人而非營利事業。」但實際上這些看護不但工作時間長,而且常常被雇主要求從事非看護的工作內容,早已身兼幫傭與廠工的功能。這次基本薪資審議,勞團也呼籲應該將所有本勞與外勞全部納入保障範圍一體適用。

至於今年資方改變策略,不再要求本勞、外勞薪資脫勾,轉而要求勞委會放寬引進移工的限制,吳永毅也批評,資方強調許多工作本勞不願意做,因此要求放寬引進外勞,但實際上卻是因為工資過低,「勞委會這樣政策性的隨便開放,根本無法解決問題。」

而對於勞團呼籲將基本薪資提高到2萬2以上,勞委會勞資關係處處長謝倩蒨表示,對於調漲幅度勞委會沒有預設立場,交由21位委員決議。「而委員中勞資雙方各有7位代表,都可以在會議中表達意見。」至於勞團提出的必須參考各地最低生活水平,謝倩蒨也表示,物價指數、經濟成長或是各種指標都會一併納入討論。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