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_0149-300x200圖片來源: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鐘聖雄 

「納ㄟ納ㄟ走來,抗爭這條路

聯福製衣、東菱電子等幾個16年前因為老闆惡意關廠而失去退休金與資遣費的老工人,擠在狹小的台鐵月台上,唱著這首當年抗爭的改編歌曲。女工們唱個輕柔,歌聲裡卻盈滿心酸。

16年前資方落跑,工廠一夜之間關掉,失去工作的工人只能不斷抗爭,臥軌、擋大學聯考或是絕食抗議,終於逼的勞委會出面滅火,可惜勞委會想不出什麼屁招,最後只得弄了一個「關廠失業工人就業貸款」,表面上是讓工人向勞委會借錢度過二度就業前的生活難關,實際上則是「代位求償」,由勞委會先把資方欠的資遣費等還給工人,再由資方償還這筆錢給勞委會。

雖然不少自救會不信任勞委會,也認為「討債變欠債」這樣的解決方法根本有問題,但在勞委會高層不斷強調不會向工人追討後,才免強借貸,讓勞委會度過那一波關廠工人抗爭危機。也因為關廠工人的抗爭,讓之後的勞工相關制度有了改善,失業相關津貼也陸續出爐,讓勞工一夜失業時,也能有應急的補助。

而當初許多資方也曾向勞委會表示,願意概括承受勞工的借款,但是勞委會委託銀行調查資方財務狀況後認為資方無力償還,因此不願意將債權轉移。依照勞委會的邏輯,越無力離開的人就越倒楣,不但得要承受資方隨意欠薪倒閉,甚至還要向勞委會借錢讓它們賺利息。差別待遇的作法根本是在鼓勵大家轉移資產、逃避債權或是潛逃出境。

16年後的今天,勞委會針對當年借款的勞工提告,要求勞工償還借款,讓這批早已年邁的老工人,重回勞委會抗議。而整個運動,等於走回16年前的原點,什麼都沒有改變,除了每個人都老了一點。

多次抗議、夜宿,勞委會總是強調這筆「貸款」並非「代位求償」,只是要讓工人先借錢度日的緊急救助金,而且借貸的勞工中也有部份的人已經還款。至於資方積欠的資遣費和退休金,「勞工可以司法途徑追討」。

前幾天在勞委會聽到官員重申「以司法途徑追討」幾個字,神經立即斷線,從去年的太子汽車到今年的華隆紡織或是榮電公司,不管是私人經營或是官股公司;不管是惡性掏空或是經營不善,即使勞工控告公司欠錢不還,即使公司最後資產遭法院拍賣(如果公司名下還有資產的話),工人也不一定拿的到錢,因為變賣的現金,必須先拿去償還銀行抵押貸款等等借貸,或是積欠國稅局的稅金,等到這些都還完以後,如果還有剩,才有可能輪到工人。

所謂的「以司法途徑追討」的確是一個必要的動作,卻不一定是個有用的動作。將資方積欠資遣費和退休金的問題推給司法解決,只是輕易的把保護勞工的責任往外推,而司法途徑的無用,也不過更證明了整個國家在支持資方一事上不遺餘力罷了。

所以當勞委會官員再度說出這幾個字時,我忍不住反問,提告有用嗎?

原本說好不會追討的勞委會,16年後翻臉不認帳,以司法途徑向勞工提告,七老八十的工人,拿著收到的「支付命令」來到勞委會前,不過王如玄卻沒有出來見見他們。

抗爭從6月持續到8月,王如玄始終沒有出面,勞委會則是發出新聞稿強調,向工人提告是「情非得已」。10日,關廠工人選擇再度臥軌,要求王如玄出面協商,否則只能用死給她看了。

月台上頭,許多年紀已大的工人無法久坐,吃力的爬起來站在月台邊,望著手持麥克風的工會成員輪流幫忙加油打氣,而三名工會代表則是與勞委會副主委郭芳煜進行協商,王如玄還是沒有出面。

接過麥克風,桃產總的王浩說,「今天我們的訴求就是兩個,一個是全面暫停訴訟程序;另一個就是找回當年協商的官員重新釐清狀況。如果今天談判破裂,我們就往下跳,聯福的大哥大姊,我下輩子再幫你們寫異議狀。」旁邊的女工,眼眶泛淚。

與關廠工人二度抗爭同一時間爆發的,還有華隆紡織的罷工抗議,由於資方逐步掏空,另外成立公司後要求員工人離職轉往新公司上班,且年資歸零,因此引發華隆供人憤怒,罷工抗議2個月。

新竹縣政府與勞委會協助工會與資方談判,要求資方償還積欠的退休金與資遣費,但是最近一次談判的結果卻是,退休金與資遣費打4折還給勞工,讓工會成員無法接受。看著關廠工人抗爭,華隆的工人說,勞工欠政府的,一毛都跑不掉;資方欠勞工的,卻可以打4折!他們不知道這樣的勞委會,到底在幹什麼。

協商兩個多小時,最後勞委會同意暫緩提告,但暫緩的時間最常僅有6個月,雖然勞委會承諾將會在這段時間內共同協商找到解決方案,但是如果找不到又該如何?勞委會沒有明說。而勞委會雖然同意將在王如玄出國考察2周回國後與工會15名代表見面,但見面談些什麼、談了又有何用,也仍然是未知數。

同為關廠工人連線的耀元自救會中,立即有人對這樣的決議感到不滿,認為應該撤銷告訴,「因為我們沒有欠錢,這筆錢是我們的,是老闆欠我們的,勞委會先幫老闆還,那他要討錢應該去找老闆拿。」

雖然部分工人不滿談判結果,但在工會代表解說後還是同意解散離去,待勞委會提不出令人滿意的解決方案時,再重回台鐵臥軌。

工人漸漸離去,台鐵大廳中聯福的女工抓著勞委會的勞資關係處副處長王厚偉不斷質疑,女工強調這筆錢本來就不是借款,為什麼勞委會只是暫緩訴訟而非全面撤告,「你們到底是勞工委員會,還是『告勞工』委員會!」王厚偉則是重申會與工會代表好好找出解決方法。

話還沒說完,旁邊的官員拉著王厚偉要走,女工一把推開他,憤怒的說,「我畫還沒有講完,2分鐘可以嗎?我們等你們10幾年了,2分鐘的時間都不能給我們嗎?」官員放手,王厚偉默默聽著,只是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