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士林文林苑都更案強拆拒遷戶王家逾百日,目前王家組合屋內持續有聲援民眾與學生到場支持,而實施者樂揚建設則聘請工人整理工地。不過因為雙方對於王家土地所有權的認知有分歧,因此一個半月來大小衝突不斷上演。9日文林苑同意戶與工地工人聯合召開記者會,控訴聲援學生對工人暴力相向,文林苑自救會會長謝春嬌強調,這些學生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裡,請他們離開,也不要再用暴力對待工人。

謝春嬌首先指出,雙方目前衝突事件高達125件,換句話說平均每天至少發生1至2次衝突,謝春嬌氣憤表示,「工人在現場,就是老闆指示工人該做什麼,他們就做什麼。他們幫忙我們守住這個家,我們真的很感激工人。」看見工人在現場與學生起衝突,謝春嬌也生氣質疑,「有次看見8個女生圍住一個工人,工人的手如果不小心揮舞、碰觸到學生,那會被說成怎樣,會不會被指控為性騷擾?」

一名之前在工地背部受傷的田姓工人也現身表示,當時他正在王家兩塊土地之間工作,突然有幾名學生分別從他背後與正面朝他衝來,之後則被人推倒在地。「我們只是工人,現在工作又這麼難找,我們只想好好工地整理乾淨。今天發生這樣的狀況,我們也很遺憾。」

田姓工人表示,雖然在工地遇到攻擊,不過他不敢告訴家人,「和小孩一起洗澡時,小孩還問我背部怎麼一片紅腫。」而背部的傷勢則大約一個星期才痊癒。謝春嬌也氣憤表示,今天就是因為有學生跑進工地,才出現這些暴力狀況。「我們希望這些支持王家的學生,不要在出現在這裡、也不要欺負工人。」

不過當記者追問受傷的經過與細節時,工人則是表示他已記不得詳細過程和事件發生的日期,只請記者去看工人提供的影片,但影片中並沒有田姓工人遭襲的狀況。

而對於聲援學生表示,因為工人搬運王家的沙包和土石,這些土石是當初毀損王家的證據,不能讓工人隨意搬動,因此才發生衝突,謝春嬌則質疑,「有哪條法律規定這些砂石可以當作證據,如果這些真的是證據,他們不允許工人搬動,那他們就去提告,由法院判斷。」

雖然工人與同意戶提出影片舉證學生施暴,但王家與聲援學生澄清,工人一天之內會分批騷擾王家組合屋,王家成員王瑞霙表示,「我們也很無奈,因為我們有我們的堅持,如果工人要清理工地,他可以選擇非王家土地的範圍,但他們卻一定要在王家周圍動工。」王瑞霙說,而且這些工人似乎是為了交差所以每天都得騷擾學生,有時發生衝突,工人也會假裝跌倒或受傷,並指控是學生推人。

「有一次我跑出去阻止一個工人搬運王家的沙包,我才輕輕碰到工人,他就撲倒在沙包上並且質問我為何推他。」身型只有43公斤的梁同學說,當時那名工人目測大約有80公斤重,一個小女生怎麼可能推倒體重兩倍的壯漢,對於工人上演飛撲沙包的戲碼,梁同學只覺得好氣又好笑。

相較於工人大動作對學生提告,學生方面則儘量不向工人提出,學生表示,因為他們並不希望把焦點放在雙方衝突上,反模糊了王家的訴求,加上工人也是被下令來工作的,他們只是服從命令,因此學生並不想針對工人。

平時依有時間就會到王家關心狀況的李同學也表示,學生會一直到王家聲援,一方面是認為這個議題需要被更多人關心,「這是一個關於『價值』的議題」。學生在現場,反對的是「不合理的都市更新」,因為王家的案子中,充滿了太多強迫與不合理,「今天建商說『可以獲得利益』,就要求對方接受他不想要的生活方式,除了『錢』,其他價值都被拋棄。」

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理事長彭龍三也無奈,即使文林苑的都更案最後可以完成,「這也已經是一個充滿恨的都更案,雙方住戶對立、撕裂。」彭龍三也強調,雖然聯盟一再強調同意戶與不同意戶都是都更的受害者,但是雙方的互信關係卻一直難以建立,因為同意戶認為必須依附建商,才能得到他們的利益,「而這個都市更新案,也只剩下『利益』,不談『居住』了。」

李同學感慨,現場的衝突都是被創造的,被用來製造出「不正當性」,而學生面對工人時也很為難,因為在這件事情中,工人、學生、同意戶與不同意戶,都不應該是對立的。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