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_0714  817日,徒步北上的華隆工會終於走到總統府前。50多名身穿深藍色「華隆工會在罷工!」上衣的勞工們,頭戴帽子、手戴袖套,腳上穿著厚厚的襪子和拖鞋,堅毅緩慢的走向總統府。拍了拍身旁的同業說,「他們來了!」然後眼淚就掉了。

鼻酸的理由很簡單,就只是單純覺得不公平,勞工每個月賺的不過是那幾萬塊的薪水,而退休金也是靠他們自己的辛苦累積起來的,他們既不偷也不搶,只是平凡的過生活,可是就連法律也無法給於他們基本的保障,逼的他們得靠苦行方式北上。為什麼連要求一點最基本應得的東西都這麼難。

抗爭持續了一整天,下午勞工站在凱道前,等著進入總統府陳情的10名代表,帶回好的消息。我們前方,站著兩名女工,帶著斗笠站在雨裡,無言。苦勞的小哈說,這兩個女工是國小同學,兩人認識十多年,畢業後都在華隆工作,但是因為屬於不同部門,所以彼此都不知道對方也在裡面。

「這次罷工他們才跟對方相認。他們感情超好,徒步北上的時候都會手牽手一起走。

身為一個媒體,我們常常在報導悲劇,也因為媒體呈現上的限制,我們偏好激烈的抗爭,透過抗爭或是各種瘋狂的形式,吸引外界的注意。但隱藏在這些抗爭外表之下的各種溫馨,或者是痛苦和掙扎,卻無法被看見。但或許這些情節,才是真正支持著每個人持續餐與抗爭的能量。

由於總統府沒有明確回應,加上華榮工廠土地的得標者、苗栗縣副議長陳明朝部段放話說要拆除廠內機器外運,讓工會只能選擇回防。

待在台北,只能透過網路聽到工會的片斷消息,這幾天知道工會即將針對之前立委徐耀昌協調的勞資協商中丟出的「五折償還」方案進行投票,心有有些緊張。畢竟當總統府沒有任何表態、勞委會只能協助不斷協商、資方持續擺爛說沒錢,而陳明朝則是揚言動用警力將機器外的運種種壓力下,如果我是工會的成員,難免也會擔心,這時不接受五折方案,之後會不會一毛也沒有?

工會投票前,聲援華隆抗爭的學生們動員勸說暫緩投票,網路上也瀰漫了擔心的氣氛,大家都很怕,如果投票結果是同意接受五折方案,那麼這將是對台灣勞工運動再次、用力的乎上一巴掌。在原本應該受勞基法保障,全額拿到的退休金、資遣費和積欠薪資,卻可以在資方「沒錢」(而且這個沒錢關勞工屁事)的理由下打折償還,那麼未來勞退舊制的勞工們在面對相同問題時,資方和政府就有足夠的藉口大言不慚的要求勞工走上「華隆模式」。

幸好投票結果出爐,工會以不同意票193張、同意票148票,另有2張廢票,以45票的差距,否決了資方提出的「五折」方案。

隔沒多久,學生便將投完票那一瞬間罷工現場歡欣鼓舞的照片上傳,讓許多沒能到場的人,感受勞工們的快樂情緒。畢竟罷工近80天以來,多次協商都以破局收場,而且資方根本已經天不怕地不怕,公權力又顯的軟弱無用。往前看只有一片荒蕪,但工會仍然願意用意志力壓下諸多不確定性,堅持去對抗這個腐爛的政商體系,即使他們不知道最後能夠換到什麼。這真的,讓人敬佩。

524326_438043009581540_1471526843_n  

只是工會的團結與意志,並非所有人都樂見,提出五折方案的徐耀昌再度來到罷工帳篷,要求工會「再投一次票」。

徐耀昌的用意是什麼,我不清楚,只是身為一個民意代表,他應該做的不該是協助提出一個表面上看起來「為大家好」的折衷方案,讓工會接受打折後的賠償,應該是轉而要求資方全數償還勞方欠款。或者是在目前法令不全無法保障勞工債前優先清償的狀況下,協助談判已保障勞工債權的優先清償,而不是拿「還錢給銀行以後就沒錢了」等理由勸說工會「有錢就先拿」。

拿「擔心還完欠銀行的錢以後就沒有錢」作為理由,只突顯在保障勞工權益上,相關的法令十多年來從來沒有進步過,而一個民意代表可以做的,除了幫忙勞資協商,更可以提出修法,讓勞工債權獲得優先權,如果立委真心關心工運,就不該只協助解決眼下的問題。

除了有立委苦苦追趕著要工會接受五折方案,造成工會內部不斷掀起漣漪。27日,陳明朝也打算強行將場內機器外運。聲援學生也在網路上號召更多志工加入協助的行列。

也許最後抗爭的結果無法讓人滿意,勞工權益一樣會在資方獲利的前提下被犧牲。但是那些穿著深藍色上衣在風中搖晃的身影,卻是我們都應該要一起守護的,因為那不只是他們,也是我們自己。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