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白宜君、呂苡榕台北報導】上個月19日是穆斯林一年一度的開齋節,是篤信伊斯蘭信仰的印尼人最重要的節日之一。然而,當日台灣電子媒體報導,指稱歡慶節日的印尼勞工癱瘓台北車站,成為路霸。之後台鐵以拉起封鎖線作為回應,只是此舉也招來移工團體不滿,認為台鐵的行為有歧視之嫌,16日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菲律賓勞工團結組織(KASAPI)及印尼勞工在台協會(IPIT)等移工團體聚集台北車站抗議,呼籲政府應該提供友善的公共空間讓移工有處容身。而台鐵方面則表示,抗議當日暫時撤下封鎖線,避免與移工團體發生衝突,不過日後每逢五、六、日仍然會發起封鎖線。

「如果有沙發客廳,誰要坐車站地板」,帶著自製的各國語言手舉牌,印尼、菲律賓等移工團體聚集在台北車站大廳外頭,痛斥台鐵以封鎖線方式進行動線管理,變相限縮移工休假的活動空間。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成員許家雋表示,「雖然台鐵沒有擺明針對移工,但是它只在假日拉起封鎖線,而且又是在開齋節過後新增這項規定,很明顯的就是不讓移工進入北車大廳。」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秘書長陳秀蓮也批評,台北車站本來就是公共空間,改建後商業性「高級」店鋪進駐,撤掉大廳座椅,就算台灣人都很難找到休息的地方,只能席地而坐。而台北車站於開齋節後兩週,以拉紅龍來「區隔動線」,還祭出社會秩序維護法,分明是針對外勞而來。

陳秀蓮聲明,今天的行動並非針對台北車站,而是台灣政府與社會大眾。全台灣有20萬名外籍看護居住在台灣的家庭中,超過6成全年無休。因為她們不受法律保護、沒有休假權,才會使得因為過節「難得被放出來一天」成為那麼重要的事情。她說:「她們在台灣一個人,沒有家、沒有自己的房間、可以去的地方有限,這些卻被視為理所當然。」

印尼籍看護阿妮(化名)也到場聲援抗議。她說,自己從2002年就來到台灣照顧阿嬤,她的雇主還教她怎麼使用電腦與印尼家人聯絡,平常會交換說中文、台語、印尼文、英語互相學習溝通,一個禮拜一定有一天可以放假,讓她有時間去上中文課、或是與朋友聚會。阿妮說,台灣人是很好的,但她今天還是站出來想要聲援其他的印尼朋友,因為「有的人一年只能休息一天,在外面卻也沒有地方可以休息。」

相較於台灣政府以限制性手段防止移工進入公共空間,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吳永毅以香港為例,他表示香港政府在面對需要公共休閒空間的大批移工,選擇採取較開放的態度,「像是維多利亞廣場或是中環的匯豐銀行外頭,假日往往擠滿大批移工,而香港政府不但有收拾垃圾的服務,假日也不取締攤販的商業行為,讓移工可以賣一些小東西。」

「但是在台灣,移工聚集在公共空間,台鐵不是呼籲政府面對這個問題,反而是自己拉起封鎖線。」吳永毅痛批,台灣政府無法進步到提供移工休閒的空間,至少也應該用友善的態度去面對,「但是台灣的政府不但不友善,甚至還把公共空間場所的垃圾桶收起來,然後怪移工亂丟垃圾。」

不過對於移工團體的抗議,路過的民眾卻不以為然,民眾何先生表示,移工可以去公園或旅館,「或是去河濱公園,一次擠30萬人我也不管。但是北車是交通樞紐,如果這裡可以擠這麼多人,台大醫院和總統府是不是也可以?」何先生強調,這些移工在自己的國家一定不敢如此違法亂記,就是因為在台灣有這些團體協助,才趕如此囂張。

而台鐵站長古時彥則強調,8月19日印尼開齋節活動後,許多民眾投訴北車大廳動線遭外勞「霸佔」,北車卻「沒有作為」,所以北車經過多方考慮與討論後,才會決定「以旅客權益為重」,用紅龍區隔動線,但僅僅針對大廳1/3的區域進行動線管理。

他也強調,這件事和族群問題沒有關係,要說製造噪音與髒亂,台灣人也有;如果造成外籍朋友不好的感受,他願意道歉,只是他也「很為難」。至於是否因為擔心移工聚集影響商家生意,古時彥也堅決否認有這樣的考量。

雖然16日封鎖線暫時撤下,但古時彥也直言,未來的週五、六、日一樣會拉上封鎖線,他也強調未來台鐵大廳將會以ROT方式進行空間使用,「使用方式還可再討論,或許是找人來走秀表演聚集人氣,或是進行藝術展演,都比一群人坐在大廳好,這裡吋吋黃金啊!」

而對於古時彥強調台鐵只是進行動線管理,吳永毅則反駁,台鐵拉的紅龍中圍出了禁制區不讓人進入,如果只是要做動線管理根本沒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只要拉出旅行行經的走道即可。吳永毅也憂心,台鐵大廳改建後由微風進駐,因為增加許多高消費的店家,許多移工擔心在大廳停留會遭到歧視,所以轉往其他地區,未來大廳若ROT委外經營,恐怕被驅趕的狀況更加嚴重。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