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_2960

圖片來源:鐘聖雄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3月27日文林苑拒遷戶王家傳出強拆危機,那一天我正好當兵休假,因為隔天收假,沒有辦法趕到現場。28日看到新聞,感覺整起事件是對人權的嚴重侵害。之後4月7日退伍,4月16日我就到了王家,一直住到現在。」剛剛在王家組合屋過完22歲生日的潘承佑,隻身北上留守王家,同時靠著打工賺取交通費往來在各個抗爭場合之間,聲援受體制壓迫的人們。日前王家現場聲援者與工人發生嚴重衝突,潘承佑飛身躍上啟動中的怪手,要求工人立即熄火停工,但看似激烈的手段底下,潘承佑卻希望在王家達成一個「非暴力抗爭」的可能。

投入都市更新議題的潘承佑,過去對人權議題一直感興趣。「國小四年級時,電視上正好再播放蘇建和案的新聞片段,他們的判決一直沒有執行,而我問母親發生了什麼事?她回答我,那三個人,可能是被冤枉的。」潘承佑說,那個印象一直留在他心底,也讓他對於廢死和人權相關議題開始留心。「在我的價值形成過程中,發生過很多衝擊,讓我企圖對於人的生命這塊進行探究和平衡。我認為人的生命在消亡的過程中,不論是自然或不自然的原因,都不應該是由外力介入。」

母親是陶藝家、父親是雕塑家,潘承佑則是希望可以從事與電影創作相關的工作,因此高中時念的是美工科,但因為學校著重的技術在繪畫方面,而潘承佑的興趣則是雕塑,因為在學科上無法獲得肯定,對於學校的專注力也逐漸轉移到社會議題上頭。「加上2009年那段時間,台灣許多社會議題逐漸發酵,我也開始把心力轉移到校外。」也因為轉投注在校外事務上,潘承佑並沒有完成高中的學業就離開學校。

「之後我在一間酒吧打工,老闆正好是地下樂團的成員,對社會議題有許多接觸,我也間接多知道一些不同的東西。」潘承佑說,結束酒吧的工作,他轉往議員服務處擔任美工,幫忙寫紅白帖上的毛筆字和輓聯,也看見許多不同的人進出議員服務處,並廣泛接觸了許多社會底層的人。

416日的凌晨兩點,潘承佑來到王家前,當時組合屋尚未搭建完成,兩個聲援者留守在帳棚內,潘承佑上前與他們攀談,之後便一路留守至今。「會到王家駐守,一方面是因為強拆事件發生的當天,我沒有辦法到場,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原本可以出面的事情在眼前崩壞,所以才讓我想留守在這裡。」

EDD_3298  

圖片來源:鐘聖雄

從人權議題到都市更新,潘承佑表示,人權包含相當廣泛的範疇,而都市更新導致原本有家的人流離失所,一樣也是人權遭到剝奪,「另外同意戶本身也在這個狀況下承受了一定程度的絕望。因為體制改變了原本社區的樣貌,甚至讓人的自由意志遭到扭曲,也許身在其中的人不自覺,但它卻對這些人造成無可挽回的影響,但體制造成這些影響後卻放任不管,因此我們並不是在這裡與同意戶做殺戮,而是反對體制的放任。」

「我希望在這裡實現一種『非暴力抗爭』的可能。因為每個人都有權力去關心任何事,而即使我站在你的對立面,也不該被暴力對待。」潘承佑說,雖然當現場雙方關係越趨緊張後,衝突時難免出現暴力成分,「但我想這也是一種修練,讓我們調整自己的方式,而過程中我們也看見當我們調整後、不以辱罵工人的方式去對待他們,工人也會不再以如此粗暴的方式對待我們。」

相較於過去參與廢死的活動,寫聲援信支持冤案平反,如今在王家現場潘承佑的角色以不只是單純的「第三人」,反而成為事件的「當事人」,「但我更能感同身受的理解暴力行為的發生,因為當無力感增強後,的確無法繼續和平理性的去面對事件的發生。」但即使面對暴力對待,潘承佑強調,他並不希望針對施暴者進行反擊,「因為那可能是去攻擊一個與我角色相當的人,但這個攻擊對於事件解決本身卻不會有助益。」

EDD_3491  

圖片來源:鐘聖雄

潘承佑也坦言,偶而在衝突發生的當下,面對挑釁與攻擊時,仍然會以辱罵方式反擊,「但事後我也相當後悔,因為不管是同意戶或其他人,都是體制下的受害者。」

對於王家現場近日發生的衝突事件,潘承佑以米爾格倫實驗(Milgram experiment)(注)來解釋現場的狀況,「現場的工人在工頭的指示下,只能努力『達程目標』,而且當背後的靠山讓工人合理化施暴行為,並且是在一定界限內不至於讓受暴者致死的前提下,工人的施暴行為也就更不受道德約束。」

「書本上面對的非暴力抗爭,多是針對政府或體制,但在王家現場,我們面對的卻是一般人。它會更加廣泛的讓你發覺,背後權力運作的存在,但你卻無法觸及。」潘承佑說,在王家的經驗讓他學到,「如何在這種狀況下保護自己,並且向更有效的打點進攻。而不只是單純的因為『非暴力』而讓自己在這裡被消耗。」

目前建商向部分聲援者提出告訴,潘承佑的家人也收到通知書,通知潘承佑需前往警局進行筆錄,「我媽感覺我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不過我也向他們解釋,我並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情,也向他們分析我之後可能遭遇的問題。雖然非暴力抗爭不免讓自己受到傷害,但潘承佑強調,面對這些攻擊,他並不會以暴力回擊,「我並沒有做出任何直接傷害他人的事,我非常在意這一點,因此我也不會在這個現場,成為我不想成為的人。」

 

米爾格倫實驗:

這個實驗的目的,是為了測試受測者,在面對權威者下達違背良心的命令時,人性所能發揮的拒絕力量到底有多少。

相關連結:http://zh.wikipedia.org/wiki/%E7%B1%B3%E7%88%BE%E6%A0%BC%E5%80%AB%E5%AF%A6%E9%A9%97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onkwun
  • 最近有女異性戀跟我抱怨「黃國昌是個帥哥為什麼沒有人說!」「被中時拍到丟煙蒂超帥」這類生命中的小確幸未能獲得世間的認可之遺憾萬千,因此要補一句「靠悲是帥哥」。反正男同性戀被污名化到一種不會再更髒的程度了於是就我來幫大家講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