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經歷轉型與搶水爭議,最後決議由光電產業轉型為精密機械園區。9日國科會提出「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要求變更原環評結論,在「對環境友善」的前提下打算將廢水排入濁水溪,並且讓廠商能在專管完成前也可允許營運。只是當初2009年中科四期專案小組審查時,環保署曾建議國科會需針對科學園區開發進行政策環評,3年過去卻未見蹤影,也讓環保團體痛批,政策方向都沒有搞清楚,卻只審查枝微末節的問題,簡直是本末倒置。

原本為了友達光電量身定做的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在光電業不景氣、友達決定不進駐設廠後,為避免中科四期淪為蚊子園區,國科會提出轉型計畫,預計將光電園區轉為精密機械園區。

由於產業內容轉型,中科四期的用水和污染排放也與先前規劃不同,根據中科管理局提出的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轉型精密機械後,園區最終用水每日2萬噸,除了由自來水公司每日供應0.48萬噸,剩餘用水則由鳥嘴潭人工湖調度使用,而中期用水則由農業用水支應,每日調度農業用水0.152萬噸。

另外在污染方面,因產業使用面積改變,預計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s)將會從原本的每年1093噸降至每年648噸。而廢污水也從原本的最高12萬噸減低為2萬噸,且在考量到對養殖業的影響,因此將從源頭排除「銅製程」,保持水質中的銅離子濃度在0.15mg/L。

而國科會也要求變更原環評結論,將污水排放置濁水溪,而放棄原本日排6萬噸以下排放至濁水溪或舊濁水溪河口潮間帶低潮線以下、超過6萬噸時則以海洋放流方式處理的結論內容。另外也要求變更「放流水排放專管設施完成後,使得同意進駐廠商營運」,讓廠商可以在專管未完成前即可營運,但不得將污水排放在承受水體中。國科會副主委賀陳弘也強調,中科四期轉型方案「對的起鄉親、對的起土地,減少用水8倍,而且沒有使用一滴地下水,在園區開發中已屬少見。」

雖然中科四期轉型表面上看起來減少用水和污染,但環保團體質疑,2009年中科四期環境影響評估專案小組審查時,環保署曾建議國科會提出科學園區開發的政策環評,且需在隔年的2010年12月31日前提出,但實際上國科會至今並未提出政策環評,彰化芳苑鄉反污染自救會總幹事林連宗直言,今天中科四期會走道轉型,就是因為產業政策出了問題,「如果不先開政策環評就去審查環差,根本是打算先搞成既成事實,到時政策環評認為不宜開發也來不及了。」

淨竹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林聖崇也直言,除了科學園區的政策環評,另外也應該針對水資源分配和大批農地轉為非農業使用等問題進行政策環評,畢竟中部不但是水資源匱乏區域,更是地層下陷嚴重地區,超量的水資源調度,其實只會加重地層下陷問題。林聖崇也強調,沒有在總量與上位計畫中有定論前,根本不該審查中科四期的環差。

對於環團訴求先有政策環評再進行個案審查,環保署綜計處解釋,政策環評必須是由業務單位提出,而環保署建議國科會後,國科會後續辦理狀況如何則得由國科會說明。至於水資源的政策環評則已經做過,至於農地變更使用的政策環評,農委會在去年也提出範疇界定,就等農委會將政策環評報告送進環保署。

而國科會則強調,由於國科會再評估後認為目前科學園區虧損嚴重,未來恐不會再開發新園區,因此不提出政策環評,而打算准用「工業區政策環評」。中科管理局副局長郭坤明也直言,中科四期的環評已經通過,今天只是送環差審查,與政策環評與否無關。

不過這樣的解釋也讓環評委員無法忍受,委員李俊璋痛批,並非不開發新園區就不需要政策環評。委員林慶偉也直言,這樣的回答讓人「很不滿意」,國科會自己承諾要做,回去之後卻完全不做政策環評,讓人無法接受。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陸詩薇也質疑,雖然政策環評在法令上並無規定必須先於個案環評,但是政策環評是對於總體開發和資源總量管制的規劃,從邏輯上來說,當然得先有政策環評再有個案環評,更何況當初已要求2010年底前要完成,至今卻是什麼內容都沒有,「國科會甚至說要准用工業區政策環評,但科學園區內的廠商租稅優惠、各項福利與工業區完全不同,產業別也差異甚大,怎能拿來使用。」

除了缺乏政策環評,中科四期也悄悄在環差中過渡污水排放方案,雲林縣副縣長施克和指出,報告中國科會打算將廢污水排入濁水溪中,但先前的環評結論卻是6萬噸以下排入濁水溪或舊濁水溪河口潮間帶低潮線以下、6萬噸以上以海洋放流方式處理,「現在國科會等於是排除了海放方案,直接選擇排放濁水溪,但排放方式應該另以環差送審才對。」環評委員也認為,即使污水量已降至每日2萬噸,那也應該選擇河口低潮線以下的排放方式,不該直接排入濁水溪中。

另外彰化環保聯盟總幹事施月英也質疑,國科會在長期用水規劃中載名要使用鳥嘴潭人工湖的水資源,但是鳥嘴潭的相關環評會議中,卻已經強調不會供應中科用水,中科四期的長期用水究竟從哪來,還需要開發單位再釐清。環評偉劉義昌也直言,水資源問題一直是中科四期的癥結,但水利署在這方面卻不敢明確表態水源不足,而國科會在相關報告中也僅模糊表示「長期水資源供應完成後將不調度農業用水」,他要求國科會必須在報告中明確寫清楚調撥農業用水的時間,以及後續若找不到長期用水又該如何,以保障農業用水不受工業搶奪。

由於長期用水、污水排放都缺乏更仔細的資料,加上政策環評的辦理情況也尚未釐清,最後主席張添晉決議擇期再開延續會議,並要求水利署到場說明長期水資源方案,主席也同意延續會議中仍可讓民間團體進場與會。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