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Cam_1334200035304  

2009年底,離開第一份工作,前往中國旅行。彼時中科四期的環境影響評估審查剛剛結束,多達十幾項的有條件通過決議讓人沮喪,而同一案子的區域計畫委員會正如火如荼的審查。走訪沈從文的故鄉,友人來電告知中科四期的區域計畫委員會已然通過,住在古城傍著河岸的民宿,一夜不能成眠。

記得區域計畫委員會審查時,位於中科四期基地上的相思寮因為面臨徵收,老人家連夜北上陳情,希望委員能夠給個轉寰餘地,不要讓他們連公媽都不知道該請去哪。老人家哽咽,旁邊的學生也紅了眼,站在遠處拍攝的小朱姐默默戴上墨鏡,她說不想讓人看見她也流淚。

中科四期還是闖關成功,即使在那個時候,大家早已知道,傳說中將會進駐設廠的面版大廠友達光電根本不會來,但政府依然在強硬的做著這個春秋大夢,將高耗水高污染的產業設在一個地層下陷嚴重的農業大縣。

隔了三年,中科四期面臨全球經濟不景氣、光電產業前景不如預期的危機,友達果真不來了,而國科會只得提出轉型計畫,讓這個早就胎死腹中的計畫硬是可以生出一朵花來。

轉型計畫通過後,國科會以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方式送審,環差會議上,環保團體要求國科會應該先提出科學園區的政策環評,但中科管理局確認為中科四期環評早已通過,今天只是來做環差,言下之意就是,這案子死活都是過了,政策環評也管不到我。

但中科四期的轉型凸顯的正是產業政策的問題,一開始因為政治原因,為了給彰化縣長選舉抬轎,才讓科學園區放在一個不適當的區位,而且完全沒有檢討科學園區政策這麼多年下來帶來的效益,以及新設園區的走向和獲益預期。反而只是換湯不換藥的把代工產業包裝成高科技,大量給予廠商租稅優惠和便宜土地,讓這些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廠商與地方派系勢力共同演出一場未來榮景的大戲。

轉型給了國科會一個檢討的機會,但它沒有把握,反而只是換了個產業類別,把當初面版業預估產值和就業機會等誇大標語照抄一遍,就成了如今的轉型環差報告。

而面對環保團體要求政策環評先做再審個案,甚至有委員直言,如果今天不讓環差審查,國科會就得照原本方式開發,「這樣比較好嗎?這難道是你們要的嗎?」這種單向的威脅語句就和開發單位一直以來誘騙當地人的語法相同,沒有中科四期就沒有就業機會、沒有地方繁榮。但實際上,環評通過不一定要進行開發,尤其在如今已經面臨產業轉型之際,國科會大可以急踩煞車,而不是不過環差就照原來方式走。

三年來這場爛戲不斷上演,重複的台詞讓我都快相信,也許瘋的是我不是他們。

雖然隨後台北行政法院判決中科四期區域計畫開發許可撤銷,但這項判決中針對的部分是區位選擇的問題,包括選在地層下陷嚴重區,加上選擇在農業區進行開發,違反國土有效利用及國家資源合理配置原則,且釋放大面積農地也將影響糧食安全。

這樣的判決內容很容易讓國科會拿轉型作為解套理由,畢竟轉型精密機械園區後,耗水量僅剩1/8,而污染更是比過去更低,加上國科會強調「不使用一滴地下水、我們甚至封了水井」,因此對於地層下陷不會造成衝擊。

且雖然原告律師針對中科四期在申請開發許可前為先向農業主管機關取得農地轉做他用的同意書件,不符農發條例相關規定,但是判決認為並沒有不合農發條例的問題。換句話說法院基本上同意中科四期有拿到農業主管機關許可,那麼在農業主管機關許可、審查委員同意的前提下,法院的「區位選擇有問題」論點,恐怕還有爭執的空間。

記得中科四期環差審查時,國科會副主委賀陳弘親自坐鎮,他說「中科四期沒有用一滴地下水,轉型方案已是對的起鄉親、對的起土地。」想起相思寮在2009年底的平安夜舉行的高科技受害者祈福音樂會,以及隔天中科四期的動土典禮,還有阿媽在區委會上的眼淚。

永劫輪迴一般的場面不斷上演,這件事情成了一塊巨大的東西佇立在那兒,而它本身的愚蠢也將堅持不懈。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