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壹傳媒不經虧損轉手易主,但造成壹電視財務缺口日益擴大的壹電視,卻不是因為內容品質不良才被市場淘汰,反而是在系統業者不願上架,導致壹電視無法打入主流有線電視市場,才造成後續收入不足的問題。而壹傳媒的轉手也凸顯的有線電視市場本身制度性問題,自由市場的表相下,系統業者擁有操控節目露出與否的能力,而閱聽眾的權益也在系統業者本身利益考量中遭到剝奪。

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管中祥表示,根據官方統計,有線電視市佔率6成以上,剩下的市場則由MOD和衛星電視等其他系統瓜分,對於一個節目來說,無法在有線電視上架,等於在主要市場中缺席,廣告收益也就相對減少。

壹電視無法在有線電視上架,其實只是系統業者對於節目露出握有生殺大權的其中一個例子,管中祥指出,許多弱勢頻道,例如宗教節目等,就會因為付不起上架費而退出有線電視市場,而一些爛節目之所以可以一直出現在有線電視裡,就是因為它本身是系統業者製作的內容。

系統業者可以自行決定要不要讓一個已經取得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執照的頻道上架,「因為NCC認為那是一個競爭的自由市場,而業者可以自己去談上架與否。今天系統業者不給壹電視上架,也是人家不想賺它的錢,這樣難道不行嗎?」管中祥說,表面上自由競爭,實際上這個市場的遊戲規則掌握在少數人手中,讓這個市場看起來自由開放,實際上一灘死水。政大新聞係副教授劉昌德也表示,雖然要求NCC去干涉什麼樣的頻道應該上架、什麼又不行,的確干預過深,但是在台灣系統業者僅剩3家壟斷的狀況下,這個市場的競爭機制早已失靈。

而弔詭的是,原本應該交由市場去決定哪些頻道應該留存,但實際上身為市場一份子的閱聽眾只是被動的被決定該看什麼、能看什麼。管中祥直言,「閱聽眾反而在整個環節中相對最弱勢。」

管中祥以過去法國的模式為例,「在法國系統本身是由國家經營,而上架與否則是由另一個第三方單位審核,讓系統業者的影響降到最低。」而台灣過去媒改運動提出「製播分離」的原則,要求製作節目和系統業者應該完全分開。不過雖然媒改運動長期呼籲,但台灣系統業者生態複雜,也讓政府不敢從制度上進行改革。劉昌德也指出,因為政府長期的怠惰,加上NCC過去10年未曾努力達成數位化,因此讓這些業者能夠一直獨大下去。

除了制度面需要尋找突破的出口,閱聽眾的主動選擇也是另一個可以對業者形成壓力的的來源。但管中祥也直言,消費者運動本身有他的侷限,多數人可以知道自己不要什麼,但卻很難想像一個更好的狀態,管中祥直言,「如果今天我們的閱聽眾在選擇MOD或是無線電視上的人數與有線電視一樣多,那麼這些系統業者就會開始擔心,開始朝改善品質方向前進。但實際上閱聽眾的收看習慣卻很難改變。」

也因為多數的閱聽眾還不知道如何開始「在乎」自己收看的節目,以及比較訊息來源的品質好壞,也讓系統業者獨大的狀況持續存在,讓壹電視無法順利上架。壹傳媒的轉手凸顯了閱聽眾在還不知道有什麼選擇以前,就已經被選擇了。

管中祥感慨,如果閱聽眾過於依賴電視媒體,那麼我們將容易受到電視媒體綁架,但實際上現在早已有許多訊息來源,「有能力觸及不同媒介的人,應該找尋更多不同的消息來源,放棄舊的東西,因為當我們開始放棄,這些業者才會擔心市場的流失。」劉昌德也認為,除了公民應該關心制度問題,身兼閱聽眾與新聞從業人員的媒體工作者,由於本身更應瞭解媒體環境內部的問題,因此應該負起責任不斷告訴社會大眾,現行制度中的漏洞。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