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勞保年金恐出現破產危機,讓勞工團體憂心現在的年輕人未來老年生活將無保障。雖然勞委會提出可由修改現行「退休給付以最高60個月平均投保薪資計算」的方式,並且降低所得替代率等雙方面進行,但勞工團體呼籲政府應該負起責任,撥補填滿財務黑洞。而學者則認為,調整給付計算或是降低所得替代率,前提是政府必須維持退休後的所得替代率穩定,否則將出現更多危機,且長期撥補並非解決問題的良方,健全財務狀況讓保險制度能自給自足才是長遠之計。

面對勞保基金財務黑洞,政大法律系助理教授林佳和直言,勞保基金的問題簡單來說就是「入不敷出」,他直言,目前符合勞保領取資格者有224萬人,這些人將可以提領2兆多元的金額,但現階段勞保基金內只有5千多億的現金,根本不足。林佳和指出,社會保險應該要維持一個動態平衡、隨收隨付,讓它的收入可以應付支出,但台灣的勞保基金很明顯的收入不及支出。

且未來狀況將會更加艱難,林佳和指出,台灣邁入老年化社會,加上失業率增加和少子化衝擊,現在平均5至7人要扶養一個退休人口,但是20到25年後,每個年輕人平均要扶養一個退休人口,換句話說年輕人的負擔將越來越重。

「不過這並非台灣才出現的問題,許多歐洲國家也面臨同樣人口結構的改變,因此為了維持老年生活的穩定,國外將退休保險的金額定得相當高,畢竟想要享受穩定的老年就應該付出代價。」林佳和也指出,國外在制度上也進行調整,包括由國家負擔部分責任,來因應少子化後貢獻保費的人口月趨減少的問題。

由於勞保基金關係到廣到勞工的退休保障,對於已出現的財務問題,勞委會也提出解決方式。勞委會副主委郭芳煜表示,勞委會目前已從所得替代率、保險費率、平均月投保薪資、資源挹注及基金投資報酬率等面向精算。

勞委會表示,由於台灣現行的勞保所得替代率為1.55%,遠比日本的0.7%來的高,勞委會也在思考是否調降比率。另外因為目前退休給付是以「退休給付以最高60個月平均投保薪資計算」,換句話說只要職業生涯中曾經有過60個月投保薪資達投保金額上限43900元,退休後都能夠以此金額計算領取保費,勞委會認為這樣將對財政造成負擔,因此考慮修改計算給付方式,改以「終身投保薪資平均值」做標準,並考量加計物價指數。雙方都讓勞保基金在支出上得以減少。

對於勞保基金出現財務危機,全國產業總工會強調,台灣平均薪資水準嚴重倒退,這一代青年勞工不僅賺最少還要繳最多,但現在勞委會提出的降低給付水準等解決方式,只不過是將增加的保費負擔完全遞延到年輕人身上,增加了世代之間的不公平。為了保障勞工退休生活,全產總呼籲政府應負起最終給付責任,逐年編列預算優先撥補財務缺口。

而林佳和則是認為,勞委會打算降低勞保所得替代率,以及變更給付計算方式,都可能衝擊到就業不穩定的勞工,他強調,根據世界銀行的建議,退休的可支配金錢應該至少得要有工作時的薪資的6成。「目前台灣勞保的替代率大約4成,勞退新制提供的退休金大約2成,兩者相加可讓退休勞工領到薪資6成左右的退休金,勉強達到世界銀行標準。」

但是若要調整所得替代率和給付計算方式,將會影響領取退休金的比例,林佳和強調,政府在進行調整時必須以保持退休金與薪資比例的穩定為前提,否則將會造成很大的危機,退休人口領取的退休金無法支應生活。

至於勞工團體要求政府撥補,林佳和也強調,現階段台灣的狀況,政府勢必得要撥補,但是撥補並非長久的方式,政府更應該思考健全勞保基金的財務穩定。他指出,目前勞保基金提撥比例是薪資的8.5%,遠遠不及德國的26%(其中13%由資方負擔、13%由勞工負擔),且當中是資方提撥7成、勞工提撥2成,剩下1成由政府負擔,換句話說資方負擔比例僅6%左右,還不到德國資方負擔的一半,「台灣的資方不願多給錢,但就算是德國的資方也不願意給這麼多,但這些工資附隨成本,卻是維持社會不分裂的基礎。」

且要求由國家撥補,但在目前台灣政府財務困難的前提下,恐怕只有加稅一途,而對誰加稅也成為另一個問題。林佳和指出,在台灣資本利得對於稅收的貢獻是工業國家中最少的,其他國家資本利得和勞動所得稅收比例大約1:1,但在台灣勞動所得卻佔了稅收的7成,林佳和憂心,台灣政府長期不願針對資本利得課稅,卻不斷舉債,導致財務問題嚴重,如今要撥補填充勞保基金缺口,恐怕將是從受薪階級身上榨取更多錢。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