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學雜費凍漲,但學校支出不斷增加,讓許多私立大學只能努力找尋財源,但少子化衝擊勢必影響學校招生,大量依靠學費支撐學校營運恐不是長久之計,如何發展各自特色擴大招生,也成為每個學校努力的方向。29日輔仁大學舉辦了「私立大學未來經營的困境與對策」研討會,邀請各私校校長提出私校經營上的問題與分享各自的發展策略。

相較於美國,頂尖大學以私立大學為主,台灣的私立學校在社會名望上始終不如公立大學,輔大校長江漢聲指出,台灣的私立大學無法成為哈佛一類的學校,因為台灣的私立大學面臨4大困境,其中包括:經費短絀、政府管制、社會觀感和師資難聘,而4個原因又彼此影響,造成惡性循環。

「辦好學校做重要的就是經費,要能增加經費,除了學費和政府補助,學校的募款與展業也是擴充財務的途徑。」江漢聲指出,以美國史丹佛大學為例,史丹佛的學校經費中,學費收益僅18%、政府補助29%,展業和募款各佔26%和27%,但是台灣的私立學校經費來源中54%~69%都來自於學費,其中末端的私校學費更佔了經費來源的7成以上。

而政府補助上公立大學與私立大學又相距甚遠,以98學年度政府補助為例,公立學校每個學生平均得到政府補助14.25萬元,私立學校學生則只有2.47萬元。換句話說當私立學校多數依靠學費作為經費來源,而政府補助也讓公、私立大學之間的差異加劇,「台灣根本不可能出現哈佛一類的頂尖私立大學。」

江漢聲也直言,政府以齊頭式的評鑑來要求私立大學,「但是所謂的評鑑,應該是要由學方主動提出,政府再評估應該補助多少。但現在卻反過來,定下標準要所有人一起遵守,結果反而導致司校長的一模一樣,失去了各自特色。」

另外雖然私立大學也能進行募款,但是政府在募款上卻有諸多限制,「例如自然人方面指定捐款給某私立大學,捐款額度在綜合所得總額的20%以內可最為所得稅的列舉扣除額,而透過財團法人私立學校興學基金會未指定捐款給特定私校,捐款額度沒有數量限制,可全部列舉為所得稅扣除額。這樣的制度讓一般人捐款給特定學校的意願降低。」

江漢聲建議要讓私校能夠自由發展,就應該讓學費回歸市場機制,另外比照貧富進行補助,大額捐款部分比照公立學校可全部免稅,並且讓評鑑制度鬆綁,容許學校自我評鑑。

除了政府制度減少管制,私校校長也希望政府能夠支持擴大招生,因為少子化的衝擊讓招生缺口已是無可避免的危機。世新大學校長賴鼎銘指出,根據統計預估,2016年出生人口將會從32萬降至27萬,到了2028年則會降低至16萬6千人,而比照2011年大專院校招生名額高達30萬。義守大學校長蕭介夫強調,2016年招生率將只剩下6成。

目前教育部打算向東南亞積極招生,將台灣高等教育打造為亞洲的教育重鎮,蕭介夫強調,這樣的政策方向固然很好,但需要實際落實的政策支持。他以義守大學為例,除了和姊妹校成立策略聯盟,還安排全英授課的課程,另有雙聯學位和境外專班,加上背後有義聯集團支持,提供就業機會,也成為吸引學生的誘因。

賴鼎銘則指出,擴大招收外籍生,會面臨外語開課、宿舍等實際問題,如果要擴大招收外籍生,最好能讓外籍生先研習一年中文再進入一班課程,賴鼎銘也建議,與其大量招收東南亞學生,其實開放招收中國籍學生更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不過雖然校長期待能讓學費回歸市場機制,教育部積極鬆綁,但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理事長、輔大社會系教授戴伯芬則認為,當高等教育遇上危機時,更應該回頭思考「教育的本質」,不一定得要依靠市場化來作為發展的良藥,也可以思考學習歐洲大學的「公共化」制度,由政府提供資源也讓每個學生享用更精緻的教育品質。

只是這樣的建議賴鼎銘質疑,學費不漲、成本增加,學校能給學生的資源其實反而減少,教育部給予的經費又有諸多限制,且若要朝教育公共化方向前進,一般民眾能否接受增加稅收投資教育都是問題,而這些問題也都需要教育部積極面頓思考。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