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大家都是拚了命的在生活,如果我不比別人努力,我能拿得出什麼來!」外界印象嬌嫩、抗壓性低的草莓族,其實面對生活反而更加堅持自己的夢想,在現實衝突中努力向前走。3日台北市勞工局舉辦紀錄片「草莓的滋味」首映會,透過影像讓外界看見草莓族的堅韌。

曾經以「深情台灣──蕭泰然的家園戀歌」在休士頓國際影展獲得銅牌獎的導演吳永欽以7年級生為題,記錄這群7年級生勞動的身影。由4組影片構成的「草莓的滋味」,訴說7年級生如何面對自己的人生,其中包括一心嚮往服飾業的女孩、從捏麵人到偶動畫的影像工作者、出身單親家庭依靠自己努力生活的搬家工人和原本想成為刺青師,現在從事影像設計的電鏽師傅。

大年念了半學期就休學的藍婉如,因為對於服裝業有熱情,毅然離開學校從工讀生做到店長。雖然才24歲但已經得要負擔一間店的責任,藍婉如卻相當努力,「每天晚上我都在想隔天開店要做些什麼,擺設怎麼做、服裝怎麼搭配,想著想著睡不著,隔天一早就急著把事情做完。」也因為投入熱情,希望能夠擁有自己的服裝店和品牌,藍婉如也逐漸累積許多熟客,獲得客人的信任,努力朝自己的夢想前進。

國小畢業後就完全依靠自己過生活的王鼎貴,因為從小單親家庭,物質基礎不如他人,因此很小就出社會,跟著認識的大哥從事搬家工人的工作,靠勞力賺錢希望未來能讓自己孩子狀況比自己好。「因為現在同年齡的同儕,至少都有高中畢業,如果要跟別人競爭,還是需要在學歷上有一定程度,所以我現在也回學校唸書。」王鼎貴說道。目前他也在學校學習餐飲科系,並且轉換工作至餐飲業打工,讓自己學以致用。

而王鼎貴的狀況也讓導演最擔心,因為單純勞力為主的工作難以累積技術,而年記輕輕的王鼎貴如果只能以這樣的方式維生,受到的社會經濟波動影響將會最深,吳永欽也強調,台灣社會中有許多單親家庭的孩子,其實很努力,只是社會沒有給他們機會,「希望透過這部影片,能讓社會伸出援手給這些孩子資源」。

從小就知道自己目標的黃勻弦則是努力朝影像工作邁進。不過從事影像家人卻很擔心她是否足夠養活自己,「小時候我爸要我每年暑假去彰化的伸港廟前賣捏麵人,一直到大二我都還在賣捏麵人。因為我爸說至少能有一技之長可以養活自己。」

目前在遊戲公司工作的黃勻弦一邊也進行創作,她強調「賺錢是為了創作,而我努力讓夢想可以實現、現實也能顧及。」她所創作的「巴特」系列,就是以寄養家庭的孩子為主題,在寄養的過程中理解「家」的意義。年記輕輕就很有想黃勻弦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只要拚那一口氣,一定可以走下去。」

而家裡從事中藥行的侯世元,原本念的是南藝大,大二後離家前往日本學習服裝設計。離開家鄉10年,侯世元才回到台灣,雖然一開始想要成為刺青師,不過因為擔心與家裡發生衝突,因此轉往電繡一行,從事服裝視覺設計,「我希望能夠讓台灣人有更多樣的選擇,而不是大家都只能選擇穿polo衫」。

雖然收入不多,但侯世元依然不放棄,他說,當你知道自己要做什麼、要往哪裡去之後,你就能夠一直往前進,「大家都是拚了命的在生活,如果我不比別人努力,我能拿得出什麼來」。

面對這些堅強的草莓族,台北市勞工局長陳業鑫也強調,小說「巧克力戰爭」中有一句話,「你敢不敢堅持做自己,敢不敢與眾不同」,而這幾個年輕人甚至比書中的主角更加勇敢,更勇於做自己,「看完這部紀錄片,將會對草莓族完全改觀。」

不過,勞工局花大錢拍影片,影片內容卻無關勞工權益,第一銀行工會總幹事汪英達強調,勞工局呈現的內容仍停留在上一代「黑手變頭家」的夢想中,他認為這種片子青輔會、經濟部都可以拍,勞工局要製作影像,內容至少應與「提倡勞動權益、勞動意識教育、要求資方確實遵守各項勞動法令等內容有關。」他直言,如果這些影片在提倡勞工意識和權益上頭毫無進展,花大錢拍片的意義何在。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