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程序問題,我們不同意共同結論的內容!」

經濟部第一次主辦的「全國產業發展會議」第二天,會議進行到最後,由經濟部工業局和商業司分別宣讀會議共識時,陳椒華老師在台下不斷重複這句話。

之後經濟部長施顏祥上台做結論,台下的環保團體更加焦躁,紛紛起身抗議,要求施顏祥重新確認所謂的「共同意見」,究竟有多少真正獲得共識。

這些寫在結論裡的共同意見,包括研擬放寬勞動規範、包括研擬放寬土地審查的門檻、包括要求農業節約用水(雖然農業早就沒水可用)去支持產業發展,而這些政策通通都是民間團體反對的內容,卻全被打包在結論裡頭。

陳椒華老師氣憤的重申他們根本沒有同意這些東西,又怎麼能算共識,而會議的司儀則透過麥克風,要求環保團體尊重台上發言人,並請現場工作人員維持場內秩序。

坐在我身邊的幾個人竊竊私語,用嫌惡的語氣批評環保團體進來鬧場。

這樣的畫面讓我想起好久以前,因為污染問題而槓上台塑的黛安威爾森(Diane Wilson)來台,準備把一年一度的「黑星球獎」頒給台塑集團,而台灣的環保團體與黛安威爾森(Diane Wilson)也選在台塑股東會當天,準備到場把獎座送給台塑。

環保團體透過小額認股的方式成為台塑的股東,在股東會上提醒大家應該監督台塑造成的汙染問題,而不是單純的透過股票賺錢就好了。台下黑鴉鴉的一群人,個個都用憤恨的眼神望著台上的環保團體,當環保團體開口發言時,台下的人則是發出噓聲,要他們下來不要再囉嗦了。

股東會上一個年紀頗大的老伯看著我,用不小的音量開始訓斥,內容說了什麼我其實已經忘了,大抵是環保團體都在鬧事、叫我不要被騙之類的。

那樣的狀態讓我感覺相當窘迫,我不知道應該要走開,或是聽他講完,或者應該要嗆回去,很久以後我才知道,自己暫時的行動失能是因為害怕,害怕一個充滿了與自己立場相左的環境中、一個不友善的人,也害怕在那個不熟悉的氛圍中如果要面對大量的攻擊時,又該怎麼辦。

環保團體最後被請出股東會,層層保全阻擋下,他們試圖進入會場,最後還是徒勞。而股東會裡頭,台塑報告了當年的營運狀況和股東分紅,台下爆出熱烈的掌聲,甚至還有股東上台獻花,請台塑繼續加油為股東賺錢。

回到產發會現場,當施顏祥照稿唸完他的結論後,台下也爆出陣陣掌聲,不少人么喝著要回保團體出去,就連工作人員也跟著喊出「出去、出去」。緊接著上台的行政院長陳冲,同樣無視環保團體,唸完他的閉幕致詞,產發會就此落幕。而環保團體只能在會場外招開記者會,再次強調他們的立場,同時譴責施顏祥不願意確認會議結論的內容。

我其實一直都不特別喜歡這些婆婆媽媽們,雖然她們持續關心產業污染造成的問題,但每每在環評會議上重複相同言論,聽久了難免讓人厭煩。但是看著她們站在一個充滿敵意的會議中,堅持自己的立場與論述,對於他們的勇氣我卻相當佩服。

要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演講並不困難,但是要在敵對陣營裡叫囂卻需要很大的勇氣,我自己都無法確定換作是我,面對多數不認同自己想法的人時,我有沒有膽量大聲的說出我自己的想法。更何況是在大聲疾呼後要面對的群眾的冷漠,又是多麼令人難以忍受。

股東會、環評、產發會,這麼多年各式各樣大小會議上,我看著這些人,吶喊著希望每個人可以正視自己生活的這片土地,而不是以一種近乎幻想的方式來思考它的前景。而我也看到他們的聽眾是如何的冷漠與不屑,任由這些過於孤獨的喧囂迴盪在空無間。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