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鄰近中正紀念堂,金華街一帶的華光社區,從日治時期至今,陸續遷入許多城鄉移民和政治移民。從竹屋、石綿瓦到鐵皮屋,華光社區記錄了台北城的住宅變遷過程。只是這群長年居住在華光社區的居民,如今因為中央政府打算活化這片市中心精華土地,因此對土地上的居民提起拆屋還地告訴。去年底至今年初,法院判決陸續出爐,當地居民全數敗訴,除了必須拆屋還地外,還得要賠償不當利得,讓當地居民氣憤,痛批政府為了獲利不惜追殺百姓。

居住在金華街47年的王禹奇氣憤的說,華光社區土地面積大約12公頃,原本住有大約6百多戶人家,6年前土地管理機關法務部向居民提起告訴,要求居民拆屋還地。王禹奇說,由於住戶中大約一半屬於公務機關宿舍,居住在裡面的公務人員可以領到120萬至250萬不等的搬遷補助,雖然這些人也一樣挨告,但是只要在期限內領取補償後搬離就沒事了。「但是我們這些花錢蓋房子、買房子的人,不但沒有補償,還要被判賠不當利得。」

過去華光社區居民從多次要求政府提出安置計畫,讓住戶可以透過承租或是購買的方式取得合法住宅,「但是我們每次提,政府都只說再研議。而每次開會都只是來告訴居民他們打算怎麼做,這樣的會議根本沒有溝通效果。」王禹奇直言,政府不但不與民眾溝通,甚至使用司法作為手段,逼迫人民搬遷,「如果今天他先提出方案,我們當中有人不接受,那他對剩下不接受的人提告,這樣至少還說的下去,但是連溝通都沒有就提告,我們實在無法忍受。」

王禹奇也強調,現在判決出爐,許多住戶因為敗訴得要賠償不當利得,因此帳戶遭凍結、薪資也被扣押1/3。帳戶遭到凍結的住戶孫秀美說,她過去用自己的名字幫女兒開的證券帳戶如今被凍結,鄰居則有一戶10口人帳戶全部無法提領。「但是我們去問不當利得要怎麼繳納,法務部卻說還在思考。我們也沒說不繳,而且政府也還沒說要怎麼繳,現在卻先把帳戶凍結,讓很多人感到害怕。」

加上不法利得的追討是從提出告訴的那時開始計算,因此有些居民連本帶利被追討高達6百萬的賠償,也讓許多住戶選擇自行拆屋,期待政府對於自行拆屋者能夠有減免的方案,減少不當利得金額。對於政府用盡各種手段讓住戶自願拆屋搬離,金華街居民痛批,政府透過這樣的方式讓居民自斷手腳,而它自己則逃過背負「強拆」的責任。

民國52年在華光社區出生的孫秀美感慨,自己去年過世的父親,民國43年來台灣之後就一直住在華光社區,原本租屋、之後買屋,沒有想到臨老卻被國家控告,「父親是退役軍人,他過世前還一直要我向政府陳情,說他是退役軍人一生奉獻國家,國家應該照顧他們,而他也一直相信政府要遷移人民,一定會提出相對的安置計畫。」

雖然住戶判決皆已出爐,而法務部也正在進行現地屢勘的工作,但這片土地究竟要作為何用,卻沒有人知道。王禹奇說,過去華光社區曾規劃成金融中心,計畫成為「台北華爾街」,後來則是規劃成「六本木」,預計引進旅館業者。但現在「六本木」計畫已改到汀州路三總附近,而華光社區究竟又改成怎樣的規劃,沒有人瞭解。

因為害怕訴訟,加上高額不法利得,讓多數住戶選擇自行拆屋搬遷,目前只剩金華街上的住戶仍在據理力爭。住戶詹友坤說,2010年時金華街6名住戶針對法務部提起訴願,「因為根據國有財產局的『各機關經管國有公用被佔用不動產處理原則』中規定,在該國有地被撥用前即已被佔用的國有地,管理機關為給予補償且無使用事實,不能以騰空方式處理佔用戶。」而金華街房子早在國有財產局成立前就已經存在,住戶因此據此提起訴願。

但是訴願過程中,法務部始終拒絕出庭,導致訴願一再延宕,詹友坤氣憤表示,現在拆屋還地和追討不當利得的訴訟出爐,法務部還回過頭來說不管行政訴訟結果都不影響司法判決,因此住戶就是得拆屋,這樣的行為根本是知法玩法。

詹友坤憤怒的說,過去並沒有違建的概念,早期金華街一路延伸到敦化南路上,全都是像他們一樣的矮房子,現在政府打算利用這片土地,大家也願意配合,「我們並不是要求政府給我們補償,只是希望政府能有安置方案,但政府卻這樣對待人民。」他也感嘆,這片土地的價值水漲船高,但是土地的價值是因為有人使用才突顯出來,如今國家卻為了獲利,要把人民趕走、犧牲人民權益,這樣的作法難以讓人心服口服。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