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blr_mdsr6aRznR1ranoa6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這是一張關於瘋狂與荒謬的專輯,以及我們對於這些瘋狂與荒謬的詮釋和感受」。由台灣14位電子音樂創作人共同製作的《我愛核子能!?》電音合輯上週五(14日)舉辦發行派對,製作團隊也在16日舉行座談會,暢談專輯概念和創作過程。專輯製作人之一的Vice City說,「透過迷或者狂暴的音樂,我們想要反映的是目前核電政策本身的荒謬和衝突。過電子樂作為一種語言,讓更多人去理解核電議題,並且期待一個更乾淨、更少暴力的能源供應。」

「我是一個喜歡電子樂的人,也是一個DJ,我對社會議題一直都是雖然關心、但僅止於轉貼文章或在網路上按讚而已」這次專輯的製作人之一Blackbells說道。一直到去年諾努客走唱隊舉辦反核電音趴,找了Blackbells到場協助放音樂,才開啟Blackbells和反核的關連。

「之後我向身邊的朋友提起這件事,有些朋友質疑,為什麼我要反核,我才發現,我參加這個活動,就是表達了自己的立場,但是為什麼反核,我卻說不清楚。」也因為這次的經驗,讓Blackbells開始收集核電相關資訊,更深入的去瞭解這個議題,並且參與這次專輯製作,「我和核電議題是因為這麼偶然的機會結合,我希望許多聽音樂的人,也是因為偶然的關係,開始瞭解核能問題」。

而這一張由14位創作者共同製作的合輯,每首曲目則是由創作者根據對於核電議題的想法進行的創作。其中由Blackbells製作的「只是魚罐頭」,在樂曲中加入「鈷60、銫137」等聲音,以及達悟族作家夏曼.藍波安去年所寫的反核廢料宣言,強調核電產生的核廢料,對於蘭嶼造成的傷害。而另一名製作人Betty Apple所製作的「黑色狂歡派對」,則是諷刺核四工程是一場政商分贓的派對,也凸顯層層發包、層層貪污的工程,犧牲了核電廠的安全。

選擇電子樂,不僅僅是因為電子樂是這群創作者共同的喜好,還有電子樂所能呈現的多元性。Vice City說,雖然文化元素是社會運動中重要的一項工具,但過去與社會議題結合較為緊密的總是搖滾樂,而非電子樂。「其實電子樂作為一種沒有文字的音樂,透過各種效果,能夠反映出時間和空間之類的狀態,雖然電子樂相較之下比較沒有明確的指涉性,但卻有極大的空間能夠完成抽象的概念,讓聽者感受音樂帶來的氛圍。」也因為它所能包含的創作空間,讓製作團隊選擇以電子樂作為這次反核專輯的素材。

至於專輯名稱取為《我愛核子能!?》,Vice City解釋,這個名稱是一個大型電子音樂節「I Love Techno」的變形,企圖吸引喜歡電子樂的樂迷注意。另一方面則是因為「I Love…」這個標語在現今已經過度浮濫,而取做「I Love Nuclear」則是希望讓大家思考,「我愛核子能嗎?我為什麼愛它?核電議題沒有中間地帶,要嘛我們愛它、要嘛我們反對它,這個專輯名,就是希望大家表態。」Betty Apple則補充,「當我們說我們愛核子能時,這個東西卻可能傷害我們,那這樣的愛是應該繼續的嗎?」

而專輯封面則引用了台灣廟會中抬神轎的畫面,將神轎改成核廢料,接受眾人擁戴。Betty Apple解釋,這樣的概念來自於政府對於核電的宣傳,「如果我們只看政府的宣傳,就會以為核電真的是我們的神,提供電力和能源。但是核電產生的核廢料,卻是根本無解的難題,而我們還是愛著這個神。」

有了專輯該念,製作團隊首先也想出了14首曲目的歌名,並且開始邀請電子音樂創作者參與創作。「我們的歌名包括『只是魚罐頭』、『沒有人反核』等,諷刺政府過去把核廢料丟在蘭嶼,卻欺騙當地達悟族人說,核廢貯存場只是魚罐頭工廠而已。」Vice City說道。

而邀歌的過程,則是另一個反核論述辯論的過程,Betty Apple說,邀歌時,有些人會質疑為什麼要反核,或者對於需要用這樣的方式表達訴求產生疑惑,「但真理卻是越辯越明,透過被質疑,讓我們有機會把論述談清楚,也讓許多觀念被傳播。」

「有些創作者擔心他自己創作的過程,也得用到核能發電的電力,有些創作者則是擔心沒有核電以後會缺電。」Vice City說,在這些質疑過程中,我們也有機會去解釋核電發電比率、政府老用缺電作為威脅恐嚇人民的狀況,同時也能強調「就是因為目前我們無法選擇不使用核電,因此我們反對核電,我們希望能夠使用更乾淨、更少暴力的能源。」

耗時3個月完成的合輯,靠的是每個創作人自己簡易的電腦設備,無償提供自己的時間與創作能量,一起為議題發聲。Betty Apple說,「這張專輯帶有龐克的精神,用粗糙的製作方式去傳達一種信念,它包含了音樂本身的野性,少掉音樂工業中的精確。我可以說,這是14位創作者的純愛告白,是很美的。」而這張合籍的全數收入也將捐給長期關心核電議題的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讓反核運動能持續往前。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