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12467  

【記者呂苡榕台東報導】遭到高等行政法院裁定環評撤銷與建照無效的美麗灣渡假村22日進行「第七次」環境影響評估,引發贊成與反對雙方到場關切。反對開發的環保團體、學者與當地莿桐部落族人以程序問題質疑會議合法性,但是會議主席、台東縣環保局局長黃明恩仍堅持開會,並要求警察講抗議民眾帶離會場,導致現場一度混亂。

最後委員進行討論時,黃明恩也將委員帶離會議室前往他處,現場媒體要求比照中央環評規格開放媒體採訪,遭到黃明恩拒絕。經過討論,黃明恩返回會議室宣布,美麗灣開發案有條件通過。而反對開發的民眾則高喊「台東之恥、環評無效」。

根據美麗灣渡假村提出的報告,由於上次會議中不少委員表示美麗灣目前爭議過大,如果打算繼續進行第二期與第三期的開發,恐怕引起更大反彈,因此這次環評書件中開發業者也自斷手腳,取消第二期和第三期的開發案,希望能就現有建築面積提出環評以強渡關山。

人數未過半  反美麗灣人士抗議環評不合法

會議一開始,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陸詩薇首先提出程序問題,質疑委員人數尚未過半不應該開始會議,而擔任主席的台東縣環保局局長黃明恩則打算在等待委員來臨期間先邀請台東縣議員進行發言,也引發在場民眾氣憤,認為這樣的裁示根本毫無法源依據,怎能讓議員先行發言。

在場支持開發的議員與居民則鼓譟要求主席將反對人士帶離會議室,而警察隨後也打算強行將提出程序問題的民眾帶離,造成第一波衝突。另外場外反對美麗灣開發案的學生也企圖闖進會議室而遭到警察拖離,2名學生遭逮捕。

P1012545  

衝突暫緩後,登記發言的民眾也開始陳述意見。莿桐部落族人林淑玲表示,美麗灣開發案基地屬於原住民傳統領域,而當地居民也已向行政院和監察院陳情,要求開發業者根據原住民族基本法取得部落同意。不過對於林淑玲的意見,富山村村長黃文明強調,富山村轄區內的莿桐部落族人都是同意開發的,並沒有人反對。

建築已完工  違背環評預警精神

而台東野鳥協會會員楊宗瑋也質疑,環境影響評估是根據「預警原則」企圖降低開發後對環境的衝擊,「但是目前美麗灣都已經完成建築了,委員怎麼還能假裝這建築還沒蓋好、怎麼能假裝這個建築對環境還沒有影響來進行審查。」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副教授戴興盛也強調,「沒有環評就沒有許可,沒有許可就沒有開發,根據這個意旨,6公頃開發面積環評遭撤銷、後續建照當然無效,如果今天讓美麗灣補環評,那未來所有違建都可以就地合法。」

而環評委員張章堂也建議,此一開發案在適法性上遭到質疑,開發單位雖然在報告中強調適法性上站得住腳,但還是將此案送到中央環保署審查,才能讓民眾釋疑。另外不克前往開會的委員林啟燦則以書面意見表示,美麗灣究竟屬於實質違建或程序違建,環保署和內政部見解不同,顯見上位法令無法釐清,因此應該交由中央環評。

委員質疑污染問題未解 

林啟燦也提到,杉原海水浴場歷年水質檢測發現美麗灣施工期間污染數值上升,而停工期間數值趨緩,業者提供的報告卻沒有探討施工與污染是否有關,也無法確定後續繼續施工對於環境是否再度造成污染。而對於業者承諾使用三級薄膜處理污水,林啟燦也質疑,三級薄膜的處理量值僅有15CMD(噸/每日),如何處理美麗灣250 CMD(噸/每日)的廢污水。

陸詩薇則質疑目前的環評委員成員中,大部分都屬於環工專業背景,卻缺乏人文、海洋生態和其他的專業,這樣的委員組成根本違反環評委員應多元專業組成的原則。「更不用說還有程序上的許多問題還未釐清,因此這樣的會議根本無效。」

就業困難 居民期待開發帶動工作機會

不過面對反對者的意見,支持美麗灣開發的居民強調,台東就業困難,許多年輕人只能離開家鄉,曾經在美麗灣工作的張小姐表示,自己本來是制服管理員,在美麗灣工作了4個月,但今年2月飯店遭法院裁定建照無效、縣政府要求停工後,飯店只好將450名員工解聘。「在杉原很難找工作,但我丈夫又生病,我得要照顧他,所以無法去太遠的地方找工作,現在只好打零工和領政府低收入戶補助過生活。」

居民韓中興也強調,台東發展落後西部40年,西部早已鐵路電氣化,但台東卻要等到2013年才有電氣化,「我們不是支持美麗灣,我們是希望美麗灣開發後,可以帶動更多財團來台東投資。」

眼見當地居民希望依靠美麗灣提供130個工作機會讓台東子弟能夠留在家鄉,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直言,就是因為過去的台東縣長無能到不行,無法創造就業機會,所以現在民眾得依靠一個違法業者創造這一百多個就業機會,這真的是當地的悲哀。

不過面對反對方和委員質疑,開發業者僅強調會加強污水處理、和建築防災措施,並無正面回應程序與侵犯原住民傳統領域等問題。而各方意見陳述完畢後,黃明恩也要求列席人員離開會場,並將委員帶往他處進行討論。而記者媒體要求比照中央環評模式,結論討論時也讓媒體與會,卻遭到黃明恩拒絕,並派駐大批警力將記者擋在會議室外,讓現場記者怒吼台東縣政府侵犯新聞採訪自由。

P1012593  

有有條件通過  律師揚言再度提告

經過半小時討論,黃明恩回到會場表示,經過充分討論,委員決議美麗灣渡假村有條件通過,也讓反對開發的民眾憤怒大喊「環評違法、結論無效」、「台東之恥、環評無效」,而台東縣政府所做出的「有條件通過」結論上,也僅載明要求開發業者遵守承諾事項,未詳列「條件」內容,讓民眾痛批「這是什麼有條件通過」。

面對美麗灣環評再次闖關成功,協助環保團體對縣政府提起行政訴訟的律師詹順貴強調,「本來環評通過就是可以預期的,我們也一定會再提告。這幾天的北纜到美麗灣根本救就是環評的世界末日。」他也痛批,以前政府作壞事還會遮掩一下,現在都光明正大。「不過反正這樣的環評最後還是要經過司法檢驗,程序如此草率我們相信一定會再度被撤銷。」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風
  • 我國環評制度的南橘北枳,扭曲環評的精神及功能

    美國在1970年代創立環評制度的設計,是透過嚴謹的公眾參與程序,確保利害相關人士的權益未被忽略前提下,讓開發計畫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在核准或駁回該開發計畫時,將環境影響的事實及科學的預測,納入決策的考量。由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主持,經過公眾參與及專業審查而通過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就是提供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決定開發計畫的准駁時,做為綜合考量的各項因素之一,以矯正過去決策時完全忽略環境影響的現象。

    其他先進國家歐、加、日、澳等跟進,也採取同樣的環評報告書審查制度。因此,以先進國家創立環評制度的精神與功能來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主持開發計畫的環評報告書審查及計畫的准駁,並無所謂的球員兼裁判的問題。

    環評制度在先進國家,是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行使開發計畫申請案准駁的權力之前,用來澄清過去的經驗及已知科學技術的預測下,該開發計畫未來對環境可能產生的影響,以便要求採取減輕環境影響的措施。嚴謹地要求公眾及專家參與環評報告書製作及審查過程的設計,目的是讓環境影響評估的科學預測結果,透過各方的質疑及修正,更接近過去經驗與未來影響的事實。

    環評審查結論被撤銷而修正重做,是要求重作審查的結論更接近未來影響的事實,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核准的開發計畫,在更接近未來影響的正確事實上做成決定,要求開發計畫採取更進一步的環境影響減輕措施,以確保利害相關人士的權益及環境有受到更多保障的機會。因此以附帶條件於環評審查結論中,或進行所謂的補考重作環評結論,目的都是要求開發計畫核准後,須採取更多的環境影響減輕措施,提供利害相關人士更多的權益保障。

    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依據環境影響評估法,審查開發計畫的環評報告書,是依法行政,就沒有球員兼裁判的問題。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在合法的行政程序及裁量下,如果做了不符合社會上某一部分人士所定義環保概念的決策,決策首長自然會有他必須承擔的政治責任,卻不是法律責任。

    我國在1994年引進環評制度時,立法院修改環保署提出的立法草案,增加了由環保單位成立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審查委員會負責主審,而非由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負責主審的規定,並賦予該環評委員會否決開發計畫的權力。這兩項規定扭曲了先進國家創立環評制度的精神及功能,由於有環保主管機關的代勞,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可不負責主審開發計畫的環評報告書,也不必因環保理由否決開發計畫,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可以不必面對環保的利害相關人士,因此在最後核准開發計畫時不必思考環保因素,因而不需負擔任何不環保的政治責任。

    國光石化環評案,在我國開啟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案例。由於環保署採取了透明開放的公眾參與方式進行環評報告書的審查,包括讓爭議各方環保團體、社區代表及開發單位各自推薦其信任的專家參與,分別成立了五個專家會議,來澄清五大爭議性議題,在環境影響的經驗事實與未來影響科學預測上不確定性的程度。各方推薦參與專家會議的專家,對國光石化開發計畫未來帶來當地環境影響的巨大不確定性,形成了有公信力的共識。

    馬總統知悉後,未待環評委員會作成最後決定,即搶先宣布國營事業中油公司放棄繼續參與國光石化在彰化大成海岸的開發案,改以發展高質化石化工業的政策代替國光石化,負起決策首長該負的政治責任。相信馬總統的決定大都來自透明參與而有公信力的專業共識結論,是理性的決策,而非因反對人士訴求的壓力,更非文中所述黯然宣布停建。

    這個案例説明了先進國家的環評制度是正確的。只要有嚴謹的公眾參與環評報告書的製作及審查的機制設計,讓開發計畫環境影響的經驗事實及未影響的科學預測及不確定程度,成為有公信力的社會共識,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也有機會基於正確的環評結果,否決一個開發計畫,承擔該負的政治責任。

    我國環評法,要求環保單位替所有其他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把關,審查環評報告書,並承擔否決開發計畫衍生的所有政治責任,是扭曲了先進國家創立環評制度的精神及功能,對環保單位及環評審查委員更是不可承受之重。這是我國環評法亟待改正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