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二代健保補充保費衝擊廣大非典型雇用勞工,其中又以僅以兼職工作維持學業和生活的學生族群受害最深,一份微薄薪水遭健保局剝兩層皮。7日在野黨立委共同舉行記者會,要求檢討現行制度,或者修法刪除補充保費規定,讓二代健保回歸由家戶總所得課徵保費的規定,落實量能課稅的精神。

由於二代健保將獎金、兼職等所得共同納入補充保費課徵範圍,讓許多在學校擔任研究助理或是助教的學生感到忿忿不平,台大政治所博士生江俊宜指出,假如一位博士生擔任教授國科會研究計畫的兼任助理,月收入可領28800元,但是因為兼任助理不被承認是「勞工」,因此不管是校方或是國科會,都沒有替學生保勞健保,因此學生自己的保費必須跟著家裡一起保,「現在要加收補充保費,等於一個收入不多的學生繳了兩份保費。」

立委林世嘉指出,以博士生研究助理的薪水換算,補充保費每個月要繳576元,另外還要加上家庭幫忙負擔的健保費;但若是同樣薪資的上班族,健保費則是28800*0.0491(二代健保保費)*0.3(勞工個人負擔比率),換算下來保費424元,換句話說,二代健保上路後,兼職工作繳的保費甚至超過正職勞工。

台灣大學工會秘書長黃守達則表示,校內工讀可以分成擔任國科會計畫的研究助理,以及提供勞務來領取校方「助學金」的助教,對於學生可能因為校內工讀遭課徵補充保費,校方目前打算將「助學金」名為「獎勵金」,來躲避2%的補充保費,「但是我們問過健保局,健保局表示即使變更名目,一樣要課徵補充保費。」

黃守達強調,學生跳出來反對補充保費,並非要逃避繳納保費的責任,「重點在於制度的不公平。」他解釋,由於校方並不承認學生的勞工身份,因此學生在校內工讀,勞健保並沒有掛在學校底下,學校逃避了它對於學生勞工的責任,而現在補充保費的制度出現,學生卻得要面臨遭剝兩層皮的狀況。「補充保費制度下最後被課扣保費的人,到底是真的應該承擔責任的人,還是政府應該保護的那群人?」

立委鄭麗君也痛批,補充保費制度即將衝擊90多萬非典型雇用勞工,而這些勞工當中又有高達1/4的人是屬於1425歲的年輕人口,也就是兼職的打工學生。「依靠兼職工作讓自己可以兼顧學業和生活,這些打工族已經是弱勢中的弱勢,還要繳兩份保費。」鄭麗君也強調,二代健保的精神應該是「量能課稅」,結果一般受薪階級薪水太低不夠養家只好在去兼差,現在還得多繳,新制度等於是拿弱勢勞工開刀。

對於學生和立委的質疑,衛生署健保小組副召集人曲同光則回應,補充保費為現行一般保費外針對一般所得所課徵,基本對象是「所有人」,只要有收入所得就會計算在內,並非僅針對學生。曲同光進一步解釋,實施二代健保補充保費前,也有考量到大學生經濟能力有限之問題,所以將大學生「下限的額度拉得更高」。衛生署長邱文達則強調,健保是自助、互助體制,之前討論補充保費時也曾想過研究生應該如何處理,但因為研究生制度複雜,且研究生已經是成年人,應該參與健保互助的制度。

對於二代健保可能衝擊若是勞工與學生族群,台聯提案要求刪除補充保費相關條文,將二代健保回歸家戶總所得課徵保費;民進黨則是提出應在3個月內檢討制度缺失,否則不應貿然上路。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