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669_286445488141881_1582868481_n圖片來源:陳宗延  

【記者呂苡榕專題報導】連續幾年五一勞動節,一群醫護人員與相關科系學生共同現身遊行隊伍,吸引大批媒體關注,過去被視為黃金行業的醫師,如今選擇走上街頭揭發白色巨塔裡的勞動問題。這些學生共同組成「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其中一名成員陳宗延,除了在醫學系裡進行勞動教育推廣,今年也重新將台大勞工社復社,積極提升校園內的勞動意識,將勞動人權帶進封閉的校園內。

目前就讀台大醫學系大五的陳宗延,一開始其實並不想念醫學系,「由於我爸媽都是醫生,我又是長子,所以他們希望我跟他們走一樣的路,但我原本是希望念社會系的。」高中時的陳宗延是校刊社成員,當時編了一集關於野百合世代的專題,訪問許多參與野百合的學者,「會想要製作這個專題,主要是因為自己出生在1989年,想要對自己出生的那一年有更多認識。」

那次的校刊專題中,許多受訪者都是社會系學者,加上為了進行專訪,陳宗延自己找了社會學相關書籍自修,「發現社會學真是一個迷人的學科,可以幫助你瞭解一個時代。加上自己並不想走上與父母一樣的路,因此想要去念社會學。」

上了大學後,陳宗延雙主修社會學,並且開始在學校裡做校園媒體。當時陳宗延與幾個同學共同組成的「海島電台」,關心學生餐廳發包問題,不過節目才製作第一集,就遭到校方禁播。「那一年正好是台大80週年校慶,台大積極爭取進入世界百大。」陳宗延說,當時學生會底下的福利部針對百大問題與學生權利有許多討論,「海島電台」也製作了相關的新聞內容。

雖然大一時參與了許多公共事務,但陳宗延反省,這些活動距離學生、甚至系上同學卻很遙遠,「討論百大議題時,有些同學抱持反對意見,但在過程中卻沒有與這些人有更多溝通」。因此大二時陳宗延加入學生代表會,開始嘗試推廣公共討論的工作。

大二、大三這段時間,陳宗延開始關心醫療人員勞動問題。大三那一年的五一勞動節,陳宗延也在網路上號召網友共同參與遊行,並將醫療人員勞動現況告訴一般社會大眾。之後的秋鬥等活動,這群人也陸續參與,「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也就慢慢成形。同一個時間,陳宗延也加入「學權小組」,透過評估學生權利來進行學校評鑑。

149435_421877454489333_1990895133_n  

不過在醫學系裡談醫療人員勞動條件,並非所有老師都支持,「反對的老師他們認為,過去他們就是這樣『媳婦熬成婆』,實習醫生的制度是一種學習而非壓迫,既然大家都是這樣出來的,當然沒什麼問題。」

為了推廣醫療人員勞動教育,陳宗延首先找了部分支持的老師,在他們的課堂中借用一點時間講授勞動權益的問題。但陳宗延坦言,由於醫學系比起其他科系相對封建,因此在討論勞工權益時,不但面臨學生、老師如何看待自己的「勞工身份」,同時也會觸及既得利益的地位,而這些既得利益者卻又可能是自己未來的老闆,因此阻擋了學生挑戰現有體制的可能。另外在與政府部門討論醫療人員勞動權益時,也面臨了教育部、勞委會和衛生署相互推諉的困境。

「而醫學系學生的身份,也是另一個在進行運動時會造成矛盾的標誌。」陳宗延說,社會大眾對於醫學系學生有許多期待,因此當這些學生站出來呼籲重視醫療人員勞動條件時,能夠吸引許多媒體目光;但同時社會大眾也會覺得醫生是個相對優渥的身份,為什麼出來爭取更多權益。

不只是推廣勞動意識與系上有所矛盾,這幾年沸沸揚揚的紹興社區議題,由於紹興社區土地交由醫學院使用,因此當醫學系學生參與聲援紹興社區時,也遭到院方和系上的關切。

陳宗延說,去年校慶,醫學系學生在校慶典禮拉布條、且高昇呼口號抗議,當時的活動發言人、陳宗延的學弟隨後遭到校方關切。因此之後醫學系學生參與涉及院方的相關議題時也變的較為小心,例如今年校慶上聲援紹興的活動,醫學系學生便負責後勤工作不再露臉。

經過這幾年參與議題的洗禮,原本只打算趕緊從醫學系畢業後,轉而投入自己喜歡的社會學領域的陳宗延改變了想法,「和一個在醫療體系內搞工會的前輩談過,他說因為他組工會遭到報復,現在只能每年不斷的在各醫院間流浪,尋找工作。」但是該名前輩卻不後悔,因為只有待在體制內瞭解各個工作面臨的制度與狀況,才有辦法串連起不同的人。

「專業分工讓不同位置的人被分化,如果只是待在外圍、或是單一位置,就很難關照到不同位置的人的權益,因此在爭取自身權益時也容易傷害到其他人。」陳宗延說,因此他現在認為畢業後進入醫療體系工作,也許是個可以真正從內部提升勞動權益的位置,並且針對醫療政策提出意見。

這個學期,陳宗延與朋友重新將中斷了10多年的勞工社復社,在校內推廣勞動教育,提醒高等教育裡的學生,自己雖然是知識份子,但同時也兼具勞工身份,不要忘記共同爭取勞動權益。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