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_4988  

圖片來源:公視新聞議題中心(PNN)記者 鐘聖雄

傍晚五點,國科會副主委賀陳弘走出會議室,開了近8小時的會,每個人都需要伸展一下筋骨,但記者沒有放過他,趁著終於要做出結論前的空檔,圍著他再三詢問。

去年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傳出產業轉型,之後賀陳弘便親上火線一次又一次向記者解釋轉型計畫以及同一時間爆發的中科搶水爭議。轉型計畫終於拍版定案,由原本的光電面版業改為精密機械園區,用水與排污通通較原開發計畫減少許多,加上中科四期原本環評過關時就加上一堆條件,因此賀陳弘不斷拍胸脯保證,絕對是最高規格的管理標準。

回答完記者的問題,賀陳弘沒有留下來聽最後結論便回到國科會準備召開相關記者會,公佈這天的審查結論。另一頭,環保署內。最高標準的管制下,爭議不斷的廢水排放議題最後結論則是「廢水得排放至舊濁水溪或濁水溪之河口潮間帶低潮線以下。」

這個結論和3年前1030日通過的中科四期環評結論「開發單位所提「舊濁水溪方案」及「濁水溪方案」等2項放流水排放方案,經綜合考量各方意見及開發單位依結論一採行環境減輕對策後,均屬可接受之方案,開發單位應就環境、技術、經濟、管理等4方面充分檢討後,採行較佳方案。」、「放流水量低於6CMD時,廢水得排放至舊濁水溪或濁水溪之河口潮間帶低潮線以下,廢水量高於6CMD或河口牡蠣體內銅檢測濃度值超過100mg/kg濕重,應採海洋放流管排放或其他相同效果之替代方案。」差異並不大,唯一更加明確的是,由於廢水在轉型後僅剩下每日2萬噸,因此不存在「廢水量高於6CMD」,開發單位更能夠理所當然的拒絕海洋放流的排放方案。

中科四期是我當了記者之後第一個碰到的大案子(第二個是國光石化),也因為這個案子的磨練,讓我對於許多專業術語比較有概念、對於高科技的污染有所瞭解。20091030日,中科四期通過環評,那時我離開了第一份工作,對於未來要做什麼還沒有很明確的答案。趁著離職跑去旅行,彼時在立報工作的M隔海打了電話來,問我哪時回台灣,要我去投履歷,立報有缺了。

知道中科四期環評通過那天,我在沈從文的故鄉,「一個戰士,要麼戰死沙場,要麼回到故鄉」。隔了幾天回到台灣、回到我的沙場,進入第二份記者工作。

P7163510.JPG  

原以為中科四期的事就像這島上許多事一樣,糊里糊塗的進行著、糊里糊塗的被遺忘,但它偏偏不甘寂寞,冒出面版大廠友達光電放棄進駐、中科四期產業需面臨轉型,以及調撥農業用水引發農民不滿等爭議。

可惜的是中科四期雖然出現了第二次機會,但爭執焦點卻放在搶水爭議上頭,沒有趁著轉型之際要求政府重新檢討科學園區政策本身的荒謬,因此這個原本就屬政治酬庸性質、缺乏對於在地資源充分掌握的開發案,依然將錯就錯的前進,而在搶水爭議被消弭後,產業轉型帶來的新氣象,迅速扭轉過去科學園區高耗水、高污染的形象,讓它成為一個「勇於認錯」似的典範,在變更以後用新的姿態繼續以經濟產值招搖撞騙。

轉型後的中科四期依照環評法提出環境影響差異分析,挾著降低用水和污染的優勢,變更7項環評結論,包括不打算使用海洋放流、不再遵循歐盟REACH制度、不需要等到排污管線設置完成才能讓廠商營運,這些修改內容讓環保團體氣得跳腳,畢竟中科轉型卻不用回頭檢討政策制訂過程是否有問題,對國科會來說根本已經是相當幸運,現在還可以趁著轉型順勢放寬環評結論,根本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加上不繼續考慮海放,等於是將廢污水的排放問題再次拉回當年「濁水溪」與「舊濁水溪」兩邊的爭端,也讓歷次專案小組審查時,雲林縣與彰化縣總是針鋒相對;一個強調不能影響沿線農漁民生計,另一個高喊彰化子弟需要工作機會,不可開交、毫無共識。

雲林縣說,根據中科管理局提出的廢污水排放模擬資料,排放到濁水溪後的污水還有14%20%的污染殘留,雖然流過一公里後污染可以稀釋到剩下3%4%,但是這一公里沿線的高灘地上,卻有許多農民種植西瓜,並且直接取用浮流水灌溉,而中科四期的廢污水,將會衝擊這些農民生計。

預定的放流口、彰化竹塘鄉農民詹江華質疑,當地的水被六輕搶走、現在中科還拿農民的水給廠商用,再把廢水排到這裡污染大家,這些事情為什麼縣政府都沒有到地方進行說明,「我們都不知道……縣政府怎麼可以這樣做……。」

但中科管理局副局長郭坤明說,他們採用Q90(歷年日流量有90%機率等於或大於此一流量)2.2cms(每秒立方公尺)的極端狀況去模擬,模擬結果污水排放後的重金屬含量依然符合乙類水質標準(濁水溪屬乙類水質)。且灌溉標準是根據稻米狀況設定,但許多重金屬並不會蓄積在西瓜身上,因此中科四期的廢污水並不會影響農業生產。

不會影響農業、廢污水可以被充分混合稀釋,這樣的說詞不斷出現在會議中,但我印象中的濁水溪,枯水期時僅剩下軟軟的沙洲,和霧濛濛的天空,哪裡有水可以稀釋呢?郭坤明說,「地表沒有水,但有很多浮流水,流量很大的。」

至於環保團體要求的廢水全回收、污染零排放,國科會副主委賀陳弘則強調,園區內有不同廠商、不同製程,這麼多廢水混在一起不容易進行全回收,「如果是單一廠商比較容易做到。」因此拒絕了全回收的可能。

果不其然,「不會有影響」這樣的保證戰勝了環保團體與農民的憂慮,環差結論同意讓中科管理局與彰化縣政府自行評估應使用濁水溪、舊濁水溪或低潮線以下(海排)方案。

除了廢水排放的結論與2009年時的結論類似,在一片爭議聲中空白授權把決定的能力交給開發單位,這次環差還修改了過去「放流水排放專管施設完成後,始得同意進駐廠商營運」的結論改成「進駐廠商產生廢(污)水如符合環評承諾及生活污水符合建築物生活污水回收再利用建議水質,且全數於園區內回收使用,不排放於地面承受水體時,開發單位得同意其營運」。

這項結論的修改,直接影響的就是目前以進駐中科四期的繃帶等醫療器材公司「愛民衛材」可以立即進行生產,另外三間通過入區審查的廠商也能儘速動工。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有利於招商,避免廠商得要等到放流水管線設置之後才可營運,恐怕錯失商業機會。

但我仍很小心眼的想到,目前中科四期沒有廠商正式開始營運,而它的開發許可與環評結論也都正在進行行政訴訟,萬一雙雙遭到撤銷定讞,中科也無法以什麼信賴保護原則來說嘴,但是只要有廠商開始投產,即使最後判決定讞,中科又可以繼續使出孩子都生了婚也不能不結這種論調逼的補件審查讓它將錯就錯下去。當然這一切都是我的幻想,也都尚未發生。

在環保署坐了8個小時,終於得到一個預料之中且相似的答案。科學園區究竟能夠帶來多大經濟效益,或許就像今天某個參與會議的地政士說的,「過去彰化多台糖土地,無法進行開發利用,因此一直沒有土地交易與大型建案。這次有了二林園區,可以促進土地交易的活絡。」園區不是金雞母,只是地方需要園區創造金雞母,至於其他,就繼續糊里糊塗的在這永劫輪迴中流轉吧。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