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13526  

一大早的華光社區,學生們大概是剛用完早餐,許多飲料杯堆疊在角落,有些人窩在屋內牆角休息,有些人則是在周遭戒備。抗爭持續了一個上午,下午兩點左右屋子被清空、居民、學生一個接一個被拉出來,旁邊的工程車開始作業,將房屋拆毀。

頭痛遇裂,有人卻問起,華光社區的佔有戶並非合法住戶,為什麼要高喊「反迫遷」,反迫遷不是針對那些擁有產權但被迫搬離的人嗎?

想起前年在十四張,當地因為捷運還狀線工程因此拆除佔用戶房舍,住戶前往新北市政府要求有個安置計畫──提供社會住宅讓住戶有優先承購權,不過並沒有得到新北市政府正面回應。也想起去年瘋狂抗議的紹興社區,居民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激烈行動吶喊要求先安置後拆遷,重複著自己願意付租金或是承購房屋,只求台大願意規劃一塊住所,最後終於換來台大願意提出安置方案交由行政院核定。

非法佔用戶的問題在爭取居住權益的議題中始終有個困境,只要一提到「違建」似乎就確立了「他違法」的形象,而這個形象也讓後續要求安置的訴求顯的沒有立足點。套一句我曾訪問的國有財產署署長所言,「他們非法佔用這麼多年,如果還給安置,那不是鼓勵大家都去佔用嗎,那我也去佔用好了,但這樣對合法的其他人不公平啊。」

從合法或不合法的分界上去看待違建問題,似乎就是那麼簡單的依法行政,但這樣的說法其實是把「居住」的問題置放在個人身上,能不能擁有一個合法的居住空間,全是個人自己要承擔的結果。就像我們在討論遊民議題時,總免不了有「遊民就是自己不去工作才會流落街頭」的批評聲浪,讓遊民問題回歸到他自身的責任。

但遊民或是違建真的只是個人的問題嗎?記得前一陣子和華光訪調小組的成員聊天時,她提到德國或歐洲國家在二戰後由於政府無力負擔公共住宅,因此容許許多佔用土地的人就地自立搭建房舍,國家則是量能提供一些經費或是材料補助,透過公司部門合作,讓都市發展過程中的住房問題得到解決。

台灣的違建戶和國外的這種案例其實相近,在政府沒有辦法提供完整的住宅政策時,就由民間自行補足,只是我們缺的卻是政府有肩膀去負起責任,讓這些住戶有一個合法的機會。

住房政策的闕如,加上政府便宜行事對於佔用問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違建戶只能繼續在不合法狀態下得過且過的住下來。隨後在政府賤賣國有土地、協助土地炒作,以及各種助長房地產飆漲的相關政策下,都市的住宅市場已經到了讓人無法輕易擁有個人住宅的地步。

搭配產業外移、產業轉型失靈等產業政策問題,那些早年來到都市討生活,以勞力密集產業為主的人們不但無法擁有好的勞動條件,更可能在中年後失業,進入貧窮循環。

產業與房地產問題雙重夾殺下,原本居住在違建裡的人,更難單憑個人力量取得合法的住所。而這個時候,台灣的政宅政策依然不見蹤影,平價、品質好的公共住宅一樣只存在於口號中,即使是雙北市去年推出的五處合宜住宅(或是隨便那個掛羊頭賣狗肉的爛名字),在條件上也都算不得真正的「平價」,更不用說他其實限制了真正弱勢、有住房需求的人進住。

講到這裡我想說的其實只是,在台灣我們把很多「公共」的問題包裝成個人問題,而真正應該負擔責任的政府就能夠輕易的逃避這些責任,例如住宅、托育等等。當公共性的問題個人化,且解決這些問題的辦法交由市場機制決定,買的起房子的人就是合法住戶,金錢等於是背後那個決定合法與否的關鍵。

而這個合法與否的分界也輕鬆的把一般人區分成不同類別,然後彼此視對方的問題「是他加的事」,而躲在簾幕後頭的政府,只要輕易的拿出法律,就能夠解決掉任何橫躺在它們發展之路上的人們。

P1013508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違建戶
  • 許多社會上看待違建戶的角度,從14、15號公園以來,似乎沒有進步,
    誠如文中說的"只要違建,就是非法,就該拆"這種看法,
    但社運人士是否也有另一個極端,"只要違建,就是弱勢,就該保"?
    華光社區中,應有弱勢者因無法解決住屋問題,因而成為違建,
    這些人的居住權應該被保衛,要求安置絕對有正當性,
    但我卻也看到有參與華光的人,
    說出 "即使住戶在外面有幾棟房子又怎樣,國家正在拆他在華光的這一棟啊"之類的話,
    讓人疑惑,如果是這樣的立場,將來如何面對特權階級佔用國有地的違建例子??
    如何定義"弱勢"真是難題,14、15號公園一直到寶藏巖,都面臨這個難題,
    華光社區實際的狀況如何,弱勢戶情形為何,安置方案內容究竟如何,運動方的主張是什麼(什麼樣的住戶要被安置,原地或易地安置)
    是否能夠再更清楚的讓外界知道?
    或請版主告訴我,去何處可知此類資訊,
    因為在拆除過後,看到的多是感性文字,召喚運動的熱情,
    氾濫到覺得有點............

  • 路人
  • 先謝謝版主寫了這麼好的一篇文章!

    樓上的朋友,我想嘗試提出幾個觀念,討論看看:首先,我認為華光的問題不單純只是弱勢者有沒有受保障而已,它其實有很多層面。譬如,最基本的,兩公約施行法談的住居權並沒有落實在這個案例裡,是否該檢討?開發面的來說,我們真的需要「台北六本木」嗎?又,一個連詳細規劃都沒有確立的開發案,政府這麼急著拆除,背後是不是隱藏著什麼龐大的利益糾纏呢?又或者,政府不斷追討「不當得利」,卻忽視整體歷史變遷的事實,凍結帳戶、扣押薪水,是不是正確的作法?有太多太多事情可以討論了。弱勢變成議題上的強打或是表面的理解,我覺得很可惜,但因為這個社會往往太相信政府,所以只好動之以情,走所謂「弱勢關懷」的路線。可是最殘忍的事情在於,其實這個社會的大多數人並不怎麼關心,卻可能礙於「我還有點起碼的良心」,會看看聽聽。但,只要處理不慎,出現了所謂的「假弱勢」,人們就找到冷血的理由,一走了之,因為「反正這又不值得關心」,「他們只是要騙錢」、「裝可憐」。

    這真的是一件很悲慘的事情。

    朋友,您覺不覺得我們這個社會一向對政府太好?政府做什麼事情,我們都可以替它找理由,說它是對的;而努力表達不同意見的人,需要小心謹慎到一件事情都不能做錯,因為做錯就會失去一切。朋友,您覺得在這個議題上,政府哪件事有做到好、好到如果您是當事人,您可以義無反顧地說,「這個政府真的可以讓我依靠」,然後完全交給它?我深切的懷疑這件事情。

    然後回過頭來說社會運動。社會運動從來就只是一種不願意讓自己意見被打壓的努力,他絕對不是一個「聖人運動」,我不知道為什麼社會大眾總是用期待聖人出世的眼光來看待這些事情。運動本來就是一個社會有機體,會有很多的樣貌和特點,重點在於「訴求合理」,而不是「每件事情都做對」。如果不認同訴求,fine,但如果只是挑毛病而不願同意,那就是一件有點荒唐的事情了。

    最後,我想談一談平等的概念。只有殘補型福利國家才會去劃分所謂的「弱勢線」,把明明該讓每一個人都有的尊嚴,切分成只有「弱勢」才有權力去拿。這個方式最大的問題在於,如何定義弱勢?那如果位處弱勢線邊緣的人,又要怎麼對待呢?是該冷血的說:「你不符合規定」,還是該找一個更好的方法,保證每一個人?在北歐(尤其以瑞典最著名)的政策裏頭,所有該有的福利人人都有,而且大多是等值的,只是富人在抽取稅金的時候,再把這些差異透過差異稅率的方式補平,或是以其他的手段,讓比較不需要的人拿少一點,比較需要的人,拿多一點。

    弱勢我們該加以保護,讓他們能有尊嚴地活下去,但華光這個議題,絕對不在於單純的「保障弱勢」。以居住權正義這件事情來談,不是每個人都該受保障嗎?的確,有些人(我不是運動分子,不清楚誰是誰不是)可能不是您心中劃分出來的「弱勢」,但是說到底,政府在做任何一件事的時候,本就應該讓每一個相關的人都能保有尊嚴,都能受到保障,不是嗎?如果因為不是弱勢,而不該保障權利的話,那很有可能有一天,受到侵害的人,就可能是您和我了。到時候,不是弱勢的您,是不是該摸摸鼻子自認倒楣呢?

    人就是人,希望能夠別再區分「你、我」,「強、弱」了。我誠懇地認為,如果這個觀念不能破除,那就會是「強者益強、弱者益弱了」的局面,而有一天,這弱勢線,就會移動到你我頭上了。我們真的要這樣的社會嗎?
  • 有趣
  • "以居住權正義這件事情來談,不是每個人都該受保障嗎?"
    真遺憾居住權正義被以這種齊頭式平等的簡化方式來談,
    這樣的論述方式結果是更壓迫弱勢。
    簡單的問一個問題,若是X建設找了一個人進來買了華光的違建戶,
    你認為是否要安置他呢??
    某國有日式宿舍給黑道佔用了
    (說真的那個黑道也是住在裡面,還住了滿久),
    他來申請讓售宿舍了,要不要以居住權正義的角度安置他呢或賣給他呢?
    如果你的居住權正義不想去區分這些差別,
    我不明白你所謂的正義是否也包括捍衛財團的居住權正義,
    這樣的居住權正義要如何說服一般人??

    不論華光之後的規劃有多荒謬或多正當,該安置的人還是要安罝,
    拿去給財團開發不會讓前面的拆除變得更邪惡,
    拿去做社宅也不會讓前面的拆除變得更正當,
    我並沒有要討論這個問題。
  • 再回應
  • 我能理解你想挑戰"弱勢"這個詞語的定義,
    挑戰福利施予的恩惠性色彩,回到"權利保障"的角度來看安置,
    我非常認同。
    或許我該將問題更聚焦在,居住權的保障內涵到何程度,
    權利保障勢必將劃出一條保障標準,白話一點說,
    一個權利,是人人至少均能享有達到某最低標準的權利保障內容,
    若對某個人的保障不能達到此標準,此人將失去人性尊嚴。
    若我們對居住權權利的保障標準,
    是每人均能在城市中擁有一處安身立命的場所,
    那麼街友、無力負擔住戶者,沒有其他住屋的華光違建戶,在台北市,都沒有達到最低居住權保障的標準,安置不是對他們弱勢的施予,是居住權保障。
    然而,在他處已擁有住屋的違建戶呢?我們可以來思考一下安置這樣的住戶的正當性了(當然,我只是粗略分類)
    再推遠一點,在台北市有十棟房子的華光違建住戶,享有安置的正當性呢?
    更遠一點,若有郭X銘之類違建戶的安置正當性呢??
    這都要用"居住權正義不要分你我強弱"來涵括嗎?
    如果上述這些區分不去談,一概要用居住權正義的大帽子來說,
    有一天我會看見政府要對擁有第二間房子的屋主、地主課重稅時,或者對炒房的投資客課重稅時,
    他們也要喊"居住權正義"了。
  • 我也覺得樓上很有趣
  • 給樓上有趣先生(我猜你是先生,如果猜錯不好意思啦~)
    其實你要回應的那位路人大概只是想說一個「基本的居住權」,
    也就是生存權需要被保障。

    我想大家都會同意所有人的居住權都要被保障,
    就算是你、炒房客、郭台銘、馬英九還是哪個誰的居住權都該被保障。

    板主和路人想說的只是這種基礎的生存權利不應該被一條合法或是弱勢與否的線劃分,
    一條線畫分過去,到底是為了什麼?有什麼絕對的標準嗎?
    人類的生存權有必要用這種量化、甚至無依據的線來標訂?
    界定「弱勢」與否,你真的確定弱勢線之上的人生活過得很好嗎?
    (事實是我們現在總收入在超過貧窮線之上一點點的人痛苦不堪。)

    華光的問題很複雜,
    我只覺得如果樓上有心的話可以直接去現地訪調,
    直接用你的接觸去理解他們到底需要什麼,
    而為什麼我們又需要一個大開發案來破壞曾經美麗的聚落、古蹟和樹木,
    以及社區居民的相互聯繫。
    (對一個都市人來說,大概很難想像社區互助是什麼。)

    華光沒有你說的財團、黑道占地,請你就華光議題論華光,
    只不過是一群曾經因為需要而住在那裡的人們,
    它們之中或許有人有能力離開,但卻只是嚥不下強拆暴力和以財團為施政圭臬的政府,所以他們反抗。(很多人可以不要安置,只要政府不要如此蠻橫。)

    然而在這些反抗者的身後,
    有更多只有這間破爛房子的人倚靠著岌岌可危的梁柱慘淡營生,
    只能繼續在陰暗的角落,忍受政府用不當得利和強拆怪手的欺侮,
    忍受社會大眾無情地劃分、羞辱,。
    (三坪大住六人,靠拾荒維生,還有好多「不當得利」要償還。)
  • 本是如來
  • 光是這一句「華光沒有你說的財團、黑道占地,請你就華光議題論華光」,應該可以得知這是缺乏對於華光實際調查的人才會這樣天真的說。

    華光的人就跟一般的社區一樣有喜有悲,有溫情也有糾紛,怎麼每次政府要拆遷,剛好被拆的人的形象,各個兄友弟恭,不亂倒垃圾、不闖紅燈,彷彿他們都是聖人,每個都不愛錢,都反核、支持同志婚姻、反廢死、反資本主義...

    您大概不知道,前幾天大家搶救半天的老樟樹,把他賣個好價錢給建商的,不是別人,正是住戶自己。

    您大概也不知道,走過華光,除了文青塗鴉之外,最多,也最醒目的標語是質疑為什麼政府撤銷原來的都更計畫,而訴求「政府來都更我!」,反迫遷之後呢,要安置,如何安置?再追下去,這些外來的社運代理人們,會不會失去代理權的位置呢?為什麼這個運動要求的如此卑微,卑微到不敢喊出「原地」安置?

    各位看倌您好奇過嗎?
  • 咦不談弱勢?
  • 不談誰弱勢,不談階級,怎麼接下去談正義啊?
    我看嘸了,
    不要講弱勢,只要談大家都是人的話,
    那怎麼版主文裡也一直在講弱勢弱勢,
    五樓的也在講三坪大住六人,靠拾荒維生,
    這不是在訴求弱勢??

    就我看大家沒矛盾啊,有些華光居民確實需要被安置,
    不安置的話馬上就要面臨生死存亡問題了
    我也想看看安置方案是怎樣啊,裡頭的居民狀況是怎樣啊
    要安置去哪邊,要安置誰,攤開來說大家才好支持啊

    不然你說給個單位安置了某住戶,
    (好吧就先當他也是個繳房貸繳得很辛苦的屋奴好了)
    結果他拿這安置房出租來繳另間房子貸款
    這個情況安置方案怎麼面對??
    (一開始那先生講的財團黑道佔房的太遠了)
    說真的這才是值得討論的
    許多價值和真假在這種模糊線邊緣的例子,才會見真章
  • ALAN
  • 請問樓主可以轉貼或引用嗎?
  • 果然路人
  • 怎麼不討論下去了
    我覺得很精采啊
    又,不要一下就放大絕叫人家去現場啦
    那我這住南部的沒空去現場都沒資格支持或反對了
    每次看到這大絕一放就不再提供資訊就覺得嘆氣
  • 合法還是會被拆!
  • 台南鐵路地下化要拆的就是合法建物!全長八點多公里,大家自求多福!合法、非法只要政府看上了,他們說這是最佳方案..........至少對我來說..是最悲慘的方案!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