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陳保基的那一天,因為一大早先參加了一場記者會、之後又訪問了一位導演,因此下午時其實已經有點精神不濟,聽著陳保基講話,忍不住放空、默默在心裡打起瞌睡。

只是聽他談起自由經濟示範區的農業加值偉大願景時,腦袋裡忍不住想起去年彰化溪州反搶水,農民們在稻田裡用稻穀割出一個大大的「水」字。

前年開始,台灣出現許多土地徵收的爭議,由於大面積土地徵收經常出現在農村地區,自耕的小農們也因此面臨土地將要被迫出讓的困局。相準土地開發後的利益,不少開發商會前往土徵目的地預先收購農地,而開發商開出的價格遠超過土徵的補償金,在農業生產報酬低落、不得社會尊重的年代,部分農民選擇趁著價格翻漲賣掉農田。

「賣田」這件事背後反映出台灣農業生產的問題,因此也訪談了好幾位老師,希望可以釐清台灣農業政策出了什麼差錯。只是專題因為許多突發事件就這麼拖延下去,一直到現在都沒能好好把筆記整理整理,反而是最近因為自由經濟示範區的農業加值運銷中心計畫,才重新把那疊訪談槁拿出來。

從陳保基的談話內容中,隱約可以察覺,所謂的加值,主要是將品項都放在經濟作物身上。讓原本就具有外銷潛力的東西,例如花卉與觀賞魚,能夠擴大產量與質量,外銷出口。擴大產量後,便能帶動相關產業的發展,包括運輸、育種技術等。

只是經濟作物與糧食作物兩種生產狀況在台灣有著相當歧異的待遇,1986年左右台灣農業自由化,政府鼓勵農民轉作經濟作物,讓原本農業裡的自產自銷機制遭到破壞。而在這之前美國藉著美援之便,引進畜牧業和漁業養殖模式,讓畜牧與養殖朝大規模生產方向前進,而糧食生產部分,則維持在小農工作的方式上頭。

也因為生產方式的差異,農業部門的對待也就有所不同,記得蔡培慧老師說,當我們在討論農業問題時,一定要先分清楚這兩種生產方式,以小農來說,他們只想要繼續過日子,而農業部門則傾向以福利補貼來維持小農的運作;至於水果農或是畜牧這類經濟產物,政府則提供便利的貸款方式,讓它們能夠擴大經營規模。所謂的農業,早就以雙軌方式各自發展下去。

因為經濟作物與糧食作物的生產有各自的方式,經濟作物需要的是好的產銷管道、市場開發等,這部分比較接近陳保基所謂的農業加值運銷,以花卉育種為例,透過引進國外技術加上台灣現有的資源,讓花卉育種更提升,增加外銷潛力與市場,對經濟作物的發展來說,或許是有一些利益。(但實際運作如何還得要再觀察)

自由經濟示範區是由經建會主導,經建會的前身就是美援會,或許是如此,因此政策中對待農業發展的態度往往只關注在經濟作物與如何規模生產上頭但這樣的規劃卻是完全把小農生產排除在外,只關注在經濟作物上頭。當然只關注經濟作物也沒什麼,如果那是農委會重點發展項目,那給予補貼讓它有競爭力那也沒問題。只是農委會在推行政策時,卻忘了去估算是否這些政策會回過頭傷害到其他的小農生產。

之前訪問蔡培慧老師時,老師就已清楚的解釋,台灣小農的生產首先必須與產業脫勾,因為農業生產有許多附加價值,包括吸納失業人口、環境保護等功能,而歐洲國家為了保持一定的耕作比例,因此給予許多綠色補貼,讓農業生產能夠維持一定的收入與生活水平,也保障了農業人口的比例。

可是農委會的政策卻不是用在這上頭,以農村再生為例,一年五百億發下去,但卻不是讓人留在農村工作,也不是讓農業生產更有希望,「如果這些錢拿去經營『人』,保障願意回鄉務農的年輕人三年薪資,讓它們跟農村的老人家學習農法、傳承台灣農業知識,才能趕在現在的農業人口凋零後,還能後繼有人。」

經過WTOECFA,台灣農自由經濟的門已經開了一半,現在又來一個示範區,打算讓原本禁止進口的830項中國農產品開放進口,未來對於台灣的小農生產不知道還要造成多少打擊。只是當問起陳保基是否有緩衝對策時,他卻認為,台灣農業要走高質化發展,也就是去種一些高單價的商品,例如水梨之類的,至於一般人吃的糧食,就用這些高單價、高產值的商品去國外交換。

我不知道陳保基對於糧食安全的問題怎麼想,但是就我一個普通人的理解,以台灣目前產業狀況,在世界上似乎沒有什麼太了不起、讓人非你不可的技術,既然如此我們要怎麼保證我們想去交換時,別人就會願意把糧食交換給我們?就算農民真的都去改種水梨或其他,難道是每個人都能夠成功轉型?

對於農委會這樣思考農業政策,楊儒門則是一個白眼表達了他的心情。當小農需要的合理產銷制度與尊重,農委會都給不起的時候,農民也只能依靠自己站起來。只是過去政府強調以農養工,犧牲、剝削農業生產去扶植工業發展,230年過去,卻忘了這句口號的下半段是要讓工業輔導農業,而在面對自由開放時,甚至忘了糧食生產的價值與重要性。

去年因為中科四期的引水工程可能截斷彰化溪州的農業用水,引發當地農民群起抗議,才讓事件被壓了下去。在台灣從事農業生產,要面對的不只是老天爺的臉色,更有政府變動不定的產業政策,在天災和人禍間自立自強。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